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Sibu Congkan1497-楊維楨-東維子文集-6-4.djvu/51

此页尚未校对


徒苦論談扵子房季禮之間揔鼎司而惟務苟媚及醫乨

乃欲慕蘧伯玉之為人至扵握牙籌鑚李核其鄙有不足

言者他如秀始有箕山之志而之洛為時主所機伶專以酒

為務酒德之頌乃其失德之自著也咸又縱情越禮有不

忍言者惟康以才俊氣豪而不免東市之及海内之士無

不痛之籍廣武之嘆蓋以英雄自命不在劉項之下慨然

有濟世之志者也使二子誠德時行志顧未知其究者何

如耳然吾又悲夫典午氏之養賢不在朝而在林也夫國無

仁賢則國空典午氏之國不亦虚矣乎而後世又使李孔

韓裵之徒相與跡其遺扵竹材之後其果竹之而樂見者

歟賢之而樂聞者歟嘻至正八年春二月三日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