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390 (1700-1725).djvu/94

此页尚未校对


考證.svg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人事典

 第六十四卷目錄

 命運部藝文一

  連珠           晉陸機

  定命論有序      宋顧愿

  辨命論有序      梁劉峻

  自序            前人

  觀我生賦       北齊顏之推

 命運部藝文二

  歎命           唐孟郊

  自歎            邵謁

  時命篇         明李夢陽

 命運部紀事

 命運部雜錄

人事典第六十四卷

命運部藝文一

《連珠》
晉·陸機

臣聞出乎身者,非假物所隆;牽乎時者,非克己所勖。 是以利盡萬物,不能叡童昏之心;德表生民,不能救 棲遑之辱。

臣聞「傾耳求音,視優聽苦;澄心徇物,形逸神勞。」是以 天殊其數,雖同方不能分其慼;理塞其通,則並質不 能共其休。

《定命論》有序
宋·顧愿

顧覬之常謂「秉命有定分,非智力所移,唯應恭己守道,信天任運。而闇者不達,妄求僥倖,徒虧雅道,無關得喪。」 乃以其意命弟子愿著《定命論》,其辭曰:

仲尼云:「道之將行,命也;道之將廢,命也。」丘明又稱:「天 之所支不可壞,天之所壞不可支。」卜商亦云:「死生有 命,富貴在天。」孟軻則以不遇魯侯為辭,斯則運命奇 偶,生數離合,有自來矣。馬遷劉向揚雄班固之徒,著 書立言,咸以為首,世之論者,多有不同。嘗試申之曰: 夫生之資氣,清濁異原;命之稟數,盈虛乖致。是以心 「貌詭貿,性運舛殊,故有邪正昏明之差,修夭榮枯之 序,皆理定於萬古之前,事徵於千代之外,沖神寂鑒, 一以貫之。」至乃卜相末技,巫史賤術,猶能豫題興亡, 逆表成敗。禍福指期,識照不能徙;吉凶素著,威衛不 能防。若夏氓宅生於帝宮,豈蠲殘傷之祟;漢臣衍貨 於天府,寧免餧斃之魂。且又「善惡之」理雖詳,而禍福 之驗常昧;逆順之體誠分,而吉凶之效常隱。智絡天 地,猶罹沉牖之災;明照日月,必嬰深匡之難。增信積 德,離患于長饑;席義枕仁,徼禍于促筭。何則?理運苟 其必至,聖明其猶病諸。況乃蕞跡流惑之徒,投心顓 蒙之域,而欲役慮以揣利害,策情以笇窮通,其為重 傷,豈不惑甚!是以通人君子,閑泰其神,沖緩其度,不 矯俗以延聲,不依世以期榮,審乎無假,自求多福,榮 辱修夭,夫何為哉?問曰:夫《書》稱「惠迪貽吉」,《易》載「履信 逢祐」,前哲餘議,亦以將迎有會,淪塞無兆,宣攝有方, 夭閼無命,善游銷魂於深梁,工騎燼生於曠野,明珠 招駭於闇至,蟠木取悅於先容,是以罕樂以陽施長 世,景「惠以陰德遐紀,彭、竇以繕衛延命,盈、忌以荒湎 促齡,陳、張稱台鼎之崇,嚴、辛衍宰司之盛。若乃游惡 蹈凶,處逆踐禍,宣昭史冊,易以研正。至如神仙所序, 天竺所書,事雖難徵,理未易詰,留滯傾光,思聞通裁。」 對曰:「子可謂扶繩而辨,循刻而議矣。若乃宣攝有方, 豈非吉運所屬;將迎有會,實亦凶數自挻。」若夫陽施 陰德,長世遐年,揆厥所原,孰往非命。研復來旨,讎校 往說,起予唯商,未識所異。資生稟運,參差萬殊,逆順 吉凶,理數不一。原夫食椒非養生之術,咀劍豈衛性 之經。命之所延,人肉其骨;而含嚼膏粱,時或嬰患。深 澗乖徼寵之津,空谷絕探榮之轍。運之所集,物稊其 枯,而俯仰竿牘,終然離沮。爾乃蹻跖橫行,曾原窘步, 湯周延世,詡邑絕緒,吉凶徵應,糾纏若茲。畢萬保軀, 密賤琖領梁野之言,豈不或妄?穀南魯北,甘此促生, 彭翁、竇叟,將以何術?晉平趙敬,淫放已該;漢主、魏相, 奚獨傷夭?同異若斯,是非孰正?至如雷濱凝分,挫志 遠圖;棘津陰拱,振功高世。樊生沖矯鐫旌善之文,華 子高抗銘懲非之策,皆士衡所云「同川而異歸」者也。 殊塗均致,實繁有徵,即理《易》推,在言可略。昔兩都全 盛,六合殷昌,霧集貴寵之閭,雲動權豪之術,鈞貿貽 談,豈唯陳、張而已。觀夫二子,才未越眾,而此以藉榮 揮價,彼獨擯景淪聲,通否之運,斷可知矣。嚴、辛不安 時任命,而委罪亮直,亦地脈之徒歟?若神仙所序,顯 明修習,齊強、燕平,厥驗未著,李覃董芬,其效安在?喬 松之侶,雲飛天居;夷列之徒,風行水息。良由理數懸 挺,實乃鍾茲景命。《天竺》遺文,星華方策,因造前定,果 報指期。貧豪莫差,修夭無爽,有允瑣辭,無愆鄙說,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