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洞珠囊/卷03

 卷之二 三洞珠囊
卷之三
卷之四 
本作品收錄於:《正統道藏#太平部

三洞珠囊卷之三编辑

  大唐陸海羽客王懸河修

服食品编辑

  《列仙傳下》云:斷食休根以除穀氣,呼吸導引吐故納新。

  《內音玉字上》云:子欲為神仙不死,當去三蟲,心下伏尸,常以夜半鷄嗚祝曰:

  東方青牙,服食青牙,飲以朝華,三嚥止。南方朱丹,服食朱丹,飲以丹池,三嚥止。中央之野,戊己昂昂,服食精氣,飲以醴泉,三嚥止。西方明石,服食明石,飲以靈液,三嚥止。北方玄滋,服食玄滋,飲以玉飴,三嚥止。如此三十日,三蟲皆死,伏尸走去。正神正氣自然定,伏尸不復還心中,兆自仙矣。此為五方五牙之法。此即是五厨也。故老子《五廚經》:修奉太和,不虧不盈。嘗之無味,嗅之無馨,子得聞之,命合真星,一受不退,長樂自然是也。又《太上黃素四十四方經》亦有此食祝之文也。

  《天文上經》云:玄古之人所以壽考者,造次之間不食穀也。

  《大有經》曰:五穀是刳命之鑿,腐臭五藏,致命促縮。此根入口,無希久壽,汝欲不死,腸中無滓也。

  《道學傳第七》云:陸脩靜,字元德,吳興東遷人也。雖外混世務,內守貞樸,少已習斷穀,別牀獨處也。

  第十六卷云:陶炎,字愛靜,廬江潯陽人也。年十五六,服食絕穀,初猶食麵,後唯食棗也。

  《靈寶齋戒威儀經訣下》云:道士食五穀,斷無所餌則飢。若服藥物,正中服之,過中聽飲清水,飲而絕食。平旦飲粥,日中菜食。

  《大真科下》云:受外內治錄學仙之人,皆當服食嚥氣,卻惡治病。未能斷穀者,食宜有常,旦粥也,中羹飯也,乾蔬盥豉,示止饑而已,不得適口貪香,美滋味,慎勿殺生,肥鮮狼藉。至於醬醋,亦不可多,多則損性。又不得過飽,恒令限少一兩口乃為佳也。食已便行,逍遙調適。臨食食訖,悉存先聖洪恩,垂逮銜荷無窮,普念一切成同飽滿,當得甘露芝液,無饑不復食啖世間塵味。若受他施食,皆慙謝主人。心口願念施主富樂,飽滿長年,同得法味,永兔灾衰,無饑渴想。常有法食及世間食,施與一切,無有窮盡,濟度舍氣,不生悔恡,終無嫌恨長共歡樂。初食食訖,出飯布散山水之中、巖林之下、籬墻之邊,勿擲屋上,蟲烏發穿,致漏弊也。

  《太上黃素四十方經》云:凡道士臨食,當以左手持箸,琢盤三過,乃微祝曰:二玄上道,四極清冷。太一帝君,百神黃寧。受根三宮,溉灌脾靈。上饗太和,餐味五馨。魂胎之命,七液流停,百關通和,五藏華明。雙皇合景,飛行上清。食畢,又琢盤三過,此名為魂胎受馨百神饗根之道,常能行之,令人神明氣和,魂魄安寧,辟惡除試,常保利貞。

  《神仙傳第九》云:介象,字元則,會稽人也。入山見仙女象,叩頭求乞長生。女曰:汝血食之氣未盡,斷穀三年,更來,吾上於此待汝。象歸,斷穀三年更來,乃復往也。此女故在前處,乃以《還丹經》一首以授象,合象曰:得此便得仙,勿復他為也。

  《九華經》云:曰者,霞之實也,霞者,日之精也。服之體生玉光,霞映上清之法也。

  《三皇齋儀》云:修道之人,日中一食,夜半生氣時食,此日夜兩食,皆取生氣時,避死氣時也。他時纖毫不得安嘗,必犯死氣也。若疾患採藥,或服餌休粮,各隨所宜,不拘制限。夫食以養身,身安神樂,不饑之者修學易成,餓困虛贏功業不就也。

