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中山傳信録
卷第三
作者:徐葆光
卷四

册封琉球國王副使賜正一品麟蟒服翰林院編修加二級徐葆光纂

中山世系圖编辑

◎舜天 舜馬順熙 義本
—— ———— ——
◎英祖 大成 英慈 玉城 西威
—— —— —— —— ——
◎察度 武寧
—— ——
◎尚思紹 尚巴志 尚忠 尚思達 尚金福
——— ——— —— ——— ———
尚泰久 尚德
——— ——
◎尚圓 尚眞 尚清 尚元 尚永 尚寧
【宣威】
—— —— —— —— —— ——
尚豐 —— 尚賢 【尚純】
—— 尚質 —— 尚貞 尚益 尚敬

中山世系编辑

按前使汪楫𧩿「中山沿革志」,皆採前明「實録」。時汪與修「明史」,採録頗稱詳備。然皆就其封貢往來中朝者言之,故一一明悉;至本國承襲先後之間,或多昧焉。時據所稱「世纉圖」所載,互訂一二而已。今至國遍訪所謂「世纉圖」者,不獨民間無其書,即國庫中亦無其圖;惟抄撮尚宣威以前事,名「中山世鑑」;事與「中山沿革志」所載,頗有不合者。後細詢本國,此書乃尚質從弟尚象賢字文英者爲之。汪使封尚貞王時,此書尚未成也。中山開闢以來,至舜天始有國字;至尚象賢始窮捜博采,集成此書。本國稱其聰明才俊,佐其姪尚貞有功於國,其書必詳盡事理;惜未及見其全書。今但考正其歴代世系,而以汪楫所採「明史」、「實録」中封貢往來之事附於其次,以備考云。

「中山世鑑」云:琉球始祖爲天孫氏。其初,有一男、一女生於大荒,自成夫婦,曰阿摩美久。及後人物漸繁,又有君曰天帝子。天帝子生三男、二女,長男爲天孫氏,國主始也;二男爲諸侯始,三男爲百姓始。長女曰君君,二女曰祝祝,爲國守護神一爲天神、一爲海神也。天孫氏二十五紀,姓氏今不可考,故略之。起乙丑、終丙午,凡一萬七千八百二年。今斷自舜天始。

舜天编辑

宋淳煕十四年丁未 ,舜天即位。

舜天,日本人皇後裔,大里按司朝公男子也。淳煕七年庚子,年十五;屡有奇澂。長爲浦添按司;人奉其政,斷獄不違。天孫二十五世政衰,逆臣利勇恃寵執權,鴆其君而自立。舜天討之,利勇死;諸按司推奉即位。賞功罰罪,民安國豐。在位五十一年,壽七十二;嘉煕元年丁酉,薨。

舜馬順煕编辑

宋嘉煕二年戊戌,舜馬順煕嗣位。

舜馬順煕,舜天第一子。淳煕十二年乙巳生,五十四歳嗣位。在位十一年,壽六十四;淳祐八年,薨。

義本编辑

宋淳祐九年己酉,義本嗣位。

義本,舜馬順煕第一子。開禧二年丙寅生,四十四歳嗣位。其明年,國中大饑;次年,疾疫,人民半失。君歎息,召羣臣曰:『饑疫并行,不徳誰讓?』羣臣擧惠祖世嫡英祖,君大悦;召試國政,擧賢、退不肖,疾疫止,遂攝政。七年,義本讓位,隱於北山。在位凡十一年,壽五十四歳。

舜天至義本凡三傳,共七十三年。

英祖编辑

宋景定元年庚申,英祖即位。

英祖,天孫氏後裔,惠祖世主孫。紹定二年己丑,生有瑞徵。十二歳,名聞國家。二十,通經傳;國人思事爲伊祖按司。寶祐元年癸丑,攝政。及即位,年三十二。明年,巡行國中,效周徹法,正經界、均井地;然後穀祿平,百度擧矣。景定五年,西北諸島始來貢。咸淳二年丙寅,北夷大島來朝,厚給賜,遣歸――是爲大島朝貢之始;自後毎年入貢。英祖在位四十年,壽七十一;大徳三年,薨。

大成编辑

元大徳四年庚子 ,大成嗣位。

大成,英祖世子。宋淳祐七年丁未生,五十四歳即位。以仁義措事,以禮讓接物;國治民安。在位九年,壽六十二;至大元年,薨。

英慈编辑

元至大二年己酉,英慈嗣位。

英慈,大成第二子。宋咸淳四年戊辰生,四十二歳即位。在位五年,治遵舊章,深而有謀,疏通知事。壽四十六;皇慶二年,薨。

玉城编辑

元延祐元年甲寅,玉城嗣位。

玉城,英慈第四子。元貞二年丙申生,十九歳即位。世衰政廢,内爲色荒、外爲禽荒;諸按司不朝,國分爲三:中山王、山南王、山北王。山南王,大里按司也;佐敷、知念、玉城、具志頭、東風平、島尻,喜屋武、摩文仁、眞壁、兼城、豐見城――以上十一國從山南王。山北王,今歸仁按司也;羽地、名護、國頭、金武、伊江、大宜味、今歸仁、恩納數國從山北王。中山惟有首里、王城、那覇、泊、浦添、北溪、中城、越來、讀谷山、具志川、勝連、首里三平【首里有西平、南平、眞地平等,謂之三平。】等數國。中山、山南、山北時時兵發,角戰數十年。

玉城在位二十三年,壽四十一。

西威编辑

元至元三年丁丑 ,西威嗣位。

西威,玉城第一子。至和元年戊辰生,十歳即位;政歸母后,牝鷄亂政。時察度爲浦添按司,有徳,國人歸服。西威在位十四年,壽二十三;國人廢世子,奉浦添按司察度爲王。

英祖至西威凡五傳,共九十九年。

察度编辑

元至正十年庚寅,察度即位。

察度,浦添間切謝那村奧間大親之子。奧間大親業農,質純厚;天女來格而生察度。始爲浦添按司;西威薨,世子五歳,母后亂改;國人廢世子,奉之即位。徳厚民歸,災變日銷,國家豐饒。

「明史」、「實録」:洪武五年,行人楊載齎韶至國,韶曰:『昔帝王之治天下,凡日月所照,無有遠迩,一視同仁。【此句之下,「中山世鑑」有「故中國奠安,四夷得所,非有意臣服之也」三句。】自元政不【作失】綱,天下兵爭者十有七年。【下有「四方遐裔,信奸不通」二句。】朕起布衣,開基江左。命將四征不庭,西平漢主陳友諒,東縛呉王張士誠;南平閩越,北清幽燕。朕爲臣民推戴,即皇帝位;定有天下之號曰「大明」,建元「洪武」【以上一段,「中山世鑑」作「朕肇基江左,掃羣雄、定華夏。臣民推戴,已主中國,號曰「大明」、建元「洪武」。】是用遣使外邦,播告朕意。使者所至,稱臣入貢。惟爾琉球在中國東南,遠處海外,未及報知。茲特遣使往諭,爾其知之。』【此段「中山世鑑」作「頃者克平元都,疆宇大同,已承正統;方與遠迩相安於無事,以共享太平之福。惟爾四裔君長酋帥等,遐迩未聞。故茲詔示,想宜知悉」。】於是王遣弟泰期奉表,貢方物。【「中山世鑑」云:『其貢物,馬、刀、金銀酒海、金銀粉匣、瑪瑙、象牙、螺殼、海巴、 櫂子扇、泥金扇、生紅銅錫、生熟夏布、牛皮、降香、木香、速香、檀香、黄熟香、蘇木、烏木、胡椒、硫磺、磨刀石。』】是爲琉球通中國之始。

