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页面:Sibu Congkan1743-方苞-方望溪先生全集-12-06.djvu/131

校对本页时出现了一个问题


皇自設功成萬里(⿱艹石)合符節萬眾凱歌

一人有慶日月照爛山川霽潤黃耇頒白兒童稚齒式

皇容載笑載語升中吉士薦馨

淸廟飮至論功垂恩渙號乾端坤倪寸毛尺土皆歸版

圖我

皇之武銷鋒灌燧育我黎蒸蕃祉壽善我

皇之仁

萬年寶厤頌康熙六十年

聞尙書之言君道也曰作之君作之師自二帝三王

以後雖有賢君能兼盡作師之道者鮮矣惟我

皇上徇齊敦敏旣夙具於

聖性體道務學又時切於

聖心故自

御極以來至今六十年凡四海內外無一民一物不安

其性命而共樂乎

聖德之高深朝廷草野無一官一士不仰荷甄陶而終

不能窺

聖學之萬一兼盡乎作君作師之道而建其有極未有

如我

皇上者也又竊觀

聖德聖學旣與往聖同符而因時立事功德之隆更有

特出於千古者自古人君開創者多武功守成者多文

德惟我

皇上以守成而兼開創武功則威震於八荒文德則光

被於四表蓋前世所未有也自古人君寬仁者或過於

優柔聰察者或近於刻核惟我

皇上以大知而行至仁如天地之無不容如日月之無

不照又前世所未有也用此疆宇之廣愽民物之阜安

政敎之洽浹河海之淸晏無若今日者草鄙賤士昧

學少文𫎇

覆載之宏恩趨走

內廷歷有年歲近光服敎最爲深切竊惟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