  又云:一食道時,皆燒香以存,供養先聖,臨目思見前神降見,歆饗良久,願念施及一切,咸同飽滿。

  《洞玄五符經》云:食月之精可以長生,食星之精上昇太清也。

  《登真隱訣第二》云:服雲牙,可絕穀去尸也。

  《登真隱訣第四》云:服雲牙,可修真一之道,守元嚥液。若似饑,當食麵物,以漸遺穀卻粒,不得一日頓棄,所謂損之又損之,以致於無為也。

  《金簡玉字經》云:服食斷穀者,忌食酒肉及五辛之菜,皆當沐浴,潔衣燒香也。亦見《大有妙經》也。

  《太一洞真玄經》云:子既不能服食去穀、清腸研真者,且當節諸臊穢血腥,雜食葷辛之菜一為禁絕者,可以度生命之長也。

  又云:紫微真仙王夫人勸服木叙云:真人養生,太上所寶。七經五華,二淳內道。演出,服御眾藥,採釋百草,禳癘固命,木為最好。流激百邪,消疾耐老。體生光潤,充肌填腦。非夫勤慕可得,謂無天然,不為术方必也枯槁矣。

  又云:養性駐年,玄髮不變,此木家之所治也。

  又云:夫木乃辟塞邪津,氣遏鬼路矣。餐其九餌則靈心四數,榮衛輕盈。服其煎散,百疾廖除,可以長生久視也。合术之方為文多,故此不寫出也。

  又云:以兩手摩拭面目,今小熱,以為常,每欲數也。人之將老面皺者,先從兩目下始也,人之體二氣少者,先從兩鼻間始也。謂此二處皺衰之戶,人氣力之關津,故起居常行此法,以辟皺衰,而氣力常保康和也。

  《太平經第一百一十四》云:青童君採飛根,吞日景,服開明靈符,服月華符,服除二符,拘三魂,制七魄,佩星象符,服華丹,服黃水,服迴水,食鐶剛,食鳳腦,食松梨,食李棗,曰銀紫金,服雲腴,食竹筍,佩五神符,備此變化無窮,超凌三界之外,遊浪六合之中。

  《登真隱訣第七》云:服五石者,亦能一日九食,百關流淳,亦能終歲不饑,還老反嬰。遇食則食,不食亦平,真上仙之妙方,斷穀之奇靈也。

  陶隱居注云:雖一日九食而吸響,流變不變,不為津,終歲不飯而容色更鮮。

  青君曰:干石□飯,東青朱英,一服立使人長筭千祀,日服日延。

  又清靈真人說:霍山中有學道者鄧伯元、王玄甫,受服青精□飯、吞日景之法,用思房以來積三十四年,乃內見五藏,冥中夜書。

  又云:三蒸青飯,非常來也。

  又云:食麵乃易減穀也,或補實易充耳。腸胃填滿,不復虛疏。

  服□飯,百害不能傷,疾疾不能干,去諸思念,絕三尸,耳目聰明,行步輕騰也。注云:丹青和神養氣,能禦卻灾癘,故疾害不復犯,既精魂諧樂,無有憂悲雜念,肴穀既休,尸蟲自然消絕,肝腎清潤,耳目瑩徹,筋彊骨勁,行動如飛。

  又云:凶年無穀,或窮不能得者,皆單服南燭,或和茯苓,或以蜜和南燭,或雜松栢葉也。

  又云:夫斷穀不必長生。必須斷穀者,蓋以遵修靈妙,息肴休根之累,服御藥石,求易效之致。

  又云:因穀以斷穀化六府於毫漸。

  又云:吸引之易感,無貴於七曜;修行之早成,不過於九道;保守之貞固,弗踰於鎮生;衛用之急防,莫超於渾神;藥石之速效,豈勝於青精;祈拜之至感,孰賢於朝謝也。服五石,鎮五藏,若暫死,白骨如玉,七魄營侍,二魂守宅,三元歡息,大神內閉,外注皮肉,假來附身,故並應散朽,但使藏府不壞,色狀如生,骨髓不枯,筋腦相注,魂魄鎮守,三宮晏靜,大神既不輪遊九變,恒內閉於洞房,須當生之日乃復周流也。或四十年、二十年、十年、三年,隨意而出。當生之時,即便收血育肉,生津成液,復質成形,乃勝於昔未死之容。真人鍊身於大陰,易貌於三官,此之謂也。

