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页面:Sibu Congkan1590-唐順之-荊川先生文集-12-10.djvu/34

此页尚未校对


急公家之事者先扵所以謀其私至扵體其同室之

休戚通其布無而孔懐其死䘮其所以為其父母之

子者先扵所以為其子處士既自以不能讀書為儒

而獨属意扵郡推君郡推君之少也擇師教之而時

督之曰(⿱艹石)頼祖父餘業幸無飢寒而不刻骨自植立

而惰窳以敗是羞余也嘉靖壬午郡推君舉扵郷處

士且喜且督之曰更志其大者可也盖郡推君述處

士之行大略如此而余父為余言郡推君之為人縮

縮謹甚其治獄多所貸舎不以鍜錬為能雖鞭楚常

恐傷之是殆有聞扵處士長者之教乎余是以因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