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页面:Sibu Congkan0370-張仲景-注解傷寒論-4-1.djvu/11

此页尚未校对


傷寒論序

夫傷寒論蓋祖述大聖人之意諸家莫其倫擬故

晉皇甫謐序甲乙鍼經云伊尹以元聖之才撰用

神農夲草以為湯液漢張仲景論廣湯液為十數

卷用之多驗近世太醫令王叔和撰次仲景遺論

甚精皆可施用是仲景本伊尹之法伊尹本神農

之經得不謂祖述大聖人之意乎張仲景漢書無

傳見名醫錄云南陽人名機仲景乃其字也舉孝

廉官至長沙太守始受術於同郡張伯祖時人言

識用精㣲過其師𠩄著論其言精而奥其法簡而

詳非淺聞寡見者𠩄能及自仲景于今八百餘年

惟王叔和能學之其間如葛洪陶景胡洽徐之才

孫思邈軰非不才也但各自名家而不能脩明之

開寶中節度使髙⿰糹⿱𢆶匹沖曽編錄進上其文理舛錯

未嘗考正歷代雖藏之書府亦闕於讐校是使治

病之流舉天下無或知者國家詔儒臣校正醫書

臣竒續𬒳其選以為百病之急無急於傷寒今先

校定張仲景傷寒論十卷總二十二篇證外合三

百九十七法除複重定有一百一十二方今請頒

行太子右賛善大夫臣髙保衡尚書屯田員外郎

臣孫竒尚書司封郎中祕閣校理臣林億等謹上

國子監

准 尚書禮部元祐三年八月八日符元祐三年

八月七日酉時准 都省送下當月六日

勑中書省勘會下項醫書册數重大𥿄墨價髙民

間難以買置八月一日奉

聖㫖令國子監别作小字雕印内有浙路小字本

者令𠩄屬官司校對别無差錯即摹印雕版並候

了日廣行印造只収官𥿄工墨本價許民間請買

仍送諸路出賣奉

勑如右牒到奉行前批八月七日未時付禮部施

行續准禮部符元祐三年九月二十日准

都省送下當月十七日

勑中書省尚書省送到國子監状據書庫状准

朝旨雕印小字傷寒論等醫書出賣契勘工錢約

支用五千餘貫未委於是何官錢支給應副使用

本監比欲依雕四子等體例於書庫賣書錢内借

支又緣𠩄降

朝㫖候雕造了日令只収官𥿄工墨本價即别不

収息慮日後難以撥還欲乞

朝廷特賜應副上件錢數支使候指揮尚書省勘

當欲用本監見在賣書錢候将来成書出賣毎部

只収息壹分餘依元降指揮奉

聖㫖依國子監主者一依

勑命指揮施行

  治平二年二月四日

進呈奉

聖㫖鏤版施行

  朝奉郎守太子右贊善大夫同校正醫書飛

   𮪍尉賜緋魚袋臣髙保衡

  宣徳郎守尚書都官員外郎同校正醫書𮪍

  都尉臣孫竒

  朝奉郎守尚書司封郎中充祕閣校理判登

   聞檢院護軍賜緋魚袋臣林億

 翰林學士朝散大夫給事中知制誥充史館修

   撰宗正寺脩玉牒官兼判太常寺兼禮儀

   事兼判祕閣祕書省同提舉集禧觀公事

   兼提舉校正醫書𠩄輕車都尉汝南郡開

   國侯食邑一千三百户賜紫金魚袋臣范

   鎮

 推忠協謀佐理功臣金紫光祿大夫行尚書吏

   部侍郎叅知政事柱國天水郡開國公食

   邑三千户食實封八百户臣趙槩

 推忠恊謀佐理功臣金紫光祿大夫行尚書吏

   部侍郎叅知政事柱國樂安郡開國公食

   邑二千八百户食實封八百户臣歐陽脩

 推忠協謀同德佐理功臣特進行中書侍郎兼