  天帝君云:太陰鍊身形勝,服九轉丹,形容端且嚴,面色似靈雲,上登太極闕,愛書為真人也。

  又引九華安妃曰:憂累靡干於玄宅,哀念莫擾於絳津,淡泊眇觀,顧景共歡,俯仰四運,日得成真,視眇所涯,皆已合神。

  正月四日、三月十五日、四月八日、六月四日、七月七日、八月八日、九月九日、十月五日、十一月三日、十二月十二日,並朝玉是也。正月九日、二月八日、三月七日、四月六日、五月五日、六月四日、七月二日、八月二日、九月一日、十月十日、十一月十一日、十二月十二日,並朝太素也。正月一日、二月二十日、三月二十七日、六月六日、八月二十日、十一月三日、十二月六日,並朝太極也。月七日、十一日、十五日,存玄丹。月一日、十一日、十六日、二十一日、二十六日,存寶鏡。存寶鏡者,存見兩目變成兩明鏡,照我一體也。月一日、十五日、二十七日,服明堂符、皇象符。丁卯日,朝青童君。建、除日,存三一。寅時,存上景符三部,服玄真。卯日,服霧,服日象,仍服日芒,服七星符、解化符,朝太微,朝玉晨,服三氣足龍。戌時,服月精,服玄真,服月芒。亥時,吸水,祝三雲,祝五筍,祝六宮,存大君,臥祝劍環,仍存斗,存下景,存頭五。辰丑時存雙景,皆是修道之方也。

  又云:昇玄飛步迴謝,拘魂制魄,亦是其方也。

  《上清消魔經》云:琅牙鬱華,七陽日嬰,九琳之液,八瓊之精,四蘂紫漿,五珠降生三華飛剛,雙珠月明,蘭液金?,甘露玉瓶,神蕖丹散,雲柯連營,琅圩朝結,西皇素盈,漱而變之,以入紫庭。

  又云:東極織女之水,西盡長庚虞淵,南窮陽光之根,北測太陰液城。

  又云:北採玄廓之綺柰,仰漱雲山之朱蜜;東掇扶桑之丹椹,俯探長淵之文藻。上和九轉之飛玉,下嚥青玄之霞寶。太虛結鐶,素嬰懷抱,紫虬童子,九包鳳腦,太極隱芝,絳樹日道,太上虹李,天漢大草,南宮巨珠,西卿扶老,三梁龍華,靈妃所討,有得食之,分神億道。

  又云;上清幽芝太和,斑龍黑胎,文虎白沫,出于西丘。七玄飛節,九孔瓊珠,雲漿琳液,玄圃琅腴,鐘山白膠,金生青敷,閬風石腦,黑河珊瑚,蒙山白洩,玉肺靈丘,蒼鸞金津,東英朱瓜,九節交結,太微紫麻。瓊華玉實,流淵鯨波,赤河絳璧。北汲太極之井,中綴文朱之脉。雲庭神桃,崑園玉液。夜精日草,青津碧荻。上招神光,下飲玄瀨。仰握玄圃之瓊精,俯摘園丘之紫柰。白水靈蛤,八天赤薤;萬載一生,流光九裔。有得食之,太上之寶貴也。

  又云:九石鍊煙,丹液玉滋,荀首流珠,斑華石精,丹鑪金液,紫華虹英,太清九轉,五雲之漿,玄霜絳雪,騰躍三黃,東瀛白香,滄浪青錢,高丘餘粮,積石飛田,太虛還丹,太素玄堅,長光流草,雲童飛千,亦能使人上飛輕舉也。

  又云:三十六芝,飛鑪鍊煙,陽水月華,五公之腴,鎮生五藏,鍊貌易軀,乃至瑰葩雲屑,金粉玉柔,亦能延年至萬歲也。

  又云:玄水雲華漿,五黃鬱靈中,精干石□飯,眾青朱英,白車飛節之實,流烏紫木之黃,一服立使人長筭千紀也。

  又云:松栢陰脂,山薑伏精,菖蒲,麥門冬,巨勝,黃精,菊花,苟杞,崖蜜,伏苓,桃皮,澤瀉,萎蕤,黃連,升麻,地黃,赤箭,朱英,靈飛冰桂,服之小益也,無上昇青天之期也。

  《太一洞真玄經》云:太一,吸取紫煙也。太一者,人身中之神。《八素經》云:月華,日曜之氣,映乎東井也。《二十四生圖》云:朝列五星精,中翕日中津,夕食黃月華。《八素陽歌九章》云:仰翕瓊珠華,俯乃覺明開。

  《登真隱訣第七》云:歲月就遠,精勤無虧,彊體鍊氣,修藥得宜,然後五腴改貌,玄水之液也。七陽變質,曲是精也。鶴煉沖虛,九轉丹也。龍翻駕日,琅玕華也。錫書玉階,詣太微也。受事瓊室,詣玉晨也。吾道畢矣。

