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Sibu Congkan1512-宋濂-宋學士文集-14-11.djvu/165

此页尚未校对


士正色責之曰先人之業何可廢壊逋尚可紓也慰而遣之

伻有盗廪粟者矜其貧益之使去識與不識咸目之為仁厚

長者云㑹朝廷有鬻爵之命富家兒多競奔䖏士恬不以為

意客以空名告身来售䖏士曰吾愧不能以文學干禄位而

渉銅𦤀之譏雖貴奚益㢤府君性純孝能事繼母如親母雖

其性剛嚴不可近必下氣婉容得其驩心而後止常以不及

終養二親語或臨之輙嗚咽流涕晨昏必展謁先祠遇𥘉度

之日𭈹慟抵暮家人不忍見因諱言之訓諸子以學親自督

視不至夜分不休也為人豁逹大度不少貶以狥流俗見假

鬼惑人者力斥去鄊人闘争㫁㫁然正讙折以片言則免

SKchar頓首謝嘉賔欵門倒屣出迎驩然無倦容雖不觧飲必使

盡醉而去元至正十一年辛未正月五日以無疾終夀八十

六後二十二年當  國朝洪武五年壬子塟于縣之大龍

山之原娶郝陳二氏子四人彬鎬鏞蕃鎬以文行舉于朝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