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Sibu Congkan1014-秦觀-淮海集-5-5.djvu/92

此页尚未校对


勢方趨西北難以力回詔勿復塞須其自定增立隄防

而或者以謂非悠逺之䇿請開澶淵游河分殺水勢又

欲自蘇村口截為隄導還故處詔遣公視之還奏非便

又遣吏部侍郎范公百禄給事中趙公君錫覆視奏與

公合而或者猶執前議鋭於興役 朝廷疑之至是公

申論其弊章六七上而其役竟罷之又請分詩賦經義

兩科以盡取士之法别自致因人為兩塗以究省官之

術其忠言讜論葢不可以一二舉至於因時乘間導迎

和氣者多密以啓聞故莫得而知也俄守兵部尚書固

辭不受懇求外補章屢上遂出知鄧州數月徙成都府

行及陜府閿鄉縣暴卒於傳舍實元祐五年二月二日

也累勲至上䕶軍隴西郡侯公風度凝逺與人有恩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