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丞相魏公譚訓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

卷第一 丞相魏公譚訓 卷第二
宋 蘇象先 撰 張元濟 撰校勘記 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舊鈔本
卷第三

丞相魏公譚訓卷 --卷(⿵龹⿱一龴)第二

 家世

曾祖寳元康定慶曆間為侍從前後八年自以遭

不世出之主知無不言 仁宗眷遇尤渥言無不用

章䟽無虚日未常不欣納如言章某無重望賈某太

專寵及龎某有帥才梁某能應變皆可大用辨王德

言之忠言狄青當駕馭荐張康莭曾魯公奏議甚多

有見於國史者竟為執政譛以朋黨出從外補

髙祖為左侍禁閤門祗候荆湖北路提刑 仁宗以

曾祖在侍從從容問家世因及覆落事詔授左屯衛

将軍仍舊

崔公度伯易罷潤守過維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象先往訪之来報謁坐

中小子趙孫出因令拜焉崔喜曰今日遂識公家六

世矣公度少㳺湖北屯衛公典景陵因得請謁屯衛

一見異日館於書室俾教公之二曾叔祖其後䝉朝

廷𭣣用遂得趨見丞相某以文字焉縁二叔之𢍆復

州之事不敢言既而識尊君昆弟今又見公與令子

頋公度之衰朽如此非唯自喜亦自嘆也

六代祖諱光晦五代末為漳州刾史性至孝母夫人

年踰八十甘㫖皆親調每旦朝莭序召州之官吏士

子母(⿱艹石)祖母與太夫人年相(⿱艹石)者具酒饌與太夫人

宴㳺終日以娱親心太夫人有疾衣不觧𢃄藥必親

嘗焚香禱祠𥨊(“爿”換為“丬”)食皆廢鄰郡聞風嚮慕及留從効納

欵中朝檄喻漳州之豪傑率数十人擁太守拒之六

代祖初未知適從既而從効遣将来援具言司徒忠

孝令将委質上都必識順逆之理六代祖開門納從

効之衆從効復以計召六代祖舉族居之晋江及盗

起游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遂推六代祖為盟主六代祖喻之云爾若識

順逆之理則吾從汝不然殺我亦不從也衆欣然既

而舉族自㧞歸朝 太祖詔授屯衛将軍監在京倉

官其十子𤢜五代祖以平生孝飬扵母夫人夫人留

漳州遂復南歸授江南祭酒之命方漳人拒命之時

有籍其姓名投扵刾史者五代祖寔掌之及納從効

之衆五代祖悉焚其籍六代祖聞之曰汝之後必有

顯不止活千人矣及髙祖之生六代祖甚爱之曰吾

有此孫入地無恨矣

真宗時㦯荐梅詢可用者上曰李沆常言其非君子

時沆已沒歐陽文忠公問祖父宰相沒二十年能使

人主追思其言以何道祖父曰獨以無心故爾東坡載之

志林

乾符之亂吾宗自光之固始𨗇泉之晋江同王潮諸

族行曽魯公之先亦𨗇焉令閩人之仕扵朝者多固

始族也

祖父常云唐人與主司名第同者謂之傳衣鉢先内

翰第一甲得職官吾第三甲亦得職官尔(⿱艹石)得職官

亦𫝊衣鉢也時象先赴庭試

髙祖淳化庚寅𡻕年十六預郷荐曾祖大中祥符壬

子𡻕年十四亦預鄉書髙祖数下第曽祖再舉並以

天禧已未𡻕王整榜登科髙祖既赴其集坐間因石

延年数人覆落乆之授右列庚寅距已未三十四年

髙祖数應賢科不遂命也

曽祖康定二年使北虜為母后生辰使虜主望見曾

祖儀𮗚大竒異之及宴躬至坐次持大杯手酌盈升

曽祖嚼之虜人嘆息以謂自通好幾四十年未有如

此禮也手抄語錄見藏於家祖父題扵後以賜象先

時年八十二後数月薨

祖父知杭州髙麗貢使崔思訓過郡相見謂接伴忘其

曰蘇公誰之後髙以寔對崔嘆曰府公厚徳重望大

儒之後昨奉使北朝常見其風采令人仰嘆不已也

祖父常戒子孫曰吾宗自許公顯扵唐其後㦯隐㦯

𩔰以至於今仕本朝者七世矣忠孝文行士大夫以

為名族汝輩宜慎守家法勿使墜廢則吾無SKchar矣文

華尤可後也

祖父常称唐族惟盧桞善教子弟以SKchar謹盖易𠩄謂

家人嗃嗃終吉者故其子弟多保家之主如晋之王

謝惟以文華風雅為事故多不壽而取祸敗不足尚

也盧氏自𣏌以姦邪取宰相其族始衰惟桞與唐終

始尤可貴乃取桞氏訓序一篇令子孫皆抄錄閱視

祖父教子孫以義方可知也

祖父以宫使歸潤㞐化龍之新第著百韵詩以代家

訓具述祖先基業平生艱勤遭遇始終之大綱訓飭


子孫俾之謹守家法無墜世緒也


髙祖從郷書数至京師不歸者十年曽祖後亦計偕


航海至京師寓扵僧舎父子不能誰何曽祖推訪知

之亟来見髙祖髙祖不知㦯告曰此君之子也遂相


持涕泣


曽祖知制誥乾元莭當任子初奏必以子孫祖父固

辭復𭄿二叔祖當勵志科舉不當從門䕃两祖亦辭


曾祖大怒曰尔既輕朝命又教二弟何也既而曰志


氣如此可矣但不可䧟為輕薄竟奏第七叔祖後先

祖與二叔祖同赴庭試二叔祖考中首選雜犯黜落

再舉𦆵中下科復用䕃换京秩三叔祖常𫉬髙荐不

第亦從䕃補而祖父竟不授

髙祖至孝母代國夫人張氏乃泉南之甲族家富扵

財歸吾宗時衣帳奴十人婢十人書十厨他物称是

張夫人既老喜為郷談髙祖戒子孫奴婢皆効閩音

讀韓詩李杜文章在光㷔萬丈長祖父每學其謦咳

思慕焉有一婢號宜子張夫人每使從祖父嬉戯為

鄉談咲樂

元祐六年象先䝉恩賜第祖父謂賀客曰本朝五世

登科者唯衰族爾故劉彦和詩有五世登科只一家

之句其後晁氏韓氏皆五世登科

熈寕九年祖父同修國史開局日賜李廷珪墨子承

晏笏挺𩀱脊龍張遇丸墨澄心堂𥿄及對上曰禁中

自此少矣宜寳之王岐公為相先留数丸笑曰𠩄謂

搯尖

大人改京秩引對上問張誠一上常遣至祖父私第與某

二十二叔父誠一對未常識之然聞蘇某二子某某頗有

學問元厚之常對上言與祖父連𡛸上又問第幾子

奏以某季父

曽祖知慶曆三年舉祖父知熈寕三年舉得人之盛

皆多扵此榜

曽祖寳元康定中知制誥祖父熈寕初知制誥曾祖

祖父皆典内制並載衣冠盛事

曽祖母捐 --捐舘祖父為吏部侍郎上遣貴璫慰問云早

聞太夫人之䘮想卿情極哀慕方當盛暑宜少莭摧

毀皆上語也親筆書扵貴璫之笏翌日又賜白金千

两敕州縣應接其䘮事皆異禮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