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390 (1700-1725).djvu/89

此页尚未校对


之性,則氣渥厚而體堅彊,堅彊則壽命長,壽命長則 不夭死。稟性軟弱者,氣少泊而性羸窳,羸窳則壽命 短,短則蚤死。故言有命,命則性也。至於富貴所稟,猶 性所稟之氣,得眾星之精。眾星在天,天有其象,得富 貴象則富貴,得貧賤象則貧賤,故曰「在天。」在天如何? 天有百官,有眾星。天施氣而眾星布精,天所施氣,眾 星之氣在其中矣。人稟氣而生,含氣而長,得貴則貴, 得賤則賤。貴或秩有高下,富或貲有多少,皆星位尊 卑小大之所授也。故天有百官,天有眾星,地有萬民。 五帝,三王之精,天有王梁、造父,人亦有之,稟受其氣, 故巧於御。《傳》曰:「說命有三,一曰正命,二曰隨命,三曰 遭命。」正命謂本稟之自得吉也,性然骨善,故不假操 行以求福,而吉自至,故曰正命。隨命者,戮力操行而 吉福至,縱情施欲而凶禍到,故曰「隨命。」遭命者,行善 得惡,非所冀望,逢遭於外,而得凶禍,故曰「遭命。」凡人 受命,在父母施氣之時,已得吉凶矣。夫性與命異,或 性善而命凶,或性惡而命吉。操行善惡者,性也;禍福 吉凶者,命也。或行善而得禍,是性善而命凶;或行惡 而得福,是性惡而命吉也。性自有善惡,命自有吉凶。 使命吉之人,雖不行善,未必無福;凶命之人,雖勉操 行,未必無禍。《孟子》曰:「求之有道,得之有命。性善乃能 求之,命善乃能得之。」性善命凶,求之不能得也。行惡 者禍隨而至。而盜跖、莊蹻橫行天下,聚黨數千,攻奪 人物,斷斬人身,無道甚矣。宜遇其禍,乃以壽終。夫如 是,隨命之說,安所驗乎?遭命者行善於內,遭凶於外 也,若顏淵、伯牛之徒。一有何謂乎字如何遭凶?顏淵、伯牛,行 善者也,當得隨命,福祐隨至,何故遭凶?顏淵困於學, 以才自殺;伯牛空居而遭惡疾,及屈平、伍員之徒,盡 忠輔上,竭王臣之節,而楚放其身,吳烹其尸。行善當 得隨命之福,乃觸遭命之禍,何哉?言隨命則無遭命, 言遭命則無隨命,儒者「三命」之說,竟何所定?且命在 初生,骨表著見。今言隨操行「而至,此命在末不在本 也。」則富貴貧賤,皆在初稟之時,不在長大之後,隨操 行而至也。「正命者,至百而死;隨命者,五十而死。遭命」 者,初稟氣時遭凶惡也。謂妊娠之時遭得惡也。或遭 雷雨之變,長大夭死。此謂三命,亦有三性,有正、有隨、 有遭。正者,稟五常之性也。隨者,隨父母之性;遭者,遭 得惡物象之故也。故妊婦食兔,子生缺脣。《月令》曰:「是 月也,雷將發聲。」有不戒其容者,生子不備,必有大凶。 瘖聾跛盲,氣遭胎傷,故受性狂悖。羊舌似我初生之 時,聲似豺狼,長大性惡,被禍而死。在母身時,遭受此 性,丹朱、商均之類是也。性命在本,故《禮》有胎教之法: 子在身時,席不正不坐,割不正不食非正色,目不視, 非正聲耳不聽。及長置以賢師良傅,教君臣父子之 道,賢不肖在此時矣。受氣時,母不謹慎,心妄慮邪,則 子長大,狂悖不善,形體醜惡。素女對黃帝陳五女之 法,非徒傷父母之身,乃又賊男女之性。人有命有祿, 有遭遇,有幸偶。命者,貧富貴賤也;祿者,盛衰興廢也。 以命當富貴,遭當盛之祿,常安不危。以命當貧賤,遇 當衰之祿,則禍殃乃至,常苦不樂。遭者,遭逢非常之 變,若成湯囚夏臺,文王厄羑里矣。以聖明之德,而有 囚厄之變,可謂遭矣。變雖甚大,命善祿盛,變不為害, 故稱「遭逢之禍。」《晏子》所遭,可謂大矣。直兵指胸,白刃 加頸,蹈死亡之地,當劍戟之鋒,執死得生,還命善祿 盛,遭逢之禍,不能害也。歷陽之都,長平之坑,其中必 有命善祿盛之人,一宿同填而死,遭逢之禍大,命善 祿盛,不能卻也。譬猶水火相更也,水盛勝火,火盛勝 水,遇其主而用也。雖有善命盛祿,不遇知己之主,不 得效驗。幸者,謂所遭觸得善惡也。「獲罪得脫」,幸也。無 罪見拘,不幸也。執拘未久,蒙令得出,命善祿盛,夭災 之禍不能傷也。偶也,謂事君也。以道事君,君善其言, 遂用其身,偶也。行與主乖,退而遠,不偶也。退遠未久, 上官錄召,命善祿盛,不偶之害,不能留也。故夫遭遇 幸偶,或與命祿并,或與命離。遭遇幸偶,遂以成完,遭 遇不幸偶,遂以敗傷,是與命并者也。中不遂成,善轉 為惡,若是與命祿離者也。故人之在世,有吉凶之性 命,有盛衰之禍福,重以遭遇幸偶之逢,獲從生死而 卒其善惡之行得,其胸中之志希矣。

《偶會篇》

命,吉凶之主也。自然之道,適偶之數,非有他氣,旁物 厭勝,感動使之然也。世謂子胥伏劍,屈原自沉,子蘭、 宰嚭誣讒,吳楚之君,冤殺之也。偶二子,命當絕,子蘭、 宰嚭適為讒,而懷王夫差適信姦也。君適不明,臣適 為讒,二子之命,偶自不長。二偶三合,似若有之,其實 自然,非他為也。夏殷之朝適窮,桀紂之惡適稔,商周 之數適起,湯、武之德適豐。關龍逢殺箕子,比干囚死, 當桀、紂惡盛之時,亦二子命訖之期也。任伊尹之言, 納呂望之議,湯武且興之會,亦二臣當用之際也。人 臣命有吉凶,賢不肖之主與之相逢。文王時當昌,呂 望命當貴,高宗治當平,傅說德當遂,非文王、高宗為 二臣生,呂望、傅說為兩君出也。君明臣賢,光耀相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