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修類稿/卷24

 卷二十三 七修類稿
卷二十四
卷二十五 

牧牛圖编辑

世傳畫有牧牛圖,乃仙筆也,日見一牛食草欄外,而夜宿欄內,殊無指實。聞之者或疑或罔,亦無定見,不知此畫乃南唐後主所有,獻於宋太宗。太宗詢之群臣,皆莫知也,獨僧讚寧曰:「此海南珠脂和包畫之,則夜見;沃焦山石磨色畫之,則晝見,各一牛也。」據此,畫必有矣,但沃焦山人不可到,而珠亦無脂,恐一時取辨應對云爾。惜當時太宗不再根求。昨讀邱至綱《俊林機要》,其言似皆戲術,要其至理,亦若近是。故聞人亦嘗試驗一二,彼云:牛圖之畫,乃用大蚌含胎結珠未就如淚者,立取和墨,欲日見者於日中畫,欲夜見者於月下畫。此說似有理焉。蓋蚌珠乃日精月華所成,今以未就之淚,布於日月之下,待其幹焉,則受此之精於墨矣,各以時見,或有之也。予亦惜珠淚難得未試耳,書此以待辯博。

飲器编辑

飲器,韋昭以為椑榼,晉灼以為虎子之屬。顏師古曰:匈奴以月氏王頭共飲血盟,是飲酒之器也。予意二字原出《張騫傳》,其言匈奴破月氏王,以其頭為飲器,榼即今之匾榼。虎子,便溺之器,故顏說為是也。近時人又以貯酒之器謂之急須,亦止為一飲字訛之,殊不知古人以溺器為急須,乃應急而須待之者,反又不知其義。可笑。又枝梧,謂不能主也,故項羽斬宋義,諸將莫能枝梧是也。今人以推調哄人曰支吾,乃音同而字義不同也。

書竹一法编辑

《韻語陽秋》嘗曰:「陸探微作一筆畫,實得張伯英草書訣,張僧繇點曳斫拂,實得衛夫人筆陣圖訣,吳道子又授筆法於張長史信。」書畫用筆,同一三昧。然即近代論之,如戴近、呂紀、周臣輩,畫亦神品,未見其能書也。第宋、元以來,惟善畫竹者,必能書,若東坡、與可、仲圭、仲昭是也。故子昂有詩云: 「石如飛白木如籀,寫竹應知八法通。」本朝王紱亦曰:「畫竹之法,竿如篆,枝如草,葉如真,節如隸。」二言信諸。

郎稱编辑

予嘗因己姓之少,而思古之名人稱郎者眾矣,因略具於左,備記問之一也。漢鄧通為黃頭郎,吳周瑜稱周郎,晉桓衝名買得郎,謝道蘊稱夫王凝之為王郎,何晏稱粉郎、何郎,王僧辯稱鮑泉為玉郎,潘嶽曰潘郎、檀郎,王僧虔曰王郎,齊江斅曰江郎,劉顯甫曰劉郎,劉禹錫自稱劉郎,梁顧協曰顧郎,北齊盧師道曰盧郎,邢邵呼袁肇修曰清郎,後周獨孤信曰獨孤郎,沈約曰沈郎,隋滕穆王曰楊郎,宇文晶曰宇文三郎,唐明皇曰三郎,張昌宗曰六郎,崔徽名緇郎,元結名漫郎,錢起曰錢郎,安祿山稱李林甫曰十郎,程元振曰十郎,蕭悅曰蕭郎,蕭嵩與梁武帝亦曰蕭郎,五代王審知曰白馬三郎,後唐稱石敬塘曰石郎,王溥呼子祐為二郎,王安石小字獾郎,謝渝稱柳渾曰宅南柳郎,朱熹小名沈郎,徐憲人稱曰鳩郎,楊延昭善戰,虜人呼為六郎。

表字不同编辑

國朝大學士解縉,江右人也,詩文字書,迥出一時,有李白風才。任公亨泰作其文集序曰:「薦紳其字也」,楊公士奇作墓碣名曰:「字大紳」,世人皆曰:名縉,字縉紳。嘗見其圖書亦然。此不知何說,豈相訛一至於書金石刻耶?