  又云:飛琅玕之華,漱龍胎,飲瓊精,服金丹,挹九轉,服靈寶,行九真,白琅之霜,十轉紫華,隱遷白翳,神散石精,金光靈丸,此是金劍經曲晨丹滓,九宮右真公郭少金甘草丸方,長桑公子服木方,扁鵲起死方,胡麻散,茯苓丸,九琳玉液,八瓊飛精,太上制仙丸,是八瓊丹也。太極真人青□飯,上仙靈方,太極真人採服雲芽玉方,高丘先生四扇神仙散方,龜臺王母四童靈方,太上八瓊飛精丹服胎法,還神守魄黃赤內真保靈松煙流青紫丸,初神去本剬蟲丸,赤丹金精石景水母,此紫文服日氣法。黃氣陽精,藏天隱月,此紫文服月精法。黃水月華,徊天玉精,鐶剛水陽,青映赤樹,白子絳樹,青實琅玕,華丹太極隱芝,九真五公石腴、石精、金精藏景化形法。解鍊之道,反行法,服玉液潮腦精心鏡道具百神守玄中道遁變化景道遁變隱景道隱解法,九精鍊氣轉皇存心術鍊魂,法杖解法,水行不溺法,飛解脫綱道九靈明鏡守玄白術,吞日景法,服丹霞道,守五藏含日法,服氣法,食日精雲氣迴行道,服日月氣,服日月象,日在心,月在泥丸,行九息,服氣服三氣玄真法,玄真服霧氣法,服五星氣,服日月晨氣,服

  胎氣,丹砂幽精,金碧紫漿,八瓊絳液,龍胎鳳腦,雲琅玉華,九鼎雲散,虹丹石腦,九華丹,北育火丹,流珠丹,鑪火丹,岷山丹,虹丹之液,雲華丹,鳴丹,金液,導仙八方,石中黃,雲漿,太極真人遺帶白散、青精石飯,流明散、制仙丸、剬蟲丸、澤瀉栢實丸,澤瀉木散。

  《登真第七》云:五石雲腴,青童君曰:五公之腴,鎮生五藏,鍊貌易軀。已下出《五石雲腴訣第四》,《登真隱訣》引而注之。

  第三卷中有琅玕丹、曲晨丹、九轉丹、五公石腴、青精石飯、四鎮丸、四童散、四扇散、甘草丸、初神丸、茯苓丸、胡麻丸、流青丸、流鍊腴、服木。

  又云:朱黃塞耳消尸,是鍊魄之要道。剬魄法:□絕滅三尸,雲芽絕穀去尸,初神丸穀蟲死、三尸枯,五行紫文以除三尸,服白芒消去三尸,數沐浴蕩鍊尸魄。

  又云:服食斷穀,休粮山林。斷粒以清腸,清齋休粮,服□飯五年,穀斷。嚥雲芽以斷穀,欲斷穀先服初神丸,太一四鎮丸,亦以斷穀。子不斷穀,大洞未可得聞,斷穀世自有方。此九條以斷穀為善也。

  又云:甘草丸,服少欲食,協穀而仙。次服□飯,兼穀勿違,益體除疾,肌膚充肥,然後登山詠洞講微。

  右此二條,以不斷穀為善也。

  會以七白靈蔬,合薤同消,故云會也。雲草玄清者,黑巨勝之腴者,木之精雲草者,以草潤澤如雲,亦諭雲能含水草中有津也。玄者,色也。清者,資也。卉醴華英者,白蜜也。醴眾卉之英華,釀之以為醴。蜜,土精也。五光七薤靈蔬者,薤菜也。薤音胡邁反五者,五月不動,掘之避盛火之害。七者,金數。白薤辛,金味也,薤金之精也。靈蔬者,謂神菜也。白素飛龍者,白石英也。白素衣,其形色,飛龍取其隱變。玄水玉液,玄清之腴水也。玉液,石英之液也。一名飛龍雲腴。飛龍,石英名也。雲腴,雲腴草也。一名鍊五石之華膏,華者,英也。膏者,玄腴也。扇南燭之東暉,招始芽之朱靈。南燭,陽物之精。東暉,伏靈之光。津始芽,荊葉之軟也。朱靈,丹液之鮮潔者。五液夷泯,百關通盈,五藏之液平和調定而關節皆得宣溢,故無復淍枯之患。

  又云:復勵以晨漱華泉五方靈精,鳴鼓玉池,呼吸玄清,兼用雲芽之法,漱濯清泉,以助充其潤,則氣質並康也。華腴童於□方胃滿鎮乎空青者,蜜能變老還少,使目青色潔。空青鎮胤補液,故腸滿□光。

  又云:所以千筭一啟,壽隨年榮,歲與藥進,飛步仙庭,服盡一劑,命不復傾。五雲生身,體神氣精者,青童云:長筭千祀,謂一劑而已。故言千筭一啟,服十劑則壽萬年。五方之老來降青精之人,神附體則成真人也。

