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Sibu Congkan1210-楊萬里-誠齋集-32-26.djvu/96

此页尚未校对


亦託酒以死又何衰也大抵情之矯者必復愛之

過者必反兄弟之親厚之以恩可也厚之以權不

可也文帝以權而厚義康厚之者殺之也文帝之

矯於此復矣

   元嘉二十七年魏主遺帝書曰彼前使裴

   方明取仇池既得之疾其勇功已不能容

   有臣如此尚殺之烏得與我挍耶彼公時

   舊臣雖老猶有智策知今已殺盡豈非天

   資我耶

萬里曰太武之書非禮書也嫚書也文帝即位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