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Sibu Congkan1527-貝瓊-清江貝先生集-6-2.djvu/51

此页尚未校对


哉鏡之空也物至而鑒不能使之不鑒也鑒萬物而不為物昏

也心之靈也事至而應不能使之不應也應萬事而不為事撓

也君子之學如此而巳彼亦不通於道而分内外為二本歟昔

明道先生甞告張子以性無内外之說與其是内而非外SKchar(⿱艹石)

内外之兩忘也程子之言可謂精矣惜乎學者不知攷徒恱荒

唐恠誕以為高殆将絶聖棄智然後謂之静又烏知静必有覺

初非一於静邪克成求定於至静其與徇物之徒相去萬萬余

懼其不察於是故舉所聞而盡告之(⿱艹石)處静之要則在於誠與

敬耳由是而進将見所謂定者不以動静而定異日尚有以徵

之矣洪武五年𡻕在壬子冬十月既望貝瓊記

  来青堂記

秀之𨼆君子陸景逺氏家於殳史兩山之下以来青顔其堂取

宋王文公詩語也謁余文以記之余惟邑居者恒病於秋隘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