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Sibu Congkan1237-葉適-水心先生文集-8-7.djvu/82

此页尚未校对


說而後用者固常多逆而少順易忤而難合也二

公之自處余則有憾矣同甫稱信州韓筯抑骨筆研

當獨歩自謂不能及又嘆今日人材衆多求如道甫

髣髴邈不可得盖亦指文墨少異者言之猶前意也

今同甫書具有芒彩爛然透出𥿄外學士争誦惟恐

後則既傳而信矣道甫乃獨無有是信而不傳也鮑

叔管仲友也鮑卑而管貴羙在叔也王猛薛強友也

王顯而薛晦過在強也同甫得無以死後餘力引而

齊之使道甫亦傳而信乎是以併誌二公使兩家子

弟刻於墓(⿱艹石)世出則碑隂叙焉銘曰 哦彼𮮐離孰

知我憂竭命殫力其爲宗周嘉定十四年正月 日

   故知樞宻院事資政殿大學士施公墓誌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