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Sibu Congkan1511-宋濂-宋學士文集-14-10.djvu/37

此页尚未校对


惡笄服朝夕哭奠人有慰之者輙對曰我未忘人耳尚何言

誓不再適以𣗳立鄭氏之門如此者五十餘年如嚴霜烈日

可畏可仰善旣不幸早夭刻意訓徳従名儒逰迄于有成今

擢太醫院判官階保冲大夫世稱其為有子貞婦生于至元

壬午四月五日卒于至正辛丑七月十七日夀八十𡻕二子

唯有一存孫一人素孫女二人適太原護衛鎮撫金華吴翰

舒城宋謙曽孫一人天保徳念母恩如天之罔極𣣔圖不杇

扵文子間介安次王普状徴余為之銘銘曰

鄭婦之行可謂貞矣其恒如松之不變其潔𩔖玊之無瑕𠩄

以得令子以昌其宗嗚呼此非易𠩄謂安節之亨者乎

 劉母賢行詩集序

劉賢母王氏諱某太原崞人也年十八歸䖏士仲安踰再期

生一子溥又八年䖏士君殁賢母自誓曰吾聞貞婦不二夫

生爲劉家婦死爲劉家鬼無子當爾况有子者乎確守其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