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春秋》說
作者:蘇轍 北宋
本作品收錄於:《潁濱文鈔/20

名分立,禮義明,使斯民皆宜道而行,則聖人之褒貶未始作也。名分不立,禮義不明,然導以名分而或知戒,諭以禮義而或知畏,猶有先王之澤在,則聖人之褒貶因是而作也。名分不足以導之使戒,禮義不足諭之使畏,而先王之遺意已不復見,則聖人雖欲褒貶亦末如之何矣!愚於仲尼作《春秋》見之。

周之盛時,賞罰一於主斷,好惡公於人心。賞其所可賞,皆天下之同好也。罰其所可罰,皆天下之同惡也。雖鄙夫賤隸,猶知名分禮義之所在,而不敢犯者。不幸雖幽、厲失道,天下版蕩。然天子之權未嘗倒持,而名分禮義在天下者亦不敢逾也。當是時,王跡不熄而雅道存,雅道存而《春秋》不作,則褒貶安所著哉!奈何東遷之後,勢已陵替,賞罰之柄不足令天下,而雅道息。雅道息,則名分逾而禮義喪矣。然尚有可救者。五霸起而合諸侯,尊天子,葵丘之會,伐原之信,大搜之禮,有足多者,至魯未可動,亦以能秉周禮,使先王綱紀之遣意,綿綿有存者。又幸而一時卿士大夫,事君行忠義之節,間有三代人才之遺風。聖人於此,知夫導以名分或使知戒,諭以禮義或使知畏,故與之善善、惡惡、賢賢、賤不肖,而責備致嚴,則《春秋》之作,亦其人可得而褒貶歟?

逮五霸既沒之後,春秋之末陵遲愈甚。吳越始入中國,干戈縱橫,則中國幾於淪胥矣。當時諸侯皆五霸罪人,而先王紀綱遺意與夫人才遣風掃地蕩盡。終於田常篡齊,六卿分晉,聖人於此知夫名分不足以導之使戒,禮義不足以諭之使畏,雖欲褒貶亦末如之何矣。故絕筆獲麟,止於二百四十二年。獲麟之後,書陳恒弑其君之事已非聖人所筆。噫!《春秋》不復作,其人不足與褒貶歟?然自《詩》亡而《春秋》作,孟軻以為王者之跡熄;至於《春秋》不復作,則又先王之澤竭。焉可勝歎哉!

  ↑返回頂部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