   户部尚書同中書門下平章事集賢殿大

   學士上柱國廬陵郡開國公食邑七千一

   百户食實封二千二百户臣曾公亮

 推忠恊謀同徳守正佐理功臣開府儀同三司

   行尚書右僕射兼門下侍郎同中書門下

   平章事昭文館大學士監脩國史兼譯經

   潤文使上柱國衛國公食邑一萬七百户

  食實封三千八百户臣韓𤦺


  知兖州錄事參軍監國子監書庫臣郭直卿

 奉議郎國子監主簿雲𮪍尉臣孫凖

  朝奉郎行國子監丞上𮪍都尉賜緋魚袋臣

   何宗元

 朝奉郎守國子司業輕車都尉賜緋魚袋臣

  豐稷

 朝請郎守國子司業上輕車都尉賜緋魚袋

   臣盛僑

 朝請大夫試國子祭酒直集賢院兼徐王府

   翊善護軍臣鄭穆


 中大夫守尚書右丞上輕車都尉保定縣開國

   男食邑三百户賜紫金魚袋臣胡宗愈

 中大夫守尚書左丞上護軍太原郡開國矦食

   邑一千八百户食實封二百户賜紫金魚

   袋臣王存

 中大夫守中書侍郎護軍彭城郡開國矦食邑

   一千一百户食實封二百户賜紫金魚袋

   臣劉摯

 正議大夫守門下侍郎上柱國樂安郡開國公

   食邑四千户食實封九百户臣孫固

 太中大夫守尚書右僕射兼中書侍郎上柱國

  髙平郡開國侯食邑一千六百户食實封

   五百户臣范純仁

 太中大夫守尚書左僕射兼門下侍郎上柱國

   汲郡開國公食邑二千九百户食實封六

   百户臣吕大防

傷寒卒病論集

論曰余每覽越人入虢之診望齊侯之色未嘗不

慨然歎其才秀也怪當今居世之士曽不留神醫

藥精究方術上以療君親之疾下以救貧賤之厄

中以保身長全以養其生但競逐榮𫝑企踵權豪

孜孜汲汲惟名利是務崇飾其末忽棄其本華其

外而悴其内皮之不存毛将安附焉卒然遭邪風

之氣嬰非常之疾患及禍至而方震慄降志屈節

欽望巫祝告窮歸天束手受敗賫百年之壽命持

至貴之重器委付凡醫恣其𠩄措咄嗟嗚呼厥身

巳斃神明消滅變為異物幽潜重泉徒為啼泣痛

夫舉世昏迷莫能覺悟不惜其命若是輕生彼何

榮勢之云哉而進不能愛人知人退不能愛身知

巳遇災值禍身居厄地蒙蒙昧昧憃若遊魂哀乎

趨世之士馳競浮華不固根本忘軀徇物危若冰

谷至於是也余宗族素多向餘二百建安紀年以

来猶未十稔其死亡者三分有二傷寒十居其七

感往昔之淪䘮傷横天之莫救乃勤求古訓博采

衆方撰用素問九卷八十一難隂陽大論胎臚藥

錄并平脉辨證為傷寒雜病論合十六卷雖未能

盡愈諸病庻可以見病知源若能尋余𠩄集思過

半矣夫天布五行以運萬𩔖人禀五常以有五藏

經絡府俞隂陽㑹通玄冥幽㣲變化難極自非才

髙識妙豈能探其理致哉上古有神農黄帝岐伯

伯髙雷公少俞少師仲文中世有長桑扁鵲漢有

公乘陽慶及倉公下此以往未之聞也觀今之醫

不念思求經㫖以演其𠩄知各承家技終始順舊

省疾問病務在口給相對斯須便處湯藥按寸不

及尺握手不及足人迎趺陽三部不參動數𤼵息

不滿五十短期未知決診九𠋫曽無髣髴明堂闕

庭盡不見察𠩄謂窺管而巳夫欲視死别生實爲

難矣孔子云生而知之者上學則亞之多聞博識

知之次也余宿尚方術請事斯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