七年,王又遣泰期等入貢;并上皇太子箋,貢物如之。太祖賜「大統暦」及文綺、紗羅、賜泰期衣幣、靴襪,副使惹爬燕之及通事、從人皆有賜。泰期復來貢,並上皇太子箋;命刑部侍郎李浩齎賜文綺、陶、鐵器,且以陶器七萬、鐵器千就其國市馬及硫磺。

九年夏,王遣泰期從浩入貢馬四十匹。浩言其國不貴紈綺,惟貴磁器、鐵金;自是賞賚多用諸物。

十年,王又遣泰期等表賀元日,貢馬十六匹、硫磺千斤。

十一年、十三年,貢方物;賜賚悉如例。

十五年,王又遣泰期及陪臣亞蘭匏等貢馬及硫磺;太祖賜幤帛有加,命尚佩監奉御路謙送泰期等返國。

十六年,王遣亞闌匏表賀元旦,貢方物;山南王承察度亦遣其臣師惹等奉表入貢。太祖賜王鍍金銀印及幣帛七十二疋;山南王賜幣帛如之。時二王與山北王互相攻伐,遣中使梁民勅王曰:『王居滄海之中,崇山環海爲國;事大之禮不行,亦何患哉!王能體天育民,行事大之禮。自朕即位十有六年,歳遣人朝貢;朕嘉王至誠,命尚佩監路謙報王誠禮。何期復遣使來謝!今令内使監丞梁民同前奉御路謙齎符,賜王鍍金銀印一。近使者歸言:琉球三王互爭,廢農傷民,朕甚憫焉!詩曰:「畏天之威,於時保之」。王其罷戰息民,務修爾徳;則國用永安矣』。諭山南王承察度、山北王帕尼芝曰:『上帝好生,寰宇之内,生民衆矣;天恐生民互相殘害,特生聰明者主之。迩者琉球國王察度堅事大之誠,遣使來報;而山南承察度亦遣人隨使者入覲,鑒其至誠,深可嘉尚!近使者自海中歸言:琉球三王互爭,廢棄農業,傷殘人命;朕聞之,不勝憫憐!今遣使諭二王:能體朕意,息兵養民以綿國祚,則天祐之;不然,悔無及矣』!於是王及山南王、山北王皆遣使入謝;各賜衣幣。

十七年,王遣阿不耶等入貢;賜鈔幣。

十八年,表賀元日,貢方物;太祖賜王海舟一。山南王如之。又補給山南王、山北王駝紐鍍金銀印各一。

十九年,王遣亞蘭匏等貢馬百二十匹、硫磺萬二千斤;賜宴及鈔。

二十年,王遣亞蘭匏等貢方物;進皇太子箋,獻馬。山南王承察度叔汪英紫氏、山北王帕尼芝亦各遣使入貢。

二十一年,王遣使甚模結致等貢馬,賀天壽聖節。

二十三年,表賀元日,貢方物;世子武寧亦貢馬五匹、硫磺二千斤、胡椒二百斤、蘇木三百斤。通事屋之結者攜胡椒三百斤、乳香十斤爲門者所獲,當入官;詔還之,仍賜屋之結等六十人鈔各十錠。【「中山世鑑」云:『洪武二十三年庚午,南夷宮古島、八重山島始來貢;其後毎年來貢』。】

二十四年,王及世子武寧遣亞闌匏、嵬谷致等貢馬及方物,山南王叔汪英紫氏亦遣使表賀天壽聖節。

二十五年,王及世子武寧各進表箋,貢馬;並遣從子日孜毎濶八馬、寨官子仁悦慈入國子監讀書。國人就學自茲始。太祖各賜衣巾、靴襪並夏衣一襲、鈔五錠。秋,又賜羅衣各一襲及靴襪、衾褥。山南王承察度亦遣從子三五郎尾及寨官子實他盧尾、賀段志等入國子監讀書;賚如中山例。先是,國人才孤那等二十八人採硫磺於阿闌埠,遇風飃惠州海豐,爲邏卒所獲;語言不通,以爲倭人,送至京。至是,貢使爲白其事;太祖皆遣歸,賜閩人善操舟者三十六姓,以便往來。【萬暦中,副使謝行人杰「記」云:『洪、永二次各遣十八姓,多閩之河口人;合之凡三十六姓。今所存者,僅七姓』。「中山世鑑」云:今存者,僅蔡、鄭、林、梁、金五家。】

二十六年,王遣使麻州等貢方物。已又遣使壽禮結致等貢馬,偕寨官子段志毎入國子監讀書;太祖命賜夏衣、靴襪。秋,又賜羅絹衣各一襲,傔從各給布衣。

二十七年,王遣亞闌匏等貢方物;賜宴於會同館。

二十八年,王遣王相、亞蘭匏貢方物,山北王珉、山南王叔汪英紫氏亦各遣使入貢;太祖賜鈔有差。

二十九年,王兩遣使貢方物,山北王攀安知、山南王承察度、山南王叔汪英紫氏亦入貢。詔遣三五郎亹等歸省,賜三五郎亶白金七兩、綵緞六表裏、鈔五十錠,寨官子實那盧亹鈔二十錠、綵緞一表裏。歸未數月,會世子武寧遣使貢,偕寨官子麻奢理、誠志魯二人入國子監就學;三五郎亹復與倶來,請卒業。太祖許之,仍賜衣冠、靴襪。

三十年,王兩遣使貢馬及硫磺,山北王攀安知、山南王叔汪英紫氏亦入貢。

三十一年,王遣亞蘭匏等貢馬及硫磺,世子武寧貢如之。女官生姑魯妹偕入謝恩,以昔常在京讀書也;太祖賜鈔有差。三月,太祖命以冠帶賜王。先是,王嘗請中國冠帶,太祖命禮部圖冠帶之制示之;至是,匏等復以爲請,賜如制,並賜臣下冠服。

永樂改元,遣使以即位詔諭王;王遣從子三五良亹奉表賀,且貢方物。成祖賜鈔、幣、襲衣,宴於會同館;遣行人邊信、劉亢齎絨綿、綺紗羅賜王。

按「中山世鑑」云:王在位四十六年;洪武二十八年十月五日,薨。今「實録」二十九年後尚書「王貢如常」;豈未訃於朝耶!

