丞相魏公譚訓 (四部叢刊本)/卷第三

卷第二 丞相魏公譚訓 卷第三
宋 蘇象先 撰 張元濟 撰校勘記 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舊鈔本
卷第四

丞相魏公譚訓卷 --卷(⿵龹⿱一龴)第三

  家學      家訓

  行己

王禹玉元厚之諸公常問祖父曰公記問之博以至

國朝典故本末無遺日月不差用何術也某軰亦常

留心扵此記得年忘𨚫月記得月忘却年前後差互

本末舛午終不如公願聞其説祖父曰某有一說

每以一𡻕中大事為目欲究當年事則不忘矣如某

年改元其年有某事某年上即位其年有某事某年

立后(⿱艹石)太子其年有某事某年命相其年有某事則

記事之一法也史記太史公書是𡻕孔子生是𡻕孔

子卒是𡻕齊公㑹扵葵邱是𡻕晋文公始覇之𩔖恐

亦此意也元曰不然至扵暗記經史黙咏詩什以至

士大天家世閥閱名諱婚姻無遺忘者又以何法乃

真強記也前𠩄言者特謙耳

祖父常云趨時如鷙猛獸之搏務學亦湏如此𠩄以

云時哉不可失也

祖父喜王元之詩以謂平易而淳深有古風𦵏曽祖

時陸農師以門生有挽章曰貳卿頭已白兒慕不勝

悲祖父曰此効王元之體元之詩云侍郎三十八羞

死老馮唐王語自然而陸未淳熟也

祖父年七十餘尤梦先太師訓誨之嚴㦯驚懼而𮗜

盖心之思慕雖梦寐終老未常忘也

曽祖慶曆中在翰院丁福國SKchar星奔赴景陵䕶柩

由湖北渉京畿厯京東西過淮浙水陸数千里方至

閩境数冒險難故曾祖謂祖父曰吾歸𦵏失計汝SKchar

慎勿効既不能免仕官隨䖏𦵏我乃延陵季子之志

也故曽祖河陽下世祖父扶䕶南来謀𦵏偶遇地理

僧自真用治命得吉卜扵南徐京峴山之原術者皆

言善地真亦為俞康直大夫𦵏其先人真謂祖父云

公家位一品而清貧謂俞氏仕不過四五品而饒給

後皆如其言又謂祖父曰葬後三十年西南有楼閣

聞皷角聲運河水入明堂公家其興乎如期陳暘叔

丞相以鎮江莭度帥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卜第扵青陽門依山建亭榭

州亦修青陽城楼每過家上冡郡設皷角於楼上又

宅前開溝通城外自此運河水漲則出城外正與坟

相望祖父SKchar翔侍從之乆後遂得執政真亦髙僧得

山水三昧竒中甚多祖父常云雋永乃猪SKchar其味永

可雋故蒯通著書取以為名曾祖始四𡻕讀尚書四

日而終秩事見李邯郸誌文

祖父幼時與原甫兄弟聚學劉父立之與曽祖同為

府推官而原甫頗熟荘子祖父初未之讀也每以三

皷衆散後閲之十餘日已能通逹辨折矣

祖父别試南廟歐公為考官策題問周禮名数祖父

居第一及謝公曰此䇿非盡記周禮疏不能如君之

善對也祖父曰某少留心意記誦誠如公言

祖父試館職興王賞諫臣賦吹邠迎寒詩胡武平為

考官見之曰近𡻕唯馮當世與公在三上賦對盡興

王賞諫臣事皆切中如吹邠迎寒詩盡該一部周禮

王深父謂祖父公於書無不通然字學今幾熄可作

續方言

神宗元豐五年廷試進士有暨陶者諸公唱名呼曰

洎乆之不應上頋祖父曰恐當呼訖吴有暨艶造營

府之論恐其後上命以訖呼果出應問陶鄉里乃崇

安人上頋左右曰果吴人也

神宗問祖父卿家必有異書何故父子皆以博學知

名祖父對曰臣家傳朴學惟知記誦而已上曰此尤

難也祖父云吾𭣣書数萬卷 --卷(⿵龹⿱一龴)自小官時得之甚艱又

皆親校手題使門閲不墜則此文當益廣不然耗散

可待可不戒哉

祖父年十𡻕侍曽祖入都㦯荐辭學進卷 --卷(⿵龹⿱一龴)投贄皆祖

父指示装冩祖父口放六經𠩄行尤有迹焉若夫子

之循環反復則不見其迹吾終躬庻幾焉

祖父言年十六𡻕侍曽祖為揚州通判命作夏正建

寅賦賦成曽祖曰夏正建寅無遺事矣汝異時當以

博學知名也

祖父常言㓜時與華直温會課無錫日有定規間㦯

親知晏㳺日不能逮⿰糹⿱𢆶匹之以夜㦯至達旦華時年以

長祖父尚㓜賦題皆取平易者同課祖父與華簡盡

不遺寸幅及為開封府尹悉軸以見歸且以死求銘

為托後終殿中丞遂踐言焉

祖父言㓜時在無錫與華直温閔從先山甫二叔相

處在洪州則李㤗伯曼君特先生二蔡賢良及居京

