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Sibu Congkan1146-樓鑰-攻媿集-30-19.djvu/25

校对本页时出现了一个问题


得意忘象者揚州伯父所圖是豈可與俗人言耶


  又四賢圖

   謝安游東山  張翰思蓴鱸

   子陵釣臺   淵明臨流賦詩

謝公雖爲蒼生一起而東山之志不渝子陵出見劉文

叔終不肯為三公以歸季鷹淵明尤爲髙尚伯父擁麾


持節十餘年興寄髙遠尚友四賢晚而得歸殆不負此

志矣


  跋了齋有門頌帖

鑰舊讀了齋集見有門頌一篇莫知其㫖慶元二年

月上澣有二僧叩門袖出了翁真蹟及與延慶第四代

明智講主論此頌二帖讀之恍然因問天台教觀之説

云智者大師所説四門一曰有門一曰空門一曰亦空

亦有一曰非空非有其實一可貫四四實歸一公之為

有門頌蓋謂此也近世士大夫用力不及前輩只如學

佛或僅能涉獵楞嚴圓覺淨名等經及傳燈録以資談

辯爾若唐之梁補闕諸公本朝楊文公楊無為張無盡

及了翁皆留心教觀深得其趣讀此頌及書可以知其

所造之深矣惟公忠言大節照映千載身罹百謫視死

生如旦晝平時學問深造自得固自應爾方在丹丘時

逆境尤多而心地泰然深入不二法門公之學佛得力

豈易測識哉二僧欲刊之石以信天台之傳謹書于後

而歸之二僧曰妙珣了怡云

  跋施武子所藏諸帖

   鍾繇墓田丙舎帖

慶元二年孟冬壬子見餘姚施令尹蓋司諌之子也出

其家所藏墓田帖碑石余誦山谷之詩曰平生半世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