武寧编辑

明洪武二十九年丙子,武寧嗣位。

「中山世鑑」云:武寧,察度世子。元至正十六年生,四十一歳嗣位。違父遺命,荒於禽色,日夜逸遊;諸侯多背,尚巴志討滅之。在位二十六年。

「明史」、「實録」云:察度卒,子武寧遣三五良亶訃告於朝。永樂二年正月,成祖遣行人時中往祭,賻以布帛;詔武寧襲爵。詔曰:『聖王之治,協和萬邦;繼承之道,率由常典。故琉球國中山王察度受命皇考太祖高皇帝,作屏東藩,克修臣節;曁朕即位,率先歸誠。今既歿,爾武寧乃其世子,特封爾爲琉球國中山王,以承厥世;惟儉以修身、敬以養徳、忠以事上、仁以撫下,克循茲道,作鎭海邦,永延世祚。欽哉』!四月,山南王弟汪應祖亦受封於朝。應祖,故山南王承察度從弟。承察度無子,遣命應祖攝國事。

元年,常遣長史王茂朝貢。會山北王攀安知遣使善住古耶貢方物,丐賜冠帶、衣服以變國俗;成祖許之。至是,應祖遣使隗谷結致來朝貢方物,且奏乞如山北王例賜冠服。成祖遂遣使齎詔封之,賜如所請,偕其使倶還。三年,行人時中使琉球還,王遣三五良亹奉表貢方物,謝襲封恩;賜衣幣,宴於會同館。已,又遣養埠結制等賀萬壽聖節。時山北王攀安知、山南王汪應祖亦遣貢,應祖又遣寨官子李傑赴國子監受學;賜衣如例。

四年,王及山南王、山北王皆表賀元日,王遣寨官子石達魯等六人就學;賜衣鈔有差。王進閹者數人,成祖不受。

按前使汪楫「記」云:『「世讚圖」云:「洪武二十九午,王即位;凡在位二十六年・其國繼世嗣位,類先自立而後請於朝」;故所紀嗣位之年,與中朝遣封之時多不合。然明初貢使時通,封、卒年歳不應參差如是。即云洪武二十九年嗣位,中更靖難,赴告踰期;顧在位二十六年,則永樂之末尚宜無恙。何五年遂有祭賻之典?即按「中山世鑑」云:「武寧在位二十六年,卒於永樂十九年辛丑;向巴志於永樂二十年立,與「世纉圖」所記同,皆非是。遍問國中老戍云:「武寧,永樂四年受封;薨於永樂三年,在位十年」。尚巴志既滅山南、山北,遂并滅中山王,合三國爲一,而奉其父思紹爲王。「明史實録」:『永樂五年,世子思紹缶其父武寧之喪,來請嗣爵」;若合符節爲不謬云。

察度至武寧凡二傳,共五十六年。

思紹编辑

明永樂四年丙戌,思紹即位。

「明史」、「實録」云:永樂五年四月,世子思紹遣三吾良亹貢馬及方物,別遣使以其父武寧訃告;成祖命禮部賜祭賻,詔思紹嗣王爵。【按「中山世鑑」云:「宣徳三年,封尚巴志爲中山王,乃追封其父思紹爲王」;非也。追封之王,主不入廟;今先王廟中有思紹神主,其及身爲王,明矣。況「實録」又鑿然可據無疑也。】

六年,王遣使阿勃吾斯奉表貢方物,謝襲封恩。時山南王汪應祖亦貢馬。各賜鈔、幣。

七年,王遣使賀萬壽聖節,山南王汪應祖亦貢馬;各賜衣幣。

八年,王遺三吾良亹朝貢,山南王汪應祖亦遣使賀萬壽聖節;皇太子皆賜之鈔、幣。王遣官生模都古等三人入國子監受學,皇太子各賜巾衣、靴絛、衾褥帳具。通事林佑本中國人,啓請賜冠帶;從之。

九年,王遣三吾良亶賀元旦,偕王相之子懷徳、寨官之子祖魯古入國子監受學。又遣使坤宜堪彌貢馬及方物;疏言:『長史王茂輔翼有年,請陞茂爲國相兼長史事』。又言:『長史程復【一作朱復】,饒州人;輔臣祖察度四十餘年,勤誠不懈。今年八十有一,請命致仕,還其郷』。悉報可。

十年,王遣使賀元旦、山南王汪應祖亦入貢;已又遣使賀萬壽聖節。成祖賜鈔、幤,又賜琉球生夏布襴衫、絛靴。

十一年,王兩遣使貢馬,偕寨官子郎同志久等三人【一作三十人。】入國子監受學。已又與山南王汪應祖各貢馬;賜鈔及永樂錢。

十二年,王遣使賀元旦,遣三吾良亹貢馬及方物;賜鈔、幣。皇太子賜琉球生益智毎等二人羅布衣各一襲及襴衫、靴襪、衾褥、帷帳,從人皆有賜。成祖賜鄔同志久等三人衣、鈔。

十三年,成祖遣行人陳季芳【一作若】等齎詔封山南王汪應祖世子他魯毎爲琉球國山南王。時應祖爲其兄達勃期所弑,各寨官合兵誅達勃期,推他魯毎攝國事。他魯毎表請襲封,故遣使往,並賜誥命、冠服及鈔萬五千錠。王及山北王攀安知倶各遣使貢方物,王世子尚巴志亦遣使宜是結制貢馬及方物,賜文綺三十表裏。

十四年,王遣三吾良亶貢馬及方物,已又遣使貢馬。山南王他魯毎亦遣使來貢,謝襲封恩。

十五年,王及山南王他魯毎倶遣使貢,賜賚甚厚。已,又與世子尚巴志各遣使貢馬。

十六年,王兩遣使貢方物;成祖賜使者冠帶、鈔、幣有差。

十七年,王三遣使貢馬及方物。

二十年,王遣使賀元日,已又遣貢方物。

二十一年,世子尚巴志遣使奉表貢方物;皇太子命禮部宴勞之。

二十二年二月,王訃聞於朝,命禮部遣官賜祭,賻以布帛。九月,遣行人周彝齎勅以行。【一作「仁宗嗣位,命行人方彝詔告其國」。】

按「中山沿革志」云:『思紹,永樂五年嗣位。二十三年卒,在位十八年』;非也。王在位十六年,永樂十九年薨。今「明史」、「實録」二十年以後,尚書「王貢如常」。至二十二年,始訃於朝;未詳其故。

尚巴志编辑

明永樂二十年壬寅,尚巴志嗣位。

「中山世鑑」云:尚巴志,佐鋪按司思紹嫡子也。洪武五年壬子生;洪武二十五年壬申,年二十一,嗣父思紹爲佐鋪按司。賞罰不違,視民饑如己饑、民寒如己寒。先,起兵攻滅東大里按司,諸按司歸之者甚衆;遂進兵攻落中山,奉其父思紹爲中山王,復滅山北王攀安知。及思詔卒,尚巴志嗣位;又親率兵攻滅山南王【永樂十四年丙申,山北亡;宣徳四年己酉,山南亡。】當元延祐中,琉球國分爲三;其後百有餘年,交攻七十餘戰。尚巴志嗣位,而後琉球國又合爲一統。永樂二十一年癸卯秋,遣使奏日:『我琉球國分爲三者百有餘年,戰無止時,臣民塗炭。臣巴志不堪悲歎,爲此發兵山南、山北;今歸太平。伏願陛下聖鑒,不違舊規,給臣襲封。謹貢土産馬及方物』。大明皇帝賜詔云:『爾琉球國分,人民塗炭,百有餘年。比爾義兵復致太平,是朕素意。自今以後,愼終如始,永綏海邦,子孫保之。欽哉!故諭。」【尚巴志之奏及成祖之諭,「明史」、「實録」皆不載;姑存以備考。】

