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390 (1700-1725).djvu/88

此页尚未校对


知不若管仲,然成、桓受尊命,而周、管稟卑秩也。」案古 人君,希有不學於人臣,知博,希有不為父師。然而人 君猶以無能處主位,人臣猶以鴻才為廝役。故貴賤 在命,不在智愚;貧富在祿,不在頑慧。世之論事者,以 才高當為將相,能下者宜為農商。見智能之士官位 不至,怪而訾之,曰:「是必毀於行操。」行操之士亦怪毀 之,曰:「是必乏於才知。」殊不知才知、行、操雖高,官位富 祿有命。才智之人,以吉盛時舉事而福至人,謂才智 明審;凶衰禍來,謂愚闇不知吉凶之命,盛衰之祿也。 白圭、子貢,轉貨致富,積累金玉,人謂術善學明。主父 偃辱賤於齊,排擯不用,赴闕舉疏,遂用於漢,官至齊 相。趙人徐樂亦上書與偃章會,上善其言,徵拜為郎, 人謂偃之才,樂之慧,非也。儒者明說一經,習之京師, 明如匡穉圭,深如趙子都。初階甲乙之科,遷轉至郎、 博士,人謂經明才高所得,非也;而說若范雎之於秦, 明封為應侯;蔡澤之說,范雎拜為客卿,人謂雎澤美 善所致,非也。皆命祿貴富善至之時也。孔子曰:「死生 有命,富貴在天。」魯平公欲見孟子,嬖人臧倉毀孟子 而止。孟子曰:「天也,孔子聖人,孟子賢者。」誨人安道,不 失是非。稱言命者,有命,審也。《淮南書》曰:「仁鄙在時不 在行,利害在命不在智。」賈生曰:「天不可與期,道不可 與謀,遲速有命焉識其時。」高祖擊黥布,為流矢所中, 疾甚,呂后迎良醫,醫曰:「可治。」高祖罵之曰:「吾以布衣 提三尺劍取天下,此非天命乎?命乃在天,雖扁鵲何 益?」韓信與帝論兵,謂高祖曰:「陛下所謂天授,非智力 所得。」揚子雲曰:「遇不遇,命也。」太史公曰:「富貴不違貧 賤,貧賤不違富貴,是謂從富貴為貧賤,從貧賤為富 貴也。」夫富貴不欲為貧賤,貧賤自至;貧賤不求為富 貴,富貴自得也。春夏囚死,秋冬旺相,非能為之也;日 朝出而暮入,非求之也,天道自然。代王自代入為文 帝,周亞夫以庶子為條侯,此時代王非太子,亞夫非 適嗣,逢時遇會,卓然卒至。命貧以力勤致富,富至而 死。命賤以才能取貴,貴至而免才力,而致富貴。命祿 不能奉持,猶器之盈量,手之持重也。器受一升,以一 升則平受之,如過一升,則滿溢也。手舉一鈞,以一鈞 則平舉之,過一鈞則躓仆矣。「前世明是非,歸之於命 也,命審然也。」信命者,則可幽居俟時,不須勞精苦形, 求索之也。猶珠玉之在山澤,天命難知,人不耐審,雖 有厚命,猶不自信,故必求之也。如自知,雖逃富避貴, 終不得離,故曰「力勝貧,慎勝禍」,勉力勤事以致富,砥 才明操以取貴,廢時失務,欲望富貴,不可得也。雖云 有命,當須索之。如信命不求,謂當自至,可不假而自 得,不作而自成,不行而自至。夫命富之人,筋力自彊; 命貴之人,才智自高,若千里之馬,頭目蹄足,自相副 也。有求而不得者矣,未必不求而得之者也。精學不 求貴,貴自至矣;力作不求富,富自到矣。富貴之福,不 可求致;貧賤之禍,不可苟除也。由此言之,有富貴之 命,不求自得。信命者曰「自知吉」,不待求也。天命吉厚, 不求自得;天命凶厚,求之無益。夫物不求而自生,則 人亦有不求貴而貴者矣。人情有不教而自善者,有 教而終不善者矣。天性,猶命也。越王翳逃山中,至誠 不願,自冀得代。越人燻其穴,遂不得免。彊立為君,而 天命當然,雖逃避之,終不得離。故夫不求自得之貴 歟!

《命義篇》

墨家之論,以為人死無命;儒家之議,以為人死有命。 言有命者,見子夏言死生有命,富貴在天。言無命者, 聞歷陽之都,一宿沉而為湖,秦將白起坑趙降卒於 長平之下,四十萬眾同時皆死。春秋之時,敗績之軍, 死者蔽草,尸且萬數。饑饉之歲,餓者滿道,溫氣疫癘, 千戶滅門。如必有命,何其秦、齊同也?言有命者,曰:「夫 天下之大,人民之眾,一歷陽之都,一長平之坑,同命 俱死,未可怪也。命當溺死,故相聚於歷陽;命當壓死, 故相積於長平。猶高祖初起相工,入豐沛之邦,多封 侯之人矣,未必老少男女俱貴而有相也。卓礫時見, 往往皆然。而歷陽之都,男女俱沒,長平之坑,老少並 陷。萬數之中,必有長命未當死之人。遭時衰微,兵革 並起,不得終其壽。人命有長短,時有盛衰,衰則疾病 被災,蒙禍之驗也。宋、衛、陳、鄭,同日並災,四國之民必 有祿盛未當衰之人,然而俱災,國禍陵之也。故國命 勝人命,壽命勝祿命。」人有壽夭之相,亦有貧富貴賤 之法,俱見於體。故壽命修短,皆稟於天,骨法善惡,皆 見於體。命當夭折,雖「稟異行,終不得長;祿當貧賤,雖 有善性,終不得遂。」項羽且死,顧謂其徒曰:「吾敗乃命, 非用兵之過。」此言實也。實者,項羽用兵過於高祖,高 祖之起,有天命焉。國命繫於眾星,列宿吉凶;國有禍 福,眾星推移,人有盛衰。人之有吉凶,猶歲之有豐耗。 命有衰盛,物有貴賤。一歲之中,一貴一賤;一壽之間, 一衰一盛。物之貴賤,不在豐耗;人之衰盛,不在賢愚。 《子夏》曰:「死生有命,富貴在天。」而不曰死生在天,富貴 有命者,何則?死生者無象,在天以性為主。稟得堅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