  太極真人青精干石□飯,上仙靈方也。注云:此草有青精之神,而又雜朱青,以為干飯,故謂青干石□飯也。□音迅。此則諸宮上仙之靈方,非下法也。豫章西山青米,吳越青龍稻米是也。青米理虛而受藥氣。南燭草木擣取汁,以淹青龍之米,作藥服之。其樹是木,而似草,故號曰南燭草木也。一名猴藥,一名男續,一名後卓,一名惟那木,一名草木之王。生嵩高少室、抱犢雞頭山,名山皆有,非但數處而已。江左吳越至多。其土人名之曰猴叔,或曰染叔,似梔子。其子如菜英,《清虛真人王君內傳》說其方法大具也。

  《上元寶經》曰:子食草木之王氣,與神通子食青燭之津,命不復隕也。青精南燭,故兼云青燭也,服之仙矣。

  又云:常漱玄池之華,以益六液也。注云:勤修雲芽之道,以充六府之氣也。空青者,虛曜而童面,上仙品石藥及草木也。荊木者,《六甲陰符》云一名羊櫨,一名空疏,一名壯荊。《上清六甲內經》有上清瓊宮五帝內思上法,上清靈飛六甲內思通靈上法,清虛真人醮靈飛上法。

  《八素經》云:日精赤以金精,石景水母之英,鍊於日魂,曜精八芒,服之精元幽關,體生奇光,與日月同年。月光黃華,常以月二十五日經於東井之上,沐浴靈暉,瑩飾精芒,鮮明黃華也。夫欲求仙,當以其日採黃華於東井,服陽精於月魂,潤流九孔之內,神鎮五府之宮,修行其道,上昇月庭。月魂在東井之內,則日月通暉之戶。

  《三元真一經》云:蘇林服保靈松煙流青紫丸,令人長生,出陰入陽,顏色曰與玉同光。

  又曰:真人涓子云:必欲服食者,當先去三尸。三尸不去,雖斷穀絕五味,蟲猶不死,人體重滯,所夢非真,顛倒翻錯。邪欲不除,由於蟲在其內,搖動五神故也。

  又云:制仙丸者,太上八宜飛精之丹也。又有制蟲神丸也,又云琴高先生受鎮氣益命之道,又行補精反丹之法。

  《寶劍上經》云:太極曲晨八景飛精,名之曰太極藏景錄形靈丸,服之能浮景雲霄,飛行太虛。

  《三元玉檢》云:九天真王乘九色之鳳也。

  《三道順行經》云:南極上元君受高上順行三道之要,黃氣陽精之道,翕御靈暉,口歠皇華,仰餐飛根,存七曜於紫晨,三景垂映,七精翼軒,五靈交帶,四司結篇,西龜定錄,名題高晨也。

  《登真隱訣第四》云:太極真人服四極雲芽也。

  《寶劍上經》云:胡仙芝草,飛天之華。又有反生之香,玉蜜之山也。

  《金根經》云:餐霞嚥氣,咀嚼玄根。

  《大有上經》云:泥丸天帝三一者,乃一身之靈宗,百神之命根,津液之山源,魂精之玉室。是以胃池體方以受物,腦宮圓虛而適真,萬毛植立,千孔生煙,德備天地,混洞太玄,故名之曰泥丸。泥丸者,體形之上神也。

  又云:兩眉間卻入,左有明童真君,右有明女真官,中有明鏡神君。此三君,共治明堂宮,腰帶四玉鈴,口銜玉鏡,鈴並赤玉也。若道士恐畏,存三神使鳴玉鈴,使聲聞太極,使吐鏡,光令萬丈,存見此三君,口吐赤氣,使灌兆口,則千妖伏息,萬鬼滅形。若道士饑渴,吸而嚥之,須臾吐赤氣,使灌兆口,因吸而嚥之,須臾自飽也。又旦起皆嚥液三十過,以手拭面摩目以為常,存唾變作津液也。

  《太一帝君洞真玄經》云:欲存服日月之氣者,當知日月景象,日圓形而方景,月方精而圓象,景藏形內,精隱象中,景赤象黃,是為日月之魂。若知其道,乃可以吐納流霞也。服日氣之法,以平旦採月華,以夜半存之,令光景,照我泥丸,下及五藏,洞徹一形,常得長生。

  又云:存日入我口,如?味也。存月入我臍中,當命門下照陰室之間也。

  又云:閉目啄齒五過,以左手第三指捻鼻下人中七過,以右手第二指捻兩眉九過。此為卻轡三五七九封制百神門戶之法也。

  《玄母八門經》云:太素真人所服之藥者,雲草玄清者,黑苣藤腴也。一名玄清也。卉醴華英者,白蜜也。五光七白靈蔬者,薤菜也。白素飛龍者,白石英也。黑苣藤腴,白蜜凝雪者。

