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Page:Sibu Congkan1740-方苞-方望溪先生全集-12-03.djvu/123

此页尚未校对


賓實滄洲後生中尙未見堅然可信其幾及者而况古

之人乎聞之曰吾門雷生卽後起之賓實也始生見余

於聞之齋中卽命請業於余余固辤而答以儕輩之稱


者凡四三年至是始受而不辤乾隆四年冬其父惕廬

至京師生以吿曰吾父兹來蓋以察鋐守官之志行又

念漳浦師歿未知所學於先生者何似也翼日君過余

氣肅而容安語無枝葉自是益有意於其人將歸鋐請

曰吾父願得贈言以不虛此行惟鋐亦望先生爲揭父

師勖厲之心以爲此生之銜勒也昔曾子論大孝尊親

其實在國人稱願以爲君子之子是謂成其親之名以

俗觀之則君之所以敎與鋐之所以承者已足爲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