刀劍錄缺编辑

陶弘景之作《刀劍錄》,以其刀劍小事,記者不詳,遂使精奇湮沒,故特記之甚悉。自予觀之,遺漏甚多,顯顯名世若舜之吳刀,周之赤刀,魯之孟勞,魏文帝之百辟。刀六名:靈寶、含章、清剛、揚文、質素、龍鱗。其於劍也,周之錕鋙,吳之屬鏤,楚之幹將、鏌鎁,越王所帶者步光,區冶所鑄者五柄、純鉤、湛盧、豪曹、魚腸、巨闕,魏之飛景、流采、華鋌,張華所得之龍泉、太阿,皆見之經史,著人耳目,不可缺也。以至列子三劍:含光、承影、霄練,孫權之六劍:白蛇、紫電、辟邪、流星、青龍、玄蛟,唐武庫之四刀:化刀、鄣刀、長刀、陌刀,紛紛種種,豈特過半哉。噫!學之不博,書之難作也明矣。

{回}字编辑

史記》:「漢景帝後三年十二月晦,{回}。」徐廣注曰:「一作晝,又作圖,未詳。」《墨談》云:「疑{回},雷字不誤。十二月晦日而雷,紀異也。」此說固是,但不知{回}字古文,非誤也,惜徐廣亦不識耳。近時所刻《古字便覽》,收亦廣矣,然止得靁、B28、B29、B30、<呂呂>五字,又未有前字也。

五株柳编辑

《藝苑雌黃》云:「士人言縣令事,多用彭澤五株柳,非也。且五柳非彭澤時所栽,用之誤矣。」又引《苕溪漁隱》論沈彬不當用「陶潛彭澤五株柳,潘嶽河陽一縣花」之句。以予論之,沈之用事固似有礙,若陶公既號五柳,又曾為彭令,人品詩章,高出千古,用以美縣令,亦自穩當;何謂五柳非為令時所栽也?若欲刻舟求劍,是非作詩之法,祇是論理耳,此東坡所謂小兒強作解事者。

一解一章编辑

古之樂府詩章,皆被之於樂。今樂府數句後則曰一解,又數句曰二解,如此言者,蓋即古人之一段義終,則於瑟上解一柱馬也,又一段則又解一柱馬耳。詩之曰一章幾章者,蓋《說文》音十成章,十者數之終。詩畢亦樂之一終也,故曰一章。

僧衣编辑

僧舊著黑衣,元文宗寵愛欣笑隱,賜以黃衣,其徒後皆衣黃。故歐陽原元《題僧墨菊》詩云:「芻元是黑衣郎,當代深仁始賜黃;今日黃花翻潑墨,本來面目見馨香。」又薩天賜贈《欣笑隱》詩云:「客遇鍾鳴飯,僧披禦賜衣。」正謂是也。今制禪僧衣褐,講僧衣紅,瑜伽僧衣蔥白。

舉子問試題编辑

予嘗疑宋時舉子秋試,皆得詣考官而問題,意若《桯史》所載「沛然雨字頭」者是也。何其不禁之如是?後知唐制禮部試詩賦題,不皆有出處也,或以己意立之,故舉子皆許進問,謂之上請。至宋亦循故事。景祐中,始詔出題必在經史,禁其上請耳。

南北京東西都编辑

京、都二字,皆大也、總也之訓。《左傳》及帝王世紀皆以天子之居曰京、曰都,但東西南北曰京都者,蓋天下以洛陽為中土。唐都雍、洛陽在關東,故以為東都。宋都汴,洛陽在西,故以為西都。南京應天府,宋真宗時建,其名以其在汴之南。北京大名府,仁宗建也,以其在汴之北。今我朝之稱南北者,又自以二都之地相去雲之耳。

唐雙名美人编辑

元稹妾名鶯鶯,張祐妾名燕燕,柳將軍愛妓名真真,張建封舞妓名盼盼,又善歌之妓曰好好、端端、灼灼、惜惜,錢塘楊氏曰愛愛,武氏曰賽賽,范氏曰燕燕,天寶中貴人妾曰盈盈,大曆中才人張紅紅,薛瓊瓊,楊虞卿妾英英,不知唐時何以要取雙名耶?