「明史」、「實録」云:洪煕元年,仁宗遣中官柴山齎勅至國,封世子尚巴志嗣中山王。勅曰:「昔我皇考太宗文皇帝躬膺天命,統御萬方;恩施均一,遠迩歸仁。爾父琉球國中山王思紹,聰明賢達,茂篤忠誠;敬天事大,益久弗懈:我皇考良用褒嘉!今朕纉承大統,念爾父没已久,爾其嫡子,宜俾承績。特遣内官柴山齎勅,命爾嗣琉球國中山王。爾尚立孝立忠,恪守藩服;修徳務善,以福國人。斯爵祿之榮延於無窮,尚其祗承,無怠無忽』!仍賜冠帶、襲衣、文綺。方仁宗遣山時,貢使已兩至,表稱世子賀成祖萬壽聖節;至是,始知改元。是年,凡四遣使貢馬及方物云。宣徳元年,王遣使貢方物,謝襲封恩。附奏曰:『臣祖父昔蒙朝廷大恩,封王爵,賜皮弁冠服。洪煕元年,臣奉詔襲爵,而冠服未蒙頒賜』。宣宗命行在禮部稽定制,製以賜之。先是,仁宗遣封已賜冠帶,而王復以爲請;故宣宗特賜以皮弁冠服。王遣使鄭義才進香長陵,義才言:『海風壞舟,附内官柴山舟得達。乞賜一舟歸國,且便朝貢』。宣宗命行在工部與之。已,又兩遣使貢馬及硫磺;賜襲衣、靴襪有差。

二年,王兩遣使貢方物;時山南王他魯毎亦遣使進香長陵。

三年,王遣使鄭義才貢馬及方物,謝賜皮弁、海舟。宣宗賜義才等冠帶及金織紵絲襲衣,餘皆素紵襲衣。宣宗以朝貢彌謹,遣使齎勅勞之,并賜王紵絲、紗羅、錦緞。已,又遣内官柴山、副使阮漸齎勅賜王金織紵絲、紗羅、羢錦。

四年,王遣使表貢,賀萬壽聖節;已,又兩遣使貢馬及方物。山南王他魯毎亦兩遣使入貢。倶賜宴及鈔、幣,又命山南王使齎勅及鈔絹歸賜王。【汪「記」云:『自是,山南王不復遣使;蓋併於中山矣。永樂十三年以後,山北王攀安知不復入貢;則山北先山南而亡者十四年矣』。】

五年,王四遣使入貢;宴賚如例,仍賜王鈔二萬一千七百六十錠。

六年,王兩遣使入貢,又表貢馬及金、銀器皿謝賜錦幣。

七年,宣宗以外國朝貢獨日本未至,命内官柴山齎勅至四,令王遣人往日本諭之。明年,來朝;宣宗命行在工部給中山貢使漫泰來結制海舟一,以貢使言來舟損壞故。是年,王遣使入貢者凡四;宴賚如例。

八年,王遣使入貢者凡二;宴賚如例。

九年,王遣使貢馬及方物,已又遣使謝賜衣服、海舟;宣宗賜幣有差,仍命齎勅及幣歸賜王。

十年,王遣使謝。禮部尚書胡濙奏:量遣正、副使從人一二十人赴京,餘悉留彼處給待;從之。

正統元年,英宗頒賜「大統暦」;適王遣貢使伍是堅至,令是堅齎囘勅諭王及日本國王源義。王再遣使貢馬及方物,使者至福建,如例止具貢物以聞,其自攜螺殼九十、海巴五萬八千失於自陳,有司以漏報没入;使者籲請給値,英宗命行在禮部如例給之。後浙江市舶提擧司王聰復以爲言,英宗謂禮部曰:『海巴、螺殼,遠人貧以貨殖;取之奚用!命悉還之,仍著爲令』。

二年,王遣陪臣義魯結制等貢馬及方物;奏稱:『本國各官冠服,皆國初所賜,年久朽幣;乞更賜』。又言:『本國遵奉正朔,而海道險阻,受暦之使或半載、一載方返』。事下禮部;覆奏,命冠服本國可依原降造用,「大統暦」福建布政司給與之。

三年,遣使義魯結制等貢馬及方物;賜幣有差。

四年,遣使梁求保入貢,已又遣阿普禮是等入貢;賜宴、幣如例。巡按福建監察御史成規疏言:『琉球使臣倶於福建停憇,通事林惠、鄭長所帶番梢人從二百餘人,除日給廩米外,其茶、鹽、醯、醤等物勒折銅錢,按數取足;稍緩,輒肆詈毆,漸不可長』!事下禮部,以爲於例止日給廩米,一切費宜悉罷之。其通事人員不行禁地,請治罪。英宗以遠人,姑示優容;令移文戒諭之。

五年,王遣歩馬結制等貢馬及方物;宴賚如例。先是,朝貢者朝參出入,皆給馬;至是,令止給正、副使,著爲令。

「中山世鑑」云:賜尚姓,自茲始。自是定例:二年一貢。巴志在位十八年,壽六十八;正統四年末,薨。

尚忠编辑

明正統五年庚申,尚忠嗣位。

尚忠,尚巴志第二子。洪武二十四年辛未生,五十歳嗣位・正統七年,遣長史梁求保入貢;以巴志訃告,乞嗣位。英宗遣給事中兪忭、劉遜齎詔至國,詔曰:『昔我祖宗恭天明命,君主天下;無間遠迩,一視同仁。海外諸國,咸建君長,以統其衆。朕承大寶,祗奉成憲,用圖永寧。故琉球國中山王尚巴志,爰自先朝恭事朝廷,勤修職貢,始終如一。茲既云亡,其世子尚忠敦厚恭愼,克類前人;上能事大,下能保民。今遣正使給事中兪忭、副使行人劉遜齎勅封爲琉球國中山王,以主國事。爾大小頭目人等,其欽承朕命,盡心輔翼,惇行善道;俾國人咸樂太平,副朕仁覆蒼生之意』。并勅王曰:『爾遣長史梁求保奏,爾父王尚巴志亡歿,良深悼念!特遣使命爾爲琉球國中山王,以主國事。爾宜篤紹爾父之志,益堅事上之誠。敬守臣節,恭修職貢;善撫國人,和睦隣境:庶幾永享太平之福。仍賜王及妃皮弁冠服、金織襲衣、幣布等物』。當忭等未至,忠已兩遣使貢馬及賀明年元旦,猶稱世子云。

