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页面:Sibu Congkan Sanbian233-張邦基-墨荘漫錄-3-3.djvu/86

此页尚未校对


十四年吾傳子於祖山明逺問祖山曰廬阜遂

去陳氏後求釴故衣果得於其䖏緇徒呪而火

之明逺母素好釋氏悉䟽其齋雖逺𢾗百里必

使人騐之明逺并告以言状具言有是爾飲僧

家聞之終身不飲酒然明逺向所懴之罪今反

不復䏻記豈昔偶萌之於心不自引悔而神道

已録以為非𫆀抑他生所為不復自省而幽SKchar

記人功過誅賞有時而宴安人之苟為得以自

将則跬歩之間不可以為恐懼耶至和三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