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页面:Sibu Congkan1881-惲敬-大雲山房文稿-6-5.djvu/186

此页尚未校对


孺人卒之年十有一月葬於番禺柯木朗之原訖今四年

矣禮不可埋銘世有刻銘於祠堂者非古也婦人無外事

又無表墓之法然古列女之賢者天下皆繪畫之鐫於廟

垣刻於墓闕凡以風示後世而已碑碣之禮取可風示後

世者表之今太孺人不使其子食於外氏以長以成使張

氏至今有卓然之氣此可爲不幸依外氏之式矣能自太

孺人之意推之凡行於鄕黨交於公卿立於

朝廷其不可苟然而食者皆自此始故特表之以吿後世

之有志者嘉慶二十年十月壬子朔陽湖惲敬謹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