霓裳羽衣曲考编辑

霓裳羽衣曲舞不傳於世久矣,雖學士知音之流,亦徒求想像而已。予以讀過詩書有關斯曲者,會萃成文,述注於左,其舞律呂節奏,庶亦可知過半矣。

按明皇遊月中,見仙女素衣奏樂極妙,記其音,歸而製之。會西涼節度楊敬述進婆羅門曲,聲調相符,遂合二者而製,名為霓裳羽衣。其言屬黃鍾,其調屬商,其譜三十六段,其奏樂用女人三十,每番十人迭奏,而音極清高,其舞服之飾,樂天詩曰:「虹裳霞帔步搖冠,鈿音累累珮珊珊」;奏曲之數,白詩又曰:「散序六奏未動衣,中序擘B31初八拍,繁音急節十二遍,唳鶴曲中長引聲。」惜文人往往指為亡國之音,故棄而不傳。然周草窗述之,真有注雲落水之意,非人間曲也。予因摘出,以告知音者。

孔叢子编辑

《孔叢子》七卷,孔氏八世孫孔鮒撰也。嘉祐中,宋咸注之。咸敘鮒不世用,退集先君仲尼、子思、子上、子高、子順之言及己之事,為六卷;至漢武時,孔臧雙以己著書賦附於卷末,為之連叢上下篇。本朝宋學士景濂辨為即咸偽作,畫以子思、孔子,相去甚遠,疑無問答。予據《闕里志》云:子思,曾子弟子,逮事仲尼,則亦或有其言也,其曰偽書,則無疑矣。何也?文非西京,一也。漢唐之志不載,止見於《中興書目》,二也。其言先世,俱稱子上、子高、子順,於己之篇言已多矣,復曰: 「子魚名鮒甲,陳人」,似非一氣自己當云者,三也。其中論行夏之時與仁者樂山等語,皆牽強之解,使當時朱子以為然耶,寧不即取夫子之言,肯復為之解乎?四也。以子思年十六至宋,為宋樂翔之徒圍之,遂作《中庸》。予考子思,魯繆公欲用為相,不受;適衛,不仕;反魯教授其徒數百,疑此時作《中庸》也;況十六亦非作書之時,或者依於《史記》謂「嘗困於宋,子思作《中庸》」之二句,遂不各句分解而謬從之,五也。末後《敘世》一篇,尤為謬亂,以孔安國為孔茂所生,孔又加為孔仲,六也。夫孔臧,漢武時人;孔季彥,後漢安帝時人;臧何知數世之後事?七也。予又以為偽固偽矣,或者非咸所為,其注豐生子和之處,以為孔氏子孫所作之書,故不稱名而稱字;然則曆稱某生某者,又何如耶?且孔喜字仲和,亦非子和,苟咸有心偽為,亦必考其譜誌;況咸亦名人學士,未必苟且如此。必朱子以後之人為之也。但其書論說高遠,不雜奇怪,子上以前之言,似有聖賢氣象;子順以後之言,似多縱橫之家,必亦善為書者之作歟?