  又云:雲腴者,味香甘美,彊而補精,鎮生五藏,守氣凝液,長養魂魄,真上藥。

  又云:腴蜜,名曰玄水玉液,一名飛龍雲腴,一名鍊五石之華膏也。至十五年,身有玉光,內外洞徹,長生天地,役使鬼神。三年之後,眼見夜書也。此藥逾於八石之餌也。又復五石入喉,寶鍊五藏,五藏上皆生五色華也。

  又云:常服日月之精華者,欲得常食竹筍。竹筍者,日華之胎也。一名太明。又欲食松葉也。松者,木之秀也。欲服日月,當食此物氣以感運也。太虛真人曰:松者,木之秀也。其松栢,皆曰秀木也。

  《大洞經》云:道君散教養形,吐故受新,攝精逐穢,漱晨華以招日皇,挹夜明以抱月珠,結璘吸霄,雙景合遊,飛芝葩玄,靈若被岫。

  又云:道君吐納七冥,六度揮惠,八解寄成,略略遠暢,飄飄絕冥,心泊節淡,以迴孩嬰也。

  又云:道君仰簪日華,拾落月珠,摘絳林之琅實,餌玄河之紫蕖,偃賽靈軒,領理虎書。

  又云:曖沫三黃,絳液易精,九琳吐芒,琅圩百變,碧映水陽,八瓊飛景,萎蕤緑漿,曲晨乘霄,流金月明,玄津玉液,靈腴五公,光葉散音,一唱八張,波若火精,伊離玉薑,金鑒百會,舍利鍊香,鬱鬱靈寶,化易文章。刀圭既陳,壽不可量,皇真元之珍藥,上帝之所祕也。或鍊五雲玉華靈金餌,朱魄緑蕖,華腴碧精,南燭翠□,沉沙空青,朝採五晨,玉淵素漿,亦能反故還新,變老得嬰也。

  又云:懸?五鍊而水柔,九琳洞合而玉成。火琅遂珠,流金採瓊,有齊上契,命胡可傾。

  《登真隱訣第四》云:太極真人服四極雲芽神仙上方,揖五方元晨之暉,食九霞之精也。注云:謂清晨之元氣,始暉之霞精。日陽數九,是曰九霞。本文云:所以神光內曜,朱華外陳,體生玉瑛。注云:形與明挹晨暉以止渴,食霞精以充根。藏府與神光合曜,色貌隨朱華共鮮。玉潤映體,和氣明形,皆五晨之靈鋒,六澧之淵液,所能致也。

  又云:得九琳玉液、八瓊飛精者,則合終二景,天地同符也。

  又云:虛淡內充,守元嚥液,所謂真一也。

  又云:致神以六液五氣。

  又云:常嚥赤液,以哺養三宮也。

  又云:雲芽者,五老之精氣,太極之霞煙,故採暉景之鋒,以充於六液之和,洞微冥感,萬神來降,幽映相求,不唱而應。是以龍吟方淵,故景雲落霄,虎嘯靈丘。故衝風四振,陽燧招明,而朱火鬱起,方諸罕陰,而玄流湛溢,自然不覺所測。况學者方棲心注玄,精研道根,穢累豁於中胸,真正存乎三宮,採五晨之散暉,服六體之霞漿,稅九天之奇寶,吐玄妙之祕言,龍曜發躍,明光七煥,味三華於皓齒,取飽液於脣鋒,內鍊六府,開聰徹明,呼吸天元,魂魄鍊形也。

  《真誥第五》云:黃山君訣曰:養性,服食藥物,不欲食蒜及石榴子。道士自不可食,又禁房中。既令藥力不行,又計食一斤損筭百日也。沈羲口訣:服神藥,勿向北方,大忌。亥子日,不可唾,亡精失氣,減損年命,藥勢如土。

  《真誥第七》云:漢昭帝時,張慶之女名微子,常服霧氣。自云霧氣是山澤水火之華精,金石之盈氣也。久服之,則能散形入空,雲氣合體。微子云:受此法於東海束華玉妃渟文期也。

  又云:女真傳禮和服五星氣得道也。

  又云:仙女范丘林行挹日月之景,服九靈明鏡之華。

  又云:陳世京,服術及澤瀉寒華也。

  又云:玄一真人初入天台山,服食胡麻也。

  又云:司馬季生服明丹之華,挹扶晨之暉,令顏色如二十女子,鬚長三尺,黑如墨也。

  《真誥第九》云:左採日華,右機月根也。

  《上清九真中經內訣》:修奔日月祝曰:食青精日?,飲雲碧之腴,宴八極之城,登明真之臺,坐希林之殿,詠玉晨之詞也。

  又曰:日魂精神,珠景赤童,使我西到六領之門,入協晨玉宮人絃素丘八景上房,得帶千明之符,佩流星夜光之章,坐太和之殿,登七靈之臺,飲月華雲膏,食黃琬紫津?,詠高上之篇,吟玉晨之詞也。

