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Sibu Congkan1642-錢謙益-牧齋初學集-32-19.djvu/25

此页尚未校对


之臣于是乎有始矣伯宗之妻之致戒其夫也

善矣然猶有智名焉豈若安人之遂其夫之志

乎范滂之母之無恨其子也賢矣然猶有俠心

焉豈若安人之安其子之節乎夷考安人之終

始君臣之際夫妻母子之閒可以觀可以風矣

又豈徒閨門圖史之故也哉儀部與安人晚而

信西方之教捨居第爲寺柴門疏食然燈相向

如所謂淨侶者儀部以崇禎元年卒四年九月

十八日安人病革自起盥潄誦楞嚴呪呼子女

續之而逝享年五十有九安人之父翰林院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