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Sibu Congkan1741-方苞-方望溪先生全集-12-04.djvu/113

此页尚未校对


出力以御君柩歸其鄕而以賻之餘屬守土吏買田以


給其妻子君將赴廣州走別余余謂君治法宜條記以

式爲吏者君曰其能者豈恃故方非其人雖灼知不能

用也吾已棄此如遺跡矣君治應山僅踰兩年廣州年

餘美政不可勝紀其子以狀來雜舉條目而首尾不具

其精神之運方略所施俱不可得而見家事亦然故槪

弗採列而獨著其志節之耿然者君先世平陽府小南

關人元末遷蒲州世居東關爲儒家高祖諱杲明天啟

中舉乙科官戸部郞中父諱含璵母王氏生四子君其

仲也康熙甲午舉人乙未進士享年五十有六妻任氏

子士瀹以某年某月某日葬於某鄕某原銘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