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页面:Sibu Congkan1854-汪中-述學-2-1.djvu/5

此页尚未校对


宋以後無此作手矣當世所最稱頌者哀鹽船文廣陵對黃鶴樓銘而它篇亦

皆稱此蓋其貫穿於經史諸子之書而流衍於豪素揆厥所元抑亦醖釀者厚

矣若其爲人孝於親篤於朋友疾惡如風而樂道人善蓋出於天性使然視世

之習孰時務而依阿淟涊者何如也直諒多聞古之益友其容甫之謂與余因

容甫之子之求而輒述容甫之學與其文之絶世人之天性過人者綴於卷末

以俟後之爲儒林傳者有所稽而采焉嘉慶二十年歲在乙亥正月之七日高

郵王念孫敘時年七十有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