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ibu Congkan0444-魏徵-羣書治要-16-02.djvu/98

本页面已复核


虐並生,由爭善也,爭自善也。謂之昏德,國家之弊,恒

必由之。」傳,言晉之所以興也。

十四年衛獻公孫文子寗惠子食,勅戒二子,欲共宴食。

日旰不召,旰,晏也。而射鴻於囿。二子怒。公使子蟜

子伯子皮,與孫子盟-{于}-丘宮,孫子皆殺之。三子,衛羣

公子也。公出奔齊,師曠侍於晉侯師曠子野晉侯曰:「衛

人出其君,不亦甚乎?」對曰:「或者其君實甚。良君

養民如子,蓋之如天,容之如地。民奉其君,愛之

如父母,仰之如日月,敬之如神明,畏之如雷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