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390 (1700-1725).djvu/87

此页尚未校对


孔子困於陳蔡之間,居環堵之內,席三經之席,七日 不食,藜羹不糝,弟子皆有饑色,讀《詩》《書》《治》《禮》不休。子 路進諫曰:「凡人為善者,天報以福;為不善者,天報以 禍。今先生積德行為善久矣,意者尚有遺行乎?奚居 隱也?」孔子曰:「由來汝不知坐,吾語汝。」子以夫知者為 無不知乎?則王子比干何為剖心而死?以諫者為必 聽乎?伍子胥何為抉目於吳東門子,以廉者為必用 乎?伯夷、叔齊何為餓死於首陽山之下?子以忠者為 必用乎?則鮑莊何為而肉枯,荊公子高終身不顯,鮑 焦抱木而立枯,介子推登山焚死。故夫君子博學深 謀,不遇時者眾矣,豈獨丘哉?賢不肖者才也;為不為 者人也;遇不遇者時也;死生者命也。「有其才不遇其 時,雖才不用,苟遇其時,何難之有?」故舜耕歷山而陶 於河畔,立為天子,則其遇堯也。傅說負壤土,釋板築, 而立佐天子,則其遇武丁也。伊尹,有莘氏媵臣也,負 鼎俎,調五味,而佐天子,則其遇成湯也。「呂望行年五 十,賣食於棘津;行年七十,屠牛朝歌,行年九十,為天 子師」,則其遇文王也。「管夷吾束縛膠目,居檻車中,自 車中起為仲父」,則其遇齊桓公也。百里奚自賣取五 羊皮,伯氏牧羊,以為卿大夫,則其遇秦穆公也;沈尹 名聞天下,以為令尹而讓孫叔敖,則其遇楚莊王也; 伍子胥前多功,後戮死,非其智益衰也;前遇闔廬,後 遇夫差也。夫驥厄罷鹽車,非無驥狀也,夫世莫能知 也。使驥得王良、造父,驥無千里之足乎?芝蘭生深林, 非為無人而不香。故學者非為通也,為窮而不困也, 憂不衰也。此知禍福之始而心不惑也。聖人之深念 獨知獨見,舜亦賢聖矣。南面治天下,唯其遇堯也。使 舜居桀、紂之世,能自免刑戮,固可也,又何官得治乎? 夫桀殺關龍逢,而紂殺王子比干,當是時,豈關龍逢 無知而比干無惠哉?此桀、紂無道之世然也。故君子 疾學,修身端行,以須其時也。

法言

《問明篇》

或問命。曰:「命者,天之命也,非人為也。人為不為命。」「請 問人為?」曰:「可以存亡,可以死生,非命也,命不可避也。」 或曰:「顏氏之子,冉氏之孫。」曰:「以其無避也,若立巖牆 之下,動而徵病,行而招死,命乎?命乎?吉人凶其吉,凶 人吉其凶。辰乎?辰曷!來之遲,去之速也,君子競諸!」

白虎通

《壽命》

命者,何謂也?人之壽也,天命己使生者也。命有三科 以記驗,有壽命以保度,有遭命以遇暴,有隨命以應 行。習壽命者,上命也。若言文王受命惟中,身享國五 十年。隨命者,隨行為命,若言怠棄三正,天用勦絕其 命矣。又欲使民務仁立義,闕無滔天,滔天則司命舉 過,言則用以弊之。遭命者逢世殘賊,若上逢亂君,下 「必災變暴至,夭絕人命,沙鹿崩於受邑」是也。冉伯牛 危言正行而遭惡疾,孔子曰:「命矣夫,斯人也而有斯 疾也。」夫子過鄭,與弟子相失,獨立郭門外。或謂子貢 曰:「東門有一人,其頭似堯,其頸似皋繇,其肩似子產, 然自腰以下不及禹三寸,儡儡如喪家之狗。」子貢以 告孔子,孔子喟然而笑曰:「形狀未也,如喪家之狗。然 哉乎。然哉乎。」

論衡

《命祿篇》

凡人遇偶,及遭累害,皆由命也。有死生壽夭之命,亦 有貴賤貧富之命。自王公逮庶人,聖賢及下愚,凡有 首目之類,含血之屬,莫不有命。命當貧賤,雖富貴之, 猶涉禍患矣;命當富貴,雖貧賤之,猶逢福善矣。故命 貴從賤地自達,命賤從富位自危。故夫富貴若有神 助,貧賤若有鬼禍。命貴之人,俱學獨達,並仕獨遷;命 富之人,俱求獨得,並為獨成。貧賤反此,難達難遷難 成,獲過受罪,疾病亡遺,失其富貴貧賤矣。是故才高 行厚,未必保其必富貴;智寡德薄,未可信其必貧賤。 或時才高行厚,命惡廢而不進;知寡德薄,命善興而 超踰。故夫臨事知愚,操行清濁,性與才也;仕宦貴賤, 治產貧富,命與時也。命則不可勉,時則不可力,知者 歸之於天,故坦蕩恬忽,雖其貧賤,使富貴若鑿溝伐 薪,加勉力之趨,致彊健之勢,鑿不休則溝深,斧不止 則薪多,無命之人,皆得所願,安得貧賤凶危之患哉! 然則或時溝未通而遇湛,薪未多而遇虎,仕宦不貴, 治產不富,鑿溝遇湛,伐薪逢虎之類也。有才不得施, 有智不得行,或施而功不立,或行而事不成,雖才智 如孔子,猶無成立之功。世俗見人節行高,則曰賢哲, 如此何不貴;見人謀慮深,則曰辯慧,如此何不富?貴 富有命,福祿不在賢哲與辯慧。故曰「富不可以籌筴 得,貴不可以才能成。」智慮深而無財,才能高而無官。 懷銀紆紫,未必稷、契之才;積金累玉,未必陶朱之智。 或時「下愚而千金,頑魯而典城。」故官御同才,其貴殊 命;治生均知,其富異祿。祿命有貧富,知不能豐殺;性 命有貴賤,才不能進退。「成王之才不如周公,桓公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