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Sibu Congkan1096-朱熹-晦庵先生朱文公文集-50-39.djvu/70

此页尚未校对


天白日固不待賛述而后明而熹獨於其筆札之精謹見

其神氣之安閒於其家人父子之間見其誓死之外唯以

收䘏遺孤爲𭔃而無一毫内顧下流之𥝠也嗚呼非其胷

中有以大過人者何以及此先覺有言慷慨殺身者易從

容就義者難若公之死其眞所謂從容就義者邪公孫行

儉因友人余克忠以此軸見視三復以還爲之感涕因敬

識其後云慶元丙辰十月巳巳

   䟦東陽郭徳輔行狀

東陽郭君徳輔將葬其子淇不遠數百里過予於建溪之

上狀其行事一通以請銘而今四明帥守林公和叔前大

府丞吕君子約又皆以書來言君之爲人如狀不誣可銘

無愧也予雖不及識徳輔然以二君子之言而讀其狀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