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页面:Sibu Congkan1249-魏了翁-鶴山先生大全文集-24-11.djvu/73

此页尚未校对


之書家藏而人誦之其下利而上義賤浮而貴實夫

皆有是說也而夷攷其朝夕之所孶孳則所以治其

國者𥘿漢以後郡縣迫促之規也所以修於家者隋

唐以來科舉纂綴之業也言行心迹曉然相違而人

不以爲異葢其說曰仕爲養也爲將有行也使正學

以言稍違時律則有司之所必棄此不惟薄乎待巳

亦淺之望人矣且以言取人固非易事然而昭晣者

無疑優游者有餘文也者命於氣立於志成於學而

獨不可以觀人乎國𥘉之文宗尚西崑至於仁祖之

季詭異日甚嘉祐二年貢舉士所推許者詭異之尤

也而歐公所取乃皆平澹爾雅之文是邦之二蘇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