  又云:太上八景四蘂紫漿五珠絳生神丹方,此丹有八名,或名曰四蘂華,或名曰太微紫玉腴,或名曰五珠華丹,或名曰絳生晨華,或名曰三華上丹,或名日太上飛剛,或名曰九晨上丹也。

  《後聖道君· 列紀》云:黃水月華丹、徊水玉精丹,水陽青映液也。故太上真人宴觀七覺,遊翔萬方,寔由四液之飛津,五珠之丹皇也。

  又云:服之唾地,則為日月之光也。

  又云:北都琅玕華,則絳生之丹粒也。‘

  《七星移度經》云:渴翕良井洪泉玉芝?饑納龍胎瓊腴絳樹赤子。

  《紫度炎光經》云:九皇太精北極真君,益我精胎,彊我三魂,左引日華,右拘月津。

  《道基吐納經》云:道士修身吐納,休糧一旬,精氣微熱,顏色萎黃,二旬之時,動作眩冒,支節悵恨,大便微難,小便赤黃,或時一利,前溏後剛前。至三旬,身體消瘦,重難以行。四旬之時,顏色轉悅,心志安康。五旬之時,五藏和調,精氣內養。六旬之時,體復如故,機關調良。七旬之時,心惡譁誼,志願高翔。人旬之時,恬惔寂寞,信明術方。九旬之時,榮華滑澤,音聲渙章。十旬之時,精氣皆至,其效日昌。修之不止,年命自,長。三年之後灸瘢除減,顏色有光。修至六年,髓填一腦實,豫知存亡。經歷九年, 役使鬼神,號曰真人,上佐上皇,與天同壽,與日合光。傳非其人,身受其殃。

  《天文上經》有龍胎金液九轉之丹,守形絕粒,辟除萬邪,五號先生儀有紫庭金夜也。

  《玉訣經下》云:元始五炁常以鷄鳴上會靈寶玉山玄都上宮,陽光初明散元始之暉,流觀諸天。其氣鬱鬱,其暉熏熏,精如月珠,光如紫雲。氣運轉如車之輪,上御九天之關,中固五帝靈山。下注云:學士五牙之根,上宮眾聖大智真人皆以其時餐食其暉,仰嚥其精,與天相承,致得無窮也。後聖道士休粮,長齋五嶽,絕塵人間,遠思清真者,得日日服日根之霞,吞太陽之精,則立覺體生玉澤,面有流光,位為玉皇。

  《道引三光經》云:三光者,一名流精,二名澤嬰,三名法氣,四名陽王,五名雲華,六名導仙,七名九變,八名定光,謂三光仙道鍊胎之術也。

  《道學傳第二》云:許邁,字叔玄,小時名映,後自改名。遠遊入新成道山,服苣藤穀,常服氣,一氣千餘息。晉永和二年,移入臨安西山也。

  又云:高平閻玄之,瑯琊彭初,皆就遠遊受業。遠遊曰:閻君可服氣以斷穀。彭君宜須藥以益氣,遂教彭以餌朮,並委質。伏事三年,遠遊曰:君以解此,但當勤修之耳。專修矣,心如死灰,形如委骸,可各索清靜處以自精妙。於是玄之往於潛餌朮為務也。

  第三卷又云:王嘉,字子年,隴西人,在東陽谷口鑿岸為穴而自居,不食五穀,不衣華麗,清虛服氣,不與世交,姚長慕容,迎之不應也。

  《真誥第五》云:范幼仲,遼西人,華陽中監也。受胎化易形,今來在此,恒服三氣。三氣之法,存青白赤三氣,各如絃從東方日下來,直入口中,挹之九十過,自飽便止。為之十年,身中自生三色氣,遂得神仙。此高元君太素內景法,旦旦為之,臨目施行,視日益佳也。

  東海東華玉妃渟文期授含真臺女真張微子服霧之法,常以平旦於寢靜之中坐臥任已,先閉目內視,髮髴使如見五藏。畢,因口呼出氣二十四過,臨自為之,使目見五色之氣相繞纏在面上,鬱然久行之,常乘雲霧而遊也。