師又得黄聱隅王深父子直劉原父貢父吕縉叔曽

公孚先生相與切磋𤥨磨日有𠩄資至於學成乃知

取友之益不可忽也黄名

祖父平生莭儉尤爱惜楮墨未嘗妄費寸𥿄每剪碎

𥿄為簽頭稍大者抄故事令子孫軰冩錄常云此陶

侃竹頭木屑之意也常見僧洪禧拾𥿄然帋燭大喜

以謂(⿱艹石)貨殖必致富

祖父平生喜用雌黄墨塗字以為乆之與𥿄同色

祖父常云吾仕宦於外不能守父母遺體坟客乃代

我守先茔者汝軰當待之如骨SKchar也家素貧止有数

畝之田遂盡給㸔坟者再三戒之使尔軰世世享用

而不可貨易也衆皆鼓舞听命焉

祖父與叔祖同赴廷試髙祖與祖父叔祖書曰昨𮗚

程丈甚好泉南止欠状元與宰相汝果能全之乎乃

夐古之美事也

祖父常以左手指紋輪六十甲子記𡻕時事寔典故

無不偹盡如第二指下第一莭為甲子苐三莭為乙

夘第三莭指下第一莭為癸丑之𩔖

祖父戒小兒手不持錢不惟防誤嚥亦恐壊其志行

祖父常云孟子較兼金百鎰五十鎰受與不受杜子

美詩云至尊含咲催賜金圉人太僕皆惆悵為太屑

祖父年十六省試斗為天之喉舌賦文肅主文見曽

祖曰賢郎已髙中而㸃檢試卷 --卷(⿵龹⿱一龴)者以聲聞為聞

為不合格遂黜祖父自是始切意字學發明為多一

日坐書室中吴春卿為知制誥来訪曾祖曽祖出徑

来訪祖父驟然論文遽問唐人制誥孰為SKchar者祖父

辭不敢對吴曰相與論文何必形迹祖父遂言世称

常楊元白以某𮗚之常不及楊白不及元吴大称賞

曰足下舉子而能如此異時必典制命矣

韓子華出守忘其禁從館閣皆祖餞焉坐有言芸閣

何出而坐間諸鉅公皆不記祖父曰見初學記盖諸

公忽而不讀尔

祖父善談易晚尤嗜荘子常云大衍之数五十其用

四十有九虚一不用𠩄謂妙道百姓日用而不知者

也又常𮗚歩屈曲䖝指之曰此其行之者一也

祖父與吕縉叔王深甫子直諸公改正元和姓纂以

朱勾細字簽頭證定甚竒又改水經尤得其全比世

本増多皆蔵扵象先可以為寳也

舒信道元豐中為御史中丞銳扵進取言事多渉刻

薄為王和甫𠩄䋲除名紹聖中復通直郎知無為軍

㦯言其罪深不當叙復改監中嶽廟祖父聞之曰士

大夫立朝當言路一渉非義失人心則終躬遂廢如

王君貺未三十為御史中丞縁進奏院事終躬轗軻

不復大用䧟扵𠜇薄可不慎哉蔣仲逺記之甚詳

祖父十𡻕時𤢜從曽祖入都調官諸公往還者皆一

時名士見祖父皆異目時盛仲模學士面試省題詩

立成甚見称賞期以逺到

祖父常說糓國門有一石人刋其腹曰磨兠鞬慎

勿言劉洎少時常遇異人教之曰君當佐太平然宜

慎磨兠之戒逮京口新第成大𠫊照壁用楮餬大書

家語周廟三緘背銘之文深戒子孫以慎言亦此意

也自後賢士大夫皆嘆服以謂家法之SKchar

曽祖常謂門第髙華者可畏不可恃二事皆出於桞

氏訓序

祖父仰瞻星宿SKchar2度常于小子首背上提之使知星

命謂子孫曰懸象昭然如此汝不䖍奉乃欲求之杳

㝠乎

祖父常云禽獸知母而不知父野人曰父母何擇焉

學士大夫則知尊祖矣

祖父常以米宣献澄心堂𥿄手書較正大唐郊祀錄

卷 --卷(⿵龹⿱一龴)四䇿賜象先皆朱書臣某足為寳玩

祖父待試時曽祖居西崗相逺十餘里每有家務必

召祖父咨决常徒歩往来日㦯至数返未常廢亦不

為勞

祖父常爱徐勉戒子嵩書云少時不欲興立邸第貨

殖聚歛中年聊于東山開營小園非存種藝以要利

也政𣣔穿池種樹以𭔃情賞又以郊際閒曠終可為

宅儻㦯懸車致仕寔欲歌笑扵斯凡此一篇皆暗合

吾意京口建第之日令子孫皆錄一本志之

曽祖常言某得吾之學衮二叔得吾之文梲三叔

吾之講說

祖父取平日抄莭分門𩔖令子孫軰傳冩幾二百册

古今𩔖書莫及焉常云門𩔖最難撰名

祖父在舘閣九年家貧俸薄不暇募傭書傳寫秘閣

書籍每日記二千言歸即書於方册家中藏書数萬

卷 --卷(⿵龹⿱一龴)秘閣𠩄傳者居多祖父自維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拜中太一宫使歸

鄊里是時葉公梦得為丹徒縣尉頗許其假借傳冩

業公每對士大夫言親炙之幸其𠩄傳寫遂為葉氏

蔵書之祖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