韓文失處编辑

韓文《明水賦》曰:「明為君德,因所以名焉。」予嘗讀《周禮》曰:「司烜氏掌以夫燧取明火於日,以鑒取明水於月,則是因取日月,故曰明。」非取義於君德也。又《與馮宿論文書》曰:「子雲豈與老子爭強而已乎?」取侯芭以《太玄》勝《周易》。夫老子猶龍,而《道德》五千言無往而不可取,今許其人過老子,書似《周易》,則不惟不知揚子,是亦不知老子也。《讀墨子》又曰:「孔子賢賢以四科進褒弟子。」夫賢賢乃子夏也,四科乃門人所分,亦非孔子以此為進褒。又曰:「孔子必用墨子,墨子必用孔子,不相用不足以為孔、墨。」必挽而同之,可乎?是猶以孟子與荀子同道者也。《及與孟尚書》云:「秦滅漢興且百年,其後始除挾書之律。」夫漢惠帝四年,除挾書之律矣。上溯高帝元年,才十餘年耳,其不考亦甚矣。雖然,豈非因文之盛而不暇深思以致此耶?石守道有曰:「吏部《原道》、《原仁》、《原毀》、《行難》、《佛骨表》、《諍臣論》,自諸子以來未有也。」

晉春秋楚檮杌编辑

晉文《春秋》、楚史《檮杌》,二書不著作者姓氏。元人吾子行以謂一日並得之也,金華宋景濂、王子充直以為子行所作,然無據也。予考漢、唐、晉、宋之史書目未載焉,此則子行所著無疑。

旅忽二字编辑

舊讀「季氏旅於泰山」之注曰:「旅,祭名」;及「旅酬下為上」,注曰:「旅,眾也。」以為旅字必有二訓。後見韻譜,方知祭名之旅當從示,旅酬之旅卻從方,蓋因增韻中誤起,遂傳寫訛而為一。又「忽然在後」,是「忽焉」也,故本朝頒書《史記·孔子世家》、高宗石經,皆作「焉」字。此雖非若旅字之差,而同文之責者,亦所當知。

家語非孔安國所為编辑

予嘗疑孔衍序《家語》,乃孔壁所藏,安國所為;其後王肅序之尤詳,何無一言之及孔壁事?其曰「元封時,吾仕京師」云云,卻又是安國言語,何己為序之而又以吾為安國,疑必有訛字也。後聞何燕泉先生改注《家語》,意其必已改正明白,得而讀之,其於缺略者補之,舊注之庸陋者易之,而他書所載為《家語》者,則又別為外篇,可謂深有功於聖門矣。然吾之所疑,彼猶在焉,又未嘗不扼腕而三歎焉。昨見魯齋王文憲公《家語考》一編,以四十四篇之《家語》,乃王肅自取《左傳》、《國語》、《荀》、《孟》、《二戴》之書割裂織成之耳,然後知其所序若是,而孔衍之序,意亦王肅自為也,故已序遂不言在孔壁事耳。惜燕泉未見王考,徒為悵悵,有力者梓其文,附於何序之後,使後人有所考雲。餘意見「事物類」。

六紫芝编辑

唐元德秀,字紫芝,魯山令也;宋趙師秀,字紫芝,溫州詩人也;同時又有俞紫芝,字秀老,亦詩人;俞紫芝,字無本,少遊為字說者;元蔣惠,字季和,號紫芝山人;俞和,字子各,號紫芝生,同時皆能書者也。然六人皆以紫芝或為名、為字、為號,而又皆以秀、和成意,人多誤記,故錄出。

文文山编辑

《墨談》辨文山公嘗為相也,死日,《續綱目》止書少保樞密使信國公者,程學士據黃文獻公《番禺客語》,好異之過,辯證紛紛,惜少證。公自書丙子正月十八日午時拜相之詩,尤為親切。《墨談》又據文傳補遺引公祭妻之文,則歐陽夫人死於公之前;據《續綱目》收公屍事,則夫人又似死於公後,不能的從。予細考而思之,景炎二年,公與夫人為追兵所迫,至空坑,夫人與佛生、柳娘、環娘,皆為俘虜至燕,留東宮,公死之日,夫人得令旨收屍,後隨公主下嫁,逮大德七年,得公主懿旨還鄉。臨終時,問浣婢索舊香囊,曰:「此落齒時得之父母者。」持祭文曰:「此得之丞相者。吾死懸之心前,將以見吾父母吾夫於地下為無愧也。」不獨如是紛紛事跡年月日時可證。但夫人既陷而公被執,音信無傳,不應哭妻祭文,又得至於夫人也。予意公與夫人間關阻難之時,必已同約死節矣,特先書以與夫人,使勵其志;若自為之讚,亦前寫具衣帶之間。此更《墨談》之欠考,是則前乃《續綱目》之非,後則《續綱目》之是。