  又云:守玄白之道,常旦旦坐臥,任意存泥丸中有黑氣,存心中有白氣,存臍中有黃氣。三氣俱生如雲以覆身,因變成火,火又燒身,身通洞徹,內外如一,旦行至向中乃止。於是服氣一百二十,都畢。道止如此,使人長生不死,辟灾卻害,尤禁酒肉五辛之味,當別寢處靜思,尤忌房室,房室即死。

  又云:夫學道唯欲默氣養神,閉氣使極,吐氣使微。又不得言語大呼喚,令神勞損。如此以學,皆非養生也。

  《真誥.甄命第四》云:體摽高運,味玄咀真。吸引景曜,凝靜六神。煥領八明,委順靈根。憂累靡干於玄宅,哀念莫擾於絳津也。

  《真誥第七》云:范幼沖,遼西人也。受胎化易形,今來在此,恒服青赤白三氣之法,遂得神仙也。

  又云:徐宗度,晉陵人,受風谷先生氣禁道也。

  又云,龍述,字伯高,後漢時人。從仙人刁道林受服胎氣之法,託形解亡,隱處方臺,師定錄君也。

  又有劉阿平者,居方山洞室中,常服日月晨氣,顏色如玉,似年三十許人也。

  《本行經》云:昔禪黎世界隊王有女字曰絓音,年至十四不言,王棄之空山。女之無粮食,常仰日嚥氣,引月服精,自然充飽,體不損常也。

  《空洞靈章》云:朝餐五雲氣,夕嗡三晨光。

  又云:食氣長阜穴,嚥津黃水華。閉夜拔朽骸,還童及素牙。身入不死劫,名係玉靈都。

  《八素陽歌九章》云:七寶玉粒金丹,紫芒隱芝,左掇右拾,夜光鳳腦,虎沫雲琅,瓊霜奇味,一御則身拂太空。

  《奔日月二景隱文》云:飲月華雲膏,食黃琬紫真之精也。

  《道學傳第二》云:無石飴餅,以鐘乳代之。此二物,皆石上之津所生。在許邁傳中。

  《真誥》云:周穆王北造崑崙,飲絳山石髓,食玉樹之實也。

  《道學傳第三》云:燕濟,字仲微,漢明帝末時人也。少好道德,亦

  不仕於世矣。初入華陰山,服木及大黃精、種雲母、雄黃、丹沙、芝草也。

  第十四卷云:雙襲祖,字仲遠,梁時人也。初斷穀贏瘦,有富人范欣請為辯名藥,并給僕使,採之,俄更復常。范氏所給水牛,在山耕積年也。

  第二十卷云:女官蕭貞,東海丹徒人也。少離家入遺山學道,唯餌柏葉也。

  《列仙傳上》云:赤將子輿者,黃帝時人。不食五穀,而食百草華。

  又偓佺者,槐山採藥人也。好食松實,形體生毛,長數寸,而目更方,能飛行逮走馬也。

  師甪里先生,受山隱靈寶方:一曰伊洛飛龜袟,二曰白禹正機,三曰平衡按合。服之日以還少,一日行五百里,能舉千斤,一歲十易皮,乃仙去。

  《清虛真人王君內傳》云:主仙道君以雲碧陽水晨飛丹腴二升賜王君,君即拜而服之,積九年之中,視見萬里之外,能日步行三千里,坐在立亡,役使群神也。

  甘草丸方出南嶽魏夫人傳

  第一者,甘草六兩。第二者,丹砂三兩,好者。第三者,大黃五兩。第四者,乾地黃七兩。第五者,白木十兩。第六者,五味五兩。第七者,人參五兩。第八者,茯苓四兩。第九者,當歸三兩。第十者,天門冬四兩。第十一者,木防己二兩,第十二者,猪苓三兩。第十三者細辛二兩。第十四者,次明子二兩。

  右十四物,並令得精新上藥,不用陳久者。先各細擣,不篩乃秤散,取兩數足,乃入臼,以次內甘草,擣一千杵,次內丹砂,又擣一千杵,自從次第一種以次內臼,輒擣一千杵。凡十四種藥,合藥一萬六千杵,都合三萬杵。藥成以蜜丸,食後服,如梧桐子大十丸。寧從少起,亦可服三十丸。此藥內滅病,無毒,無所禁忌。食一年乃大得其益,無責旦夕之急效也。俗中女服之,令人多子,無傷病也。久服神仙不死矣。合藥當在別室潔處,不得令雜人多目見之,亦當沐浴齋戒三四,可擣治之。百患千病治之皆愈,不能一一紀所善之名也。其服食吐納事,諸經大有,此不更錄也。

  三洞珠囊卷之三

 卷之二 ↑返回頂部 卷之四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