九年,王遣使入貢者四。使臣梁囘奏:乞一海船以便歳時朝貢;從之。

十年,王遣使入貢者二;宴賚如例。十一年,王遣使入貢者二;宴賚如例。

按「中山世鑑」云:王在位五年,壽五十四;正統九年,薨。而「實録」十年、十一年尚書「王貢」,紀年參差有誤。

尚思達编辑

明正統十年乙丑,尚思達嗣位。

尚思達,尚忠子。永樂六年戊子生,三十八歳嗣位。正統十二年,遣長史梁求入貢;以其父尚忠訃告,請襲爵。三月,英宗遣給事中陳傅、行人萬祥諭祭故王尚忠,封世子思達嗣王。勅曰:『爾比遣長使梁求等奏,爾父王尚忠亡歿,良深悼念!特封爾爲琉球國中山王,繼承爾父,主理國事。爾宜篤紹先志,敬守臣節;恪修職貢,簡任賢良,善撫國人,和睦隣境,以保國土』 。仍以皮弁、冠服、常服及織金紵絲、羅緞等物賜王。復詔諭其國臣庶盡心輔翼,各循理分;毋或僭踰,俾凡國人同樂雍煕,副朕一視同仁之意。王遣通事蔡讓等貢馬及方物;宴賚如例。

十三年,王遣使入貢。

十四年,王遣使梁同等貢馬及方物。時福建尤溪、沙縣方有寇警,所司請緩期三月,始達。已,又遣使馬權度等入貢,王叔尚金福亦貢馬及方物;賜衣幣、冠帶,命權度齎勅並綵幣歸賜王及王妃、王叔。

景泰元年,遣使百佳尼朝貢;景帝命齎勅並文綺、彩幣歸賜王及妃。通事程鴻言:『船壞不能返國,願以賜幣造船』。禮部請移文福建三司,聽其自造,不得擾民;從之。已,又遣使梁回貢馬及方物;宴賚如例。

二年,王遣使察都等入貢,亦以自備工料造船爲請;禮部言:『今福建地方被賊,人艮艱窘;宜令其候本國進貢通事李敬等回日,附載歸國』。從之。已,又遣使亞間美等入貢。王在位五年,壽四十二;正統十四年己巳,薨。無子,乃立王叔尚金福爲王。

尚金福编辑

明景泰元年庚午,尚金福即位。

尚金福,巴志第六子。洪武三十一年生,五十三歳即位。景泰二年,景帝遣左給事中喬毅【「殊域周咨録」作陳謨。】、行人童【一作董】守宏諭祭故王思達,封其叔尚金福爲中山王。金福兩遣使入貢,猶稱王叔;蓋命未達也。四年,王四遣使入貢;宴賚悉如例。在位四年,壽五十六;景泰四年癸酉,薨。

尚泰久编辑

明景泰五年甲戌,尚泰久即位。

「中山世鑑」云:泰久,尚金福第一子。永樂十三年乙未生,四十歳即位。

「明史」、「實録」云:金福既卒,其弟布里與其子志魯爭立,焚燒府庫,兩傷倶絶。所賜鍍金銀印,亦鎔壞。國人推尚泰久權國事。景泰五年,泰久以聞,并請鑄印頒賜;命所司給之。已,又遣使入貢,表稱「琉球國掌國事王弟尚泰久」;景帝命齎勅及綵幣歸賜王弟。六年,王弟兩遣使入貢;遣給事中嚴誠【「殊域周咨録」作李秉彝。】爲正使、行人劉儉爲副使,齎詔封王弟尚泰久嗣王。詔曰:『帝王主宰天下,恒一視而同仁;藩屏長率國中,或同氣以相嗣。朕躬膺天命,撫馭諸侯。琉球國王尚金福既薨,其弟尚泰久性資英厚,國衆歸心;茲特遣使齎勅封爲琉球國中山王。凡彼國中遠近臣庶,宜悉心輔翼,罔或乖違;長堅忠順之心,永享太平之福。故茲詔示,咸使聞知』。又勅王曰:『爾自先世恪守藩維,傳及爾兄,益隆繼述;敬天事上,久而愈虔。屬茲薨逝,軫於朕懷!爾乃王弟,宜紹國封;特遣使齎詔封爾爲琉球國中山王,並賜爾及妃冠服、綵幣等物。爾尚砥砺臣節,懷撫國人。欽哉』!

七年,遣使入貢,猶稱「王弟」;及册封後遣使入謝,又遣使入貢。

天順二年,王遣使朝貢者三。

三年,王遣使李敬貢馬及金銀器皿;疏言:『本國王府失火,延燒倉庫銅錢;請照永樂、宣徳間例,所帶貨物以銅錢給賜』。禮部以銅錢係中國所用,難以准給;宜將估計鈔貫,照舊六分京庫折支生絹,其四分移文福建布政司收貯。紵絲、紗羅、絹布等物,依時値關給。從之。王遣使亞羅佳其等入貢;宴賚如例。

四年,王遣使入貢。

五年,王遣使王察等貢馬及方物。

六年,王遣使程鵬等貢方物;宴賚悉如例。

「中山世鑑」云:諸寺諸山建立大鐘,皆王所鑄。在位七年,壽四十六;天順四年庚辰,薨。

按思逹,非金福子也;「中山世鑑」誤。「汪記」引「世纉圖」云:「泰久,係尚思逹之弟」;而「實録」則云「金福之弟」 。蓋「實録」止以請封之疏爲據,他無可攷也。

尚德编辑

明天順五年辛巳,尚德嗣位。

尚德,向泰久第三子。正統六年辛酉生,二十二戍嗣位。天順六年,遣使入貢;以泰久訃告。英宗命吏科右給事中潘榮、行人司行人蔡哲充正副使往祭故王泰久,封世子尚徳爲王。詔曰:『朕紹帝王之統、纉祖宗之緒,主宰天下,一視同仁;撫馭華夷,靡間遐迩。惟爾琉球國僻居海島,密爾閩中;慕義來庭,受封傳業:蓋有年矣。故國王尚泰久克勤篤誠,敬天事人;甫餘六載,倏爾告終。先業攸存,可無承繼!其世子尚徳性資仁厚,國衆歸心;茲特遣正使吏科右給事中潘榮、副使行人司行人蔡哲齎詔往封爲琉球國中山王,仍賜以皮弁、冠服等件。凡國中官僚士庶,宜同心輔翼,作我外藩。嗚呼!循理謹度,永堅率俾之忠;親族睦隣,丕冒咸寧之化。故茲詔示,悉使聞知』。

七年,王遣使崇嘉山等入貢;宴賚如例。

成化二年,王遣使程鵬等貢馬及方物;賜宴及衣幣。

三年,王遣長史蔡璟入貢;賜幣。

四年,王遣使程鵬,已又遣使讀詩貢馬及方物;倶賜衣幣。

五年,王遣長史蔡璟入貢,又遣使査農是等入貢;宴賚如例。

「中山世鑑」云:尚德君徳不修,朝暮漁獵,暴虐無道。鬼界島叛,不朝貢數年;王自將攻伐之,歸彌自滿,以致敗亡。在位九年,年未三十;成化五年己丑薨,壽二十九歳。世子幼稚,國人廢之;奉内間里主御錙側,是爲中山王尚圓。

