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Sibu Congkan1833-盧文弨-抱經堂文集-8-4.djvu/148

此页尚未校对


長男慶詒方三歲患豆創醫皆以爲結痂可待矣時余

七歳女久病請徐先生入視先生見余男亦在牀出謂

余曰君男之豆醫者以爲何如此證有吉有險有凶君

男在險法中余始皇急就先生求良醫先生因命其長

君鳳鳴旦旦來視毒然後大發於外爲手製善藥護其

裏散其外又逾月而始愈今余男年三十有六矣向微

先生安能至於今也今先生喬梓與五公皆不可復作

而余以衰齡尙得撫遺墨而追舊游情景了了尙在目

中誠知筆墨荒穢然實有不能巳於言者略識其槪使

來者得考焉余本不善書今更艱於捉筆因授余表姪

王嘉客士玉爲書卷後時 乾隆五十二年良月之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