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390 (1700-1725).djvu/83

此页尚未校对


人惡乎屬國而可?」夷吾曰:「公誰欲歟?」小白曰:「鮑叔牙 可。」曰:「不可。其為人潔廉善士也。其於不己若者,不比 之人。一聞人之過,終身不忘。使之理國,上且鉤乎君, 下且逆乎民。其得罪於君也,將弗久矣。」小白曰:「然則 孰可?」對曰:「勿已則隰朋可。其為人也,上忘而下不叛, 愧其不若黃帝而哀不己若者。以德分人謂之聖人, 以財分人謂之賢人。以賢臨人,未有得人者也;以賢 下人者,未有不得人者也。其於國有不聞也,其於家 有不見也。勿已則隰朋可。然則管夷吾非薄鮑叔也, 不得不薄;非厚隰朋也,不得不厚。厚」之於始,或薄之 於終;薄之於終,或厚之於始。厚薄之去來,弗由我也。 鄧析操兩可之說,設無窮之辭,當子產執政,作《竹刑》, 鄭國用之,數難子產之治。子產屈之,子產執而戮之, 俄而誅之。然則子產非能用《竹刑》,不得不用;鄧析非 能屈子產,不得不屈;子產非能誅鄧析,不得不誅也。 可以生而生,天福也;「可以死而死,天福也;可以生而 不生,天罰也;可以死而不死,天罰也。可以生,可以死, 得生得死,有矣;不可以生,不可以死,或死或生,有矣。 然而生生死死,非物非我,皆命也,智之所無奈何。故 曰:『窈然無際,天道自會。漠然無分,天道自運。天地不 能犯,聖智不能干,鬼魅不能欺。自然者,默之成之,平 之寧』」之,將之、迎之。楊朱之友曰季梁。季梁得疾,七日 大漸,其子環而泣之請醫。季梁謂楊朱曰:「吾子不肖 如此之甚,汝奚不為我歌以曉之。」楊朱歌曰:「天其弗 識,人胡能覺?匪祐自天,弗孽由人。我乎汝乎,其弗知 乎?醫乎巫乎,其知之乎?」其子弗曉,終謁三醫,一曰矯 氏,二曰俞氏,三曰盧氏,診其所疾。矯氏謂季梁曰:「汝 寒溫不節,虛實失度,病由饑飽色慾,精慮煩散,非天 非鬼,雖漸可攻也。」季梁曰:「眾醫也,亟屏之。」俞氏曰:「女 始則胎氣不足,乳湩有餘,病非一朝一夕之故,其所 由來漸矣,弗可已也。」季梁曰:「良醫也,且食之。」盧氏曰: 「汝疾不由天,亦不由人,亦不由鬼。稟生受形,既有制 之者矣,亦有知之者矣。藥石其如汝何?」季梁曰:「神醫 也。」重貺遣之。俄而季梁之疾自瘳。「生非貴之所能存, 身非愛之所能厚;生亦非賤之所能夭,身亦非輕之 所能薄。故貴之或不生,賤之或不死;愛之或不厚,輕 之或不薄。此似反也,非反也;此自生自死,自厚自薄; 或貴之而生,或賤之而死;或愛之而厚,或輕之而薄。 此似順也,非順也。此亦自生自死,自厚自薄。」鬻熊語 文王曰:「自長非所增,自短非所損,筭之所亡若何?」老 聃語關尹曰:「天之所惡,孰知其故?」言迎天意,揣利害, 不如其已。《楊布問》曰:「有人於此,年兄弟也,言兄弟也, 才兄弟也,貌兄弟也,而壽夭父子也,貴賤父子也,名 譽父子也,愛憎父子也。吾惑之。」楊子曰:「古之人有言: 吾嘗識之,將以告若,不知所以然而然,命也。今昏昏 昧昧,紛紛若若,隨所為,隨所不為,日去日來,孰能知 其故?皆命也。夫信命者,亡壽夭;信理者,亡是非;信心 者,亡逆順;信性者,亡安危。則謂之都亡所信,都亡所 不信,真矣愨矣!奚去奚就?奚哀奚樂?奚為奚不為?《黃 帝之書》云:『至人居若死,動若械』。」亦不知所以居,亦不 知所以不居;亦不知所以動。亦不知所以不動。亦不 以眾人之觀易其情貌。亦不以眾人之不觀不易其 情貌。獨往獨來,獨出獨入,誰能礙之?墨杘單至,嘽咺。 「四人相與遊於世,胥如志也;窮年不相知情,自 以智之深也;巧佞、愚直、婩斫、便僻,四人相與遊於世, 胥如志也;窮年而不相語術,自以巧之微也。」《㺒》!《情 露》。「凌誶,四人相與遊於世,胥如志也;窮年不相 曉悟,自以為才之得也。眠娗、諈諉、勇敢、怯疑,四人相 與遊於世,胥如志也;窮年不相謫發,自以行無戾也; 多偶自專、乘權、隻立,四人相與遊於世,胥如志也;窮 年不相顧盼,自以時之適也。」此眾態也,其貌不一,而 咸之於道,命所歸也。佹佹成者,俏成也,初非成也;佹 佹敗者,俏敗者也,初非敗也。故迷生於俏俏之際,昧 然於俏而不昧然,則不駭外禍,不喜內福,隨時動,隨 時止,智不能知也。信命者,於彼我無二心,於彼我而 有二心者,不若揜目塞耳,背坂面隍,亦不墜仆也。故 曰:「死生自命也,貧窮自時也。」怨夭折者,不知命者也; 怨貧窮者,不知時者也。當死不懼,在窮不戚,知命安 時也。其使多智之人,量利害,料虛實,度人情,得亦中, 亡亦中;其少智之人,不量利害,不料虛實,不度人情, 得亦中,亡亦中。量與不量,料與不料,度與不度奚以 異?唯無所量,無所不量,則全而亡喪,亦非知全,亦非 知喪。自全也,自亡也,自喪也。齊景公游於牛山,北臨 其國城而流涕曰:「美哉國乎!鬱鬱𦬒𦬒,若何滴滴去 此國而死乎?使古無死者,寡人將去斯而之何?」史孔、 梁丘據皆從而泣曰:「臣賴君之賜,疏食惡肉,可得而 食,駑馬稜車,可得而乘也,且猶不欲死,而況吾君乎?」 晏子獨笑於旁。公雪涕而顧晏子曰:「寡人今日之遊, 悲孔與據皆從寡人而泣,子之獨笑,何也?」晏子對曰: 「使賢者常守之,則太公、桓公將常守之矣;使有勇者 而常守之,則莊公、靈公將常守之矣。數君者將守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