五侯七貴编辑

五侯七貴人,知其為漢世者,然不知其人也。多誤以金日磾七世內侍,或以張安世七世顯宦,名為七貴;又以王元才、王益才、王顯才、王仲才、王季才,此弟兄五人為五侯耳。殊不知皆後氏之族西京者也,元才五人,乃光武所封後族東京者也。潘嶽《西京賦》曰:「窺七貴於漢庭。」注云:「並後族也。」庾亮又曰: 「西京七族,東京六姓。」蓋指呂、上官、霍、趙、丁、傅,七族裏;王侯則成帝之舅五人,同日封侯,乃王譚、王商、王立、王根、王逢時也。

諺語始编辑

今諺謂臨產曰「坐草」,起自晉也。陳仲弓為太邱長,出捕盜,聞民有在草不起子者,回車治之。又罵人「王八賊」,蓋五代王建行八,素盜驢販私鹽,人罵王八賊也。今鄙人微薄者曰「小家子」,出《漢書·霍光傳》,霍禹長史任宣謂禹曰:「樂成小家子,得幸大將軍,至九卿至矣。」「火伴」,出《古樂府》「出門見火伴,火伴始驚忙。」「打草驚蛇」,乃南唐王魯為當塗令,日營資產,部人訴主簿貪汙,魯曰:「汝雖打草,吾已驚蛇。」「不快活」,桑維翰曰:「居宰相如著新鞋襪,外面好看,其中不快活也。」又有疾曰「不快」,見《三國·華佗傳》。「阿誰」,見《龐統傳》。「遠水不救近火」,乃梁杜朔周之言。「走是上計」,見《南史·王敬則傳》,有告敬則曰:「三十六策,走是上計。」「暖房」,見王建宮詞云:「太儀前日暖房來」。「經紀」,因唐滕王、蔣王好聚斂,太宗賜帛諸王,敕曰:「滕叔、蔣兄,自能經紀。」「好物不在多」,晉元帝曲宴賦詩,學士朱鞏止成一聯,自言「好物不在多」。宋張循王以銀鑄成一球,名曰:「沒奈何。」五代唐明宗將立後,夫人曹氏謂王淑妃曰:「我素多病,性不耐煩,妹當代我。」金逆亮製尖靴極長,取於便登,足底處不及指,明謂之「不到頭」;又製短鞭,謂之「沒下稍」。元新官出京,有應盤纏者同去就與管事,謂之「貓兒頭」。宣和間,婦人鞋底以二色帛合而成之。名「錯到底」。林商為尉,性廉,令丞皆貪,一日宴會,令丞皆舞而動手,尉止回身而已。令問之,林曰:「長收讚府皆動手,尉再動手,百姓可活耶?」此取「銀動手」之起也。五代唐明宗責王建曰: 「汝為節度使,不作好事,不長進。」亦出《世說新語》。今罵人曰「雜種」,出晉《前燕載記》,讚曰:「蠢茲雜種。」「有身」,出漢元帝與王政君「一幸有身」。

郭四箭编辑

元末僭窮雖多,獨陳友諒兵力強大,與我師鄱陽湖之戰,相持晝夜,勢不兩存矣。時郭英子興兄弟侍上側,進火攻之策;友諒勢迫,啟窗視師,英望見異常,開弓射之,箭貫其顱及睛而死。至今人知友諒死於流矢,不知郭所發也。《功臣錄》中亦含糊載雲,有言英之箭者,《傳信錄》又誤以其子興之箭,殊不知觀太祖聞友諒死,喜甚曰:「郭二兄弟一箭,勝十萬師,功何可當是矣!」蓋子興乃英之兄,行二;而英行四,太祖每稱郭四者,英也。且友諒之死,兩軍莫知,鐵冠道人望氣而後知之,語上作文望空以祭,陳軍奪氣,於時方敗去,因移日未知英箭,英亦不大居功,故人不知也。獨《忠烈傳》中明載。