思紹、尚巴志至尚德凡七傳,共六十四年。

尚圓编辑

明成化六年庚寅,尚圓即位。

「中山世鑑」云:尚圓,北夷伊平人,即葉壁山也。永樂十三年乙未生,字思徳金。其先不可知;或曰義本讓位,隱北山,疑即其後也。一云葉壁有古嶽,名天孫嶽;尚圓即天孫氏之裔也。父尚稷,爲里主。尚圓生有異瑞,年二十四,始渡國頭來仕中山。尚金福時,始給黄帽。尚泰久時,領主内間;内間之民皆親愛之。時久旱,田苗皆槁;獨其田不雨而潤,民驚傳爲異。王懼,載妻子隱避一十四年,徳日懋。尚金福聞其賢,召爲黄帽官,轉御鎖側,即今耳目官也。誾誾侃侃,萬事當理,德著民懷。尚德嗣位,多行不義;尚圓極諫云:『君用財,若無窮;殺人,若不勝』。尚德怒,不聽;再避隱於内間。尚德卒,世子幼稚,羣臣殺之於眞玉城;請御鎖側立爲王,以安國家。尚圓固讓,不獲;乃至首里,即位。除其虐政,順民所喜;山林隱逸,隨材器使:遠近蠻夷皆歸心焉。

「明史」、「實録」云:成化七年,尚圓遣使蔡璟等入貢;以父尚德薨來赴,請襲爵。憲宗遣戸科都給事中丘弘爲正使、行人司行人韓文爲副使,齎儀物行慶弔禮,封世子尚圓爲中山王。弘行至山東,病卒;改命兵科給事中官【一作管】榮偕文往。

八年,王遣長史梁應貢馬及方物;宴賚如例。

九年,王遣王舅武實入貢,謝襲封恩。

十年,王遣使沈滿志等貢馬及方物;宴賚如例,仍以鈔、絹酬其自貢物値。滿志等乞如舊制折給銅錢;不許。

十一年,王遣使程鵬入貢;附奏乞如常例,歳一朝貢。憲宗勅王曰:『王使朝貢,已如例賞賜遣還。近福建鎭守官奏:通事蔡璋等還次福州,殺人劫財,非法殊甚!今因使臣還,特降敕省諭。勅至,王宜問璋等故縱其下之罪,追究惡徒,依法懲治。自後定例:二年一貢,止許百人,多不過加五人。除正貢外,不得私附貨物並途次騒擾,有累國王忠順之意。其省之』 。

十二年,王遣使梁應等入謝;會憲宗立皇太子,應因奏乞如朝鮮、安南例,賜詔齎囘。禮部以琉球、日本、占城皆海外國,例不頒詔;憲宗特命降勅,并以錦幣歸賜其王及妃。

十三年,王遣使李榮奉表謝恩。已,又遣程鵬貢馬及方物,復請歳一遣使朝貢;不許,命如前勅。王在位七年,壽六十二;成化十二年,薨。

尚宣威编辑

明成化十三年丁酉,尚宣威攝位。

「中山世鑑」云:尚宣威,尚圓之弟。宣德五年庚辰生。少育於兄;九歳,從兄渡國頭,至中山爲黄帽官。尚圓卒,世子尚眞年十三,宣威攝國事;六閲月,國人樂附。後引尚眞,掖就王位,己東向立,退隱於越來,其年卒。【「汪録」:「世纉圖」云:「丙申八月四日,卒」。】壽四十八,諡「義忠」。今其子孫尚存。

尚眞编辑

明成化十三年丁酉,尚眞嗣位。

尚眞,尚圓世子。成化元年乙酉生,年十三嗣位。成化十四年,遣長史梁應等請襲封;憲宗命兵科給事中董旻爲正使、行人司右司副張祚爲副使,齎詔之國,封世子尚眞爲中山王,賜皮冠服、金鎮犀帶,並以綵幣賜王及妃。應等具奏,仍欲一年一貢;不許。

十五年,王遣使李榮朝貢、迎封册;賜宴及衣幣。

十六年,王遣使馬怡世入謝;附奏乞如舊制,不許。

十八年,王遣使貢馬及方物,乞以陪臣子蔡賓等五人於南京國子監讀書;令有司如舊制,歳給衣服、廩饌。王又以不時進貢爲請,禮部言其意實假進貢以規市販之利,宜勿聽。禮部又言:曰琉球國進貢,舊例到京少則四、五十人,多則六、七十人;倶給賞有差。迩因各國進貢率多奸弊,毎國止許五七人,不過十五人到京,餘倶留邊以俟。今福建以例止容正議大夫梁應等十五人赴京,既已給賞;餘六、七十人倶留布政司,宜發官帑以次均給:庶不減削太甚,失柔遠之意』。從之。

二十年,王遣使程鵬貢馬及方物;奏:『永樂年間所賜船,破壞已盡,止存其三;乞自備物料,於福建補造』。部議許造其一。

二十二年,王遣使蔡曦貢馬及方物。

二十三年,遣陪臣馬審禮等貢方物謝恩。至則孝宗嗣位登極;四月,賜冠帶、衣幣,仍命頒詔賜王及妃錦幣。

弘治元年;王遣使皮揚那等從浙江入貢;孝宗命却之,以貢道當由福建,且貢非其時也。皮揚那等具以國王咨禮部文,言『成化二十一年,本國正義大夫程鵬等進貢囘國,報知皇太子册妃,乃遣使表賀並貢方物』。禮部言:『琉球入貢,雖與例限不合;然遠人之情可念。況箋文、方物已至京,難於終卻;請暫賜容納。後仍以舊例裁之。或因福建風水不便,取路浙江;亦令審實奏請,方許起送。今次所給正、副使綵縀等物,宜如舊例;番伴、從人減半,以示裁仰之意。從之。時蔡賓亦隨貢使至,言『成化中,讀書南京國子監,今吏部侍郎劉宣時爲祭酒,特加撫恤。乞容執贄於宣所致謝』。許之。

三年,王遣使馬仁等進香;別遣王舅麻勃都入貢,奏稱:『本國來貢人員,近止許二十五人赴京;物多人少,恐致疎失』。又謂:『本國貢船抵岸,所在有司止給口粮百五十名,其餘多未得給』。孝宗命來京許増五人、増口糧二十名。

五年、七年,皆遣正議大夫梁德入貢;賜王錦縀、宴賚德等如例。

九年、十三年,皆遣正議大夫鄭玖入貢;賜王錦縀、宴賚玖等如例。

十五年,王遣使入貢,請於福建補造海船以便往回;從之。

十六年,王遣使呉詩等往滿剌加國收買貢物,遇風舟覆,詩等百五十二人漂至海南登岸,爲邏卒所獲;廣東守臣以聞,孝宗命送詩等於福建守臣處給糧瞻養,候本國貢使歸之。

十七年,王遣使具言:前使遭風未回,致失二年一貢之期;至是,補貢。納之。武宗登極,命行人左輔頒詔至國。正徳二年,王遣王舅亞嘉尼施等貢馬及方物,奏乞毎歳一貢。禮部議:『琉球在昔,朝貢不時;至成化十一年,因使臣不法,勅令二年一貢。今彼因入貢違期,故爲此奏以飾非。宜勿聽』。武宗特許之。長史蔡賓奏乞自備工料,修造貢船二隻;禮部議行鎭、巡官驗實量修,不必改造。賓復奏,武宗曰:『令二船拆卸補造,第勿過式』。

