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娃日記》小引

《進化和退化》小引 《夏娃日記》小引
作者:魯迅 1931年
《野草》英文譯本序
本作品收录于《二心集

瑪克·土溫(Mark Twain)無須多說,只要一翻美國文學史,便知道他是前世紀末至現世紀初有名的幽默家(Humorist)。不但一看他的作品,要令人眉開眼笑,就是他那筆名,也含有一些滑稽之感的。

他本姓克萊門斯(Samuel Langhorne Clemens,1835~1910),原是一個領港,在發表作品的時候,便取量水時所喊的訛音,用作了筆名。作品很為當時所歡迎,他即被看作講笑話的好手;但到一九一六年他的遺著《The Mysterious Stranger》一出版,卻分明證實了他是很深的厭世思想的懷抱者了。

含著哀怨而在嘻笑,為什麽會這樣的?

我們知道,美國出過亞倫·坡(Edgar Allan Poe),出過霍桑(N.Hawthorne),出過惠德曼(W.Whitman),都不是這麽表裏兩樣的。然而這是南北戰爭以前的事。這之後,惠德曼先就唱不出歌來,因為這之後,美國已成了產業主義的社會,個性都得鑄在一個模子裏,不再能主張自我了。如果主張,就要受迫害。這時的作家之所註意,已非應該怎樣發揮自己的個性,而是怎樣寫去,才能有人愛讀,賣掉原稿,得到聲名。連有名如荷惠勒(W.D.Howells)的,也以為文學者的能為世間所容,是在他給人以娛樂。於是有些野性未馴的,便站不住了,有的跑到外國,如詹謨士(Henry James),有的講講笑話,就是瑪克·土溫。

那麽,他的成了幽默家,是為了生活,而在幽默中又含著哀怨,含著諷刺,則是不甘於這樣的生活的緣故了。因為這一點點的反抗,就使現在新土地裏的兒童,還笑道:瑪克·土溫是我們的。

這《夏娃日記》(Eve's Diary)出版於一九〇六年,是他的晚年之作,雖然不過一種小品,但仍是在天真中露出弱點,敘述裏夾著譏評,形成那時的美國姑娘,而作者以為是一切女性的肖像,但臉上的笑影,卻分明是有了年紀的了。幸而靠了作者的純熟的手腕,令人一時難以看出,仍不失為活潑潑地的作品;又得譯者將豐神傳達,而且樸素無華,幾乎要令人覺得倘使夏娃用中文來做日記,恐怕也就如此一樣:更加值得一看了。

萊勒孚(Lester Ralph)的五十余幅白描的插圖,雖然柔軟,卻很清新,一看布局,也許很容易使人記起中國清季的任渭長的作品,但他所畫的是仙俠高士,瘦削怪誕,遠不如這些的健康;而且對於中國現在看慣了斜眼削肩的美女圖的眼睛,也是很有澄清的益處的。

一九三一年九月二十七夜,記。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36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