稱相编辑

歷代宰相之稱不一,擇出書之,美惡亦可見也。袁盎目申屠嘉為「愚相」,公孫弘讚曰「儒相」,田千秋乘車入朝曰「車丞相」,張蒼重計籍曰「計相」,又讚曰「名相」,王商以貌稱「真漢相」,翟方進曰「通明相」,後漢杜林曰「任職相」,謝安曰「風流宰相」,武后呼杜景儉、憲宗稱李絳,皆曰「真宰相」,令狐為相,其子怙勢,人稱為「白衣宰相」,盧懷慎曰「伴食宰相」,陸贄號「內相」,閻立本為「丹青宰相」,姚崇為「救時宰相」,蘇味道為「模棱宰相」,李邦彥為「浪子宰相」,梁陶弘景曰「山中宰相」,蘇環、蘇頲讚曰「再世賢相」,關播曰「盲宰相」,楊再思曰「癡宰相」,宋李沆曰「聖相」,丁謂曰「鶴相」,杜衍曰「清白宰相」,陳升之曰「荃相」,蔡確曰「三旨宰相」,寇準為「真相」,李綱為「中興首相」,王欽若項有疣曰:「癭相」,蔡京、童貫附之,時人目京曰 「公相」,貫曰「媼相」,梁師成內侍擅寵為太尉,人目之曰「隱相」,宋慧林道人權寵侔宰相,孔顗歎為「黑衣宰相」,魏野亦稱「白衣宰相」。

記裏鼓编辑

本廟嘗以記裏鼓出題試士,多有不知為何物者;知者又不知始於何時,何人創也。近《墨談》以楊鐵崖記《裏鼓賦》數言通用之辭,即以為制度,又無時與人也。殊不知唐元和間金忠義作,宋天聖間,內侍盧道隆又造之。又有候風地動儀,漢張衡造;水運渾儀俯視圖,亦衡造。蓮花漏水秤,天聖中燕肅造。指南車起於周公,人所共知;然漢張衡、後魏郭明善、燕肅,俱嘗為之。又聞元有燈漏、沙漏,此則不知何人所造,製見何書,因記裏鼓並諸巧器拈出,苟欲為者,可考焉。

時文石刻圖書起编辑

成化以前,世無刻本時文,吾杭通判沈澄刊《京華日抄》一冊,甚獲重利;後閩省效之,漸至各省刊提學考卷也。圖書,古人皆以銅鑄,至元末,會稽王冕以花乳石刻之,今天下盡崇處州燈明石,果溫潤可愛也。

俗言訛编辑

宋時指賊人曰「白日鬼」,見誕謾者亦曰「白日鬼」。又三佛齊國來朝貢時,跪於殿陛,先撒金錢花,次真珠龍腦,謂之「撒花」,蓋胡人至重禮也。後北兵犯闕,索民財與之,謂之「撒花錢」,以重禮媚胡耳。今人不知二事所來,以謂空手得錢謂之「白入己」,反以鬼字為訛,以謂如化緣一類謂之「撒化錢」,反以花字為訛,皆以聰明逆之也。又木格閣板,謂之「鬼背兒」,陸德明《禮記釋文》注閣庋,庋字九毀反,毀與鬼音相近,音少訛即為鬼字也。故閣板之「鬼背兒」,當用此「庋」字。乖角,不曉事意,故韓詩曰,「親朋頓乖角」是也。今人反以為聰明意,錯矣。

漁鼓编辑

漁鼓起於宋,名通同部。

 卷二十三 ↑返回頂部 卷二十五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