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ibu Congkan0444-魏徵-羣書治要-16-02.djvu/105

本页面已复核


如是,季孫若死,其若之何?」臧孫曰:「季孫之愛我,

疾疢也。志相順從,身之害。孟孫之惡我,藥石也。志相違戾,猶藥

石療疾。美疢不如惡石,夫石猶生我,疾也。疢之美,

其毒滋多。孟孫死,吾亡無日矣!」

二十五年,齊棠公之東郭偃之姊也。棠公,齊棠邑大

夫。棠公死,武子取之,武子,崔杼。莊公通焉,驟如崔氏。

崔杼殺莊公,晏子立於崔氏之門外,聞難而來。其人

曰:「死乎?」曰:「獨吾君也乎哉?吾死也?」與衆臣無異也。曰:「

行乎?」曰:「吾罪也乎哉?吾亡也?」自謂無罪。曰:「歸乎?」曰:「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