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Sibu Congkan0234-袁樞-通鑑紀事本末-42-27.djvu/112

此页尚未校对


因縱酒高宴建德聞之曰東海公未能破敵遽自

矜大禍至不乆矣後五日義臣大破士達於陳斬

之乘勝逐北趣其營營中守兵皆潰建德與百餘

𮪍亡去至饒陽乗其無僃攻陷之收兵得三千餘

人義臣既殺士達以為建德不足憂引去建德還

平原收士達散兵收葬死者為士達發喪軍復大

振自稱將軍先是羣盜得隋官及士族子弟皆殺

之獨建德善遇之由是隋官稍以城降之聲勢日

盛勝兵至十餘萬人

恭帝義寧元年春正月丙辰竇建德為壇於樂壽

自稱長樂王置百官改元丁丑 秋七月煬帝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