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390 (1700-1725).djvu/92

此页尚未校对


所肆其巧也。何異處穴而望聲徹,入井而欲睇博哉! 及其勢伸志得,或佩錦而還鄉,或聲玉於廊廟,或合 縱於六國之內,或懸旌於崑崙之外。當斯之時也,容 彩光焲,神氣開發,言成金玉,行為世則,乘肥衣輕,怡 然自得,漂若輕鷗之汎長波,沛若吞舟之颺大壑,何 異順風而縱聲,登峰而長矖?人猶是也,而昔如彼,今 如此者,非謂昔愚而今賢,故醜而新美,壅之與通也。 水之性清,動壅以堤,則波紐而氣腐。決之使通,循勢 而行,從澗而轉,雖有朽骸爛卉,不能污也。非水之性 異,通之與壅也,人之通猶水之通也。德如寒泉,假有 沙塵,弗能污也。以是觀之,通塞之路,與榮悴之容,相 去遠矣。

《命相》

「命者,生之本也;相者,助命而成者也。命則有命,不形 於形;相則有相,而形於形。有命必有相,有相必有命, 同稟於天,相須而成也。」人之命相,賢愚、貴賤、修短、吉 凶,制氣結胎,受生之時,其真妙者,或感五帝三光,或 應龍跡氣夢,降及凡庶,亦稟天命,皆屬星辰。其值吉 宿則吉,值凶宿則凶。受氣之始,相命既定,即鬼神不 「能移改,而聖智不能迴也。華胥履大人之跡而生伏 羲,女媧感瑤光貫日而生顓頊,慶都與赤龍合而生 唐堯,握登見大虹而生虞舜,修紀見洞流星而生夏 禹,夫都見白氣貫月而生殷湯,太妊夢見長人而生 文王,顏徵感黑帝而生孔子,劉媼感赤龍而生漢祖, 薄姬感蒼龍而生文帝,微子感牽牛星,顏淵感中台 星,張良感狐星,樊噲感狼星,老子感火星,若此之類, 皆聖賢受天瑞相而生者也。相者,或見肌骨,或見聲 色,賢愚貴賤,修短吉凶,皆有表診。故五岳崔嵬,有峻 極之勢,四瀆皎潔,有川流之形;五色鬱然有雲霞之 觀,五聲鏗然有鐘磬之音。善觀察者,猶風胡之別刃, 孫陽之相馬,覽其機」妙,不亦難乎?伏羲日角,黃帝龍 顏,帝嚳戴肩,顓頊骿骭,堯眉八采,舜目重瞳,禹耳三 漏,湯肩二肘,文王四乳,武王齒,孔子返宇,顏回重 瞳,皋繇烏喙,若此之類,皆聖賢受天殊相而生者也。 舜目重瞳,是至明之相,而項羽王莽,亦目重瞳子;越 王句踐長頸烏喙,非善終之象,而夏禹亦長頸烏喙。 王莽之重瞳,譬駑馬有驥之一毛,而不可謂之驥也; 句踐長頸烏喙,猶蛇有龍之一鱗,而不可謂之龍也。 爰及眾庶,皆有診相,故《穀子》「豐下,叔興知其有後;衛 青方顙,黥徒明其富貴;亞夫縱理,許負見其餓死;羊 鮒聲豺,叔姬鑒其滅族。命相吉凶,懸之於天。命當貧 賤,雖富貴猶有禍患;命當富貴,雖欲殺之,猶不能害。 夏孔甲畋於箕山,大風晦暝,入於人家,主人方乳。或 占之曰:『后來而產,是子不勝,終必有殃』。」孔甲取之,曰: 「苟以為余子,誰敢殃之?」子長折薪,斧斬其左足,遂為 大閽。孔甲曰:「嗚呼,有疾命矣夫!」漢文以夢而寵鄧通, 相者占通當貧餓死,帝曰:「能富在我,何謂貧乎?」與之 銅山,專得冶鑄,後假衣食,寄死人家。子文之生,妘子, 棄之,虎乃乳之,遂收養焉,卒為楚相。褒離國王侍婢 有娠,王欲殺之,婢曰:「氣從天來,故我有娠。」及子之產, 捐豬圈中,豬以氣噓之;棄馬櫪中,馬復噓之,故得不 死,卒為夫餘之王。故善惡之命,若從天墮,若從地出, 不得以理數推,非可以智力要。今人不知命之有限, 而妄覬於分願;命在於貧賤,而穿鑿求富貴;命在於 短折,而臨危求長壽,皆惑之甚者也。

文中子

《立命篇》

文中子曰:「命之立也,其稱人事乎?故君子畏之。無遠 近高深而不應也,無洪纖曲直而不當也,故歸之於 天。《易》曰:『乾道變化,各正性命』。」魏徵曰:「《書》云:『惠迪吉,從 逆凶,惟影響』。《詩》云:『不戢不難,受福不那。彼交匪傲,萬 福來求』。其是之謂乎?」子曰:「徵其能自取矣。」董常曰:「自 取者,其稱人耶?」子曰:「誠哉,惟人所召。」賈瓊進曰:「敢問 死生有命,富貴在天,何謂也?」子曰:「召之在前,命之在 後,斯自取也,庸非命乎?噫!吾末如之何也巳矣。」瓊拜 而出,謂程元曰:「吾今而後,知元命可作,多福可求矣。」 程元曰:「敬佩玉音,服之無斁。」

冊府元龜

《達命》

孔子罕言命者,以其幾微奧妙寡能及之,非可容易 而譚也。又曰:「不知命無以為君子。」蓋非君子人者,不 得與於斯矣。中古以還,英偉間出,乃有遭死生之變 而泊然無撓,遘艱虞之會而毅然有守,不溺於私愛, 不徇於拘忌,蒙謗毀而不自明,嬰禍患而不苟免,咎 徵集而不戚,凶怪至而自屏,斯皆宅純粹於心府,宴 得喪於道樞,「安時處順,以全其真」,「窮理盡性而達於 命」者也。

《運命》

《老子》曰:命不可變仲尼曰:其如命何故聖人之罕言 君子所以安之者也。若夫窮達之數修短之運豈有 真宰持之者焉至乃德葉人望才堪世用將遭奇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