四年,王遣正議大夫程璉入貢。

五年,請以官生蔡進等五人入國子監讀書;許送南監,仍給衣廩等物如例。

六年,王遣正議大夫梁能;七年,又遣正議大夫梁寛等貢。宴賚如例。

十年,王遣長史陳義;十一年,遣正議大夫梁龍貢馬及方物。宴賚如例。

十二年,王遣正議大夫陳義入貢。

十三年,遣長史蔡遷;十五年,遣長史金良貢馬及方物。宴賚悉如例。

嘉靖改元,王遣王舅達魯如尼進香、貢方物,慶賀。詔賜王及妃錦幣;勅王仍遵先朝舊例越二年一朝貢,毎年不過百五十人,仍命福建巡按御史査勘驗放。

三年,王遣長史金良等二十人入貢。良言:其國先有正議大夫鄭繩領謝恩方物渡海,風漂未至;而表文在此,請得先進。許之。明年,繩至,言方物以舟敗;至是,復進。福建守臣以聞,世宗命就彼中宴賚,遣還方物,令所司轉運;仍令繩齎勅轉諭日本國王,令捕繋倡亂者以獻。

五年,官生蔡廷美等請就國子監讀書;令禮部照例給廩米、薪炭及冬、夏衣服。

「中山世鑑」云:王在位五十年,天姿明敏;又能謙己受益,繼述父業,治道大明,政刑咸備。年六十二歳,以嘉靖五年薨。

尚清编辑

明嘉靖六年丁亥,尚清嗣位。

尚清,尚眞第五子。【「汪録」云:『天纉王子』;非是。中山王無稱天纉王者。】弘治十年丁巳生,年三十一歳嗣位。

嘉靖七年,遣正議大夫鄭繩等進貢,請襲封;繩等囘至海中,溺死。

九年,又遣蔡瀚入貢,申前請;禮部以襲封重典,命福建鎭、巡官査訪申報。瀚請遣讀書官生蔡廷美等四人還本國婚姻;給賞幣布有差。瀚又言:『來經日本,日本國王源義晴託齎表文,乞赦其使臣宋素卿之罪;併乞新勘合、金印,復修常貢』。禮部驗其文倶無印篆,言倭情譎詐,不可遽信;勅琉球國王遣人傳諭日本,令擒獻首惡、送囘擄去指揮,奏請裁奪。

十一年,正議大夫金良齎國中人民結状,請册封;世宗遣吏科左給事中陳侃爲正使、行人司行人高澄爲副使,齎詔之國。詔曰:『朕恭膺天命,爲天下君。凡推行乎庶政,必斟酌夫古禮。其於錫爵之典,未嘗以海内外而有間焉。爾琉球國遠在海濱,久被聲教;故國王尚眞夙紹顯封,己踰四紀。茲聞薨逝,屬國請封,世子尚清徳惟克類,衆心所歸,宜承國統。朕篤念懷柔之義,用嘉敬順之誠;特遣使齎詔封爾爲琉球國中山王,仍賜以皮弁冠服等物。王宜愼乃初服,益篤忠勤,有光前烈。國中耆俊臣僚,其同寅翼贊,協力匡扶。尚殫事上之心,恪盡臣藩之節;保守海邦,永底寧謐』。又勅王曰:『惟爾世守海邦,繼膺王爵;敬順天道,世事皇明。爾父尚眞自襲封以來,恭勤匪懈;比者薨逝,良用悼傷!爾以冢嗣,國人歸心,理宜承襲。茲特遣使封爾爲琉球國中山王,並賜爾及妃冠服、綵幣等物。爾宜祗承君命,克紹先業;修職承化,保境安民:以稱朕柔遠之意』。

十三年,遣正議大夫梁椿入貢,表稱「世子」;時詔命猶未達也。

十四年,陳侃等還,言海中風濤之險,多藉神庥,不致顛覆;乞賜祭,以答神貺。禮部議:令布政司設祭一壇;報可。王遣王舅毛實等入貢、謝恩;宴賚如例,仍以錦幣、雜物賜王。先是,王以金四十兩饋侃等,不受;實等並以金奏進,世宗命侃等受之。

十七年,王遣使陳賦入貢;宴賚如例。

十九年,王遣長史梁梓貢馬及方物,奏請補造海船四以便續貢;許之,禁不得違式。

二十年,王遣使殷達魯等入貢;宴賚如例。

二十一年,長史蔡廷美招引漳州人陳貴等駕船之國,適與潮陽船爭利,互相殺傷;廷美乃安置貴等於舊王城,盡沒其貲。貴等夜奔,爲守者所掩捕,多見殺;於是誣貴等爲賊,械繋送福建。廷美齎表將赴京陳奏,巡按御史徐宗魯會同三司官譯審別状以聞,留廷美等待命。得旨:『貴等違法通番,著遵國典重治。琉球既屡與交通,今乃敢攘奪貨利、擅殺我民,且誣以賊;詭逆不恭,莫此爲甚!蔡廷美本宜拘留重處,念素係朝貢之國,姑且放囘;後若不悛,即絶其朝貢。令福建守臣備行彼國知之』。

二十二年,王遣正議大夫陳賦等貢馬及方物;宴賚如例,並以禮幣報王。王請遣官生梁炫等歸娶。時炫等就學南監已踰七年;詔給資糧、驛騎,遣人護歸。

二十四年,王遣長史梁顯入貢,送還朝鮮漂流人口;宴賚如例。二十六年,王遣陳賦入貢,賦與蔡廷會偕來。廷會祖蔡璟,閩人;永樂中,撥往琉球充水手,而産籍在閩。與給事中黄宗概上世有親;至是,廷會來,宗概與交通饋謁。事覺,逮下詔獄。禮部請並罪賦,革其賞;世宗曰:『陳賦無罪,賞如例。蔡廷會交結朝臣,法當重治;念屬貢使,姑革賞示罰。蔡璟既永樂中撥出,何得於中國置産立籍?行撫、按官勘明處分』。

二十八年,王遣正議大夫梁顯入貢;宴賚如例。

二十九年,王遣官生蔡朝用等五人詣京,請入監讀書;許之。

三十二年,王遣長史梁炫入貢;宴賚如例。

三十四年,王遣正議大夫梁碩入貢,具言貢舟至港,其勢必壞;請令使臣買海上民船駕還。詔福建守臣覈状聽買,不得過大。又請放官生蔡朝用等歸國省親;許之,遣使送歸。

「中山世鑑」云:王聰明智斷,剛強英毅,能振其祖尚圓、父尚眞遺緒。國中事,多所興革;至今法守。東北屬國大島,嘉靖十六年恃遠絶貢不朝;王遣將往征之,復守朝貢如常。王在位二十九年,壽五十九歳;嘉靖三十四年,卒。

尚元编辑

明嘉靖三十五年丙辰,尚元嗣位。

尚元,尚清第二子。嘉靖七年戊子生,年二十九歳嗣位。嘉靖三十六年,尚元遣正議大夫蔡廷會等入貢,請襲封。先是,三十五年倭寇自浙敗還,入海至琉球境;中山王世子尚元遣兵邀撃,盡殲之,得中國被掠人金坤等六名。至是,廷會等入貢獻還;因言『窮島遠人,須乘夏令,遇南風汛始得歸國。乞如三十四年例,毎歳自行修買歸舟,不候題請』。世宗嘉其忠順,許之;仍賜勅奬諭,賞銀五十兩、綵幣四表裏。有功人馬必度及廷會等,倶厚賜。

三十七年,遣給事中呉時來、行人李際春爲正副使。無何,時來疏論大學士嚴嵩奸邪状,嵩言其畏航海之役,故生事妄言;世宗怒,杖時來遣戍,改命刑科給事中郭汝霖爲正使,偕際春以行。

三十九年,汝霖等尚未行,而正議大夫蔡廷會入貢,奉表謝恩;稱受其世子命,以海中風濤叵測、倭人出沒不時,恐使者有他虞,獲罪上國,請如正徳中封占城故事,遣人代進表文、方物,而身同本國長史梁炫等齎囘詔册,不煩遣使。廵按御史樊獻科以聞,下禮部議。言:『琉球在海中諸國,頗稱守禮,故累朝以來,待之優異;毎國王嗣立,必遣侍從之臣奉命服、節册以往。今使者未至,乃欲遥受册命,則是委君貺於草莽:其不可一也。廷會奉表入貢,乃求遣官代進;昧「以小事大」之禮,棄世子專遣之命:其不可二也。昔正徳中,流賊爲梗,使臣至准安,撫按官暫爲留住,候事寧即遣貢闕下。占城國王爲安南所侵,竄居他所;故令使者齎回勅命,乃一時權宜――且此失國之君也。造無稽之詞以欺天朝,援失國之君以擬其主其不可三也。梯船通道,柔服之常;彼所藉口者,特倭人之驚風濤之險耳。不知探賓之輸納、貢使之往來,杲何由而得無患也:其不可四也。當時占城雖領回詔勅,然其王沙古卜洛猶懇請遣使,爲蠻邦光重。且廷會非世子面命,又無印信文移;若遽輕信其言,萬一世子以遣使爲至榮、謂遥拜爲非禮,不肯受封,復上請使如占城,將誰任其咎哉!其不可五也。乞令福建守臣以前詔從事便。至於未受封而先謝恩,亦非故典;宜止許入貢方物,候受封後方進謝恩表文』。世宗從之。

四十一年,汝霖等始奉詔至國。詔曰:『朕受天命,主宰寰宇;凡政令之宣布,惟成憲之是循。其於錫封之典,遐迩均焉。爾琉球國遠處海陬,聲教漸被;修職效義,閲世已久。故國王尚清顯荷爵封,粤踰二紀。茲者薨逝,屬國請封。世子元,朕念厥象賢,衆心歸附;是宜承紹國統。特遣正使刑科右給事中郭汝霖、副使行人司行人李際春齎詔往封爲琉球國中山王,仍賜以皮弁冠服等物。王宜謹守禮度,益篤忠勤。凡國中官僚耆舊,尚其同心翼贊以佑王,飭躬勵行,用保蕃邦。故茲詔示,咸俾悉知』。王遣其舅源徳偕汝霖等入謝。初,王以金四十兩餽汝霖爲謝,卻之;至是,源徳等齎所餽金請命。世宗謂朝廷命使無受謝之義,詔聽汝霖等辭。尋以二臣遠行著勞,各賜銀、幣。

四十二年,王遣正議大夫鄭憲入貢,送還中國漂流人口;世宗降勅褒諭,賜繦幣。憲因奏本國亦有流入中國者,乞命守臣恤遣;下其疏於瀕海所司。

四十四年,王遣長史梁灼貢馬及方物,送還本國北山守備鄭都所獲中國被掠人口。世宗嘉王忠順,再勅奬諭,仍賜銀五十兩、綵幣四表裏;灼、都各二十兩、一表裏。隆慶改元,王遣使入貢;宴賚如例。

二年,王遣使入賀;宴賚如例。

三年,王遣守備由必都等歸日本掠去人口。守臣以聞,穆宗以王屡效忠誠,賞銀、幤同前,仍賜勅奬勵;由必都等給銀、幣有差。

五年,王遣正議大夫鄭憲入謝,又歸被掠人口;再勅奬勵、賜銀、幣給賞如前。遣南監受學官生梁照等三人歸國;從王請也。王在位十七年,壽四十五歳;隆慶六年,薨。

尚永编辑

明萬暦元年癸巳,尚永嗣位。

尚永,尚元之第二子。嘉靖三十一年生,年二十一歳嗣位。萬暦元年,遣使入貢,請襲封;禮部行福建鎭、巡官査勘。又送還被掠人民;奬賚如例。

二年,世子遣王舅馬中叟、長史鄭佑等十八人入貢,賀登極;宴賚如例。

三年,世子兩遣使入貢。

四年,世子遣正議大夫蔡朝器等貢方物;如例給賞外,神宗命毎五日另給鷄、鵞、米、麺、酒、果以示優異。以戸科左給事中蕭崇業爲正使、行人謝杰爲副使,齎皮弁、玉圭往封尚永嗣王。崇業等疏言四事:一、頒去詔勅如彼國懇留,宜加例俯循其請。一、秩祀海神,合擧祈、報二祭。一、造船宜專責府佐,副以指揮二員,造完一併隨行。一、飮食、物用、弓矢、器械以及觀星占風、聽水察土、醫卜技藝之流畢備,許酌暈取用。悉如所請。

五年,正議大夫梁灼入貢,表稱「世子」;時崇業等尚未行也。

八年,齎詔至國。詔曰:『朕受天明命,君臨萬方;薄海内外,罔不來享。延賞錫慶,恩禮攸同。惟爾琉球國遠處海濱,恪遵聖教;世修職貢,足稱守禮之邦。國王尚元紹序膺封,臣節罙謹。茲焉薨逝,悼切朕衷!念其侯度有常,王封當繼。其世子永,徳惟象賢,惠能得衆;宜承國統,永建外藩。特遣正使戸科左給事中蕭崇業、副使行人司行人謝杰齎詔往封爲琉球國中山王,仍賜以皮弁冠服等物。凡國中官僚耆舊,尚其協心翼贊,畢力匡扶,懋猷勿替!於承先執禮,益虔於事上;綏茲有衆,同我太平:則亦爾海邦無疆之休』。勅王曰:『惟爾先世,守此海邦;代受王封,克承忠順。迨於爾父元,畏天事大,益用小心;誠節懋彰,寵恩洊被。遽焉薨逝,良用悼傷!爾爲冢嗣,克修厥美;羣情既附,宜紹爵封。茲特遣使封爾爲琉球國中山王,并賜爾及妃冠服、彩幣等物。爾宜恪守王章,遵述先志;秉禮守義,奠境安民:庶幾彰朕無外之仁,以永保爾有終之譽』。王遣王舅馬良弼入謝,偕陪臣子鄭週等三人就學;命送南京國子監,如例給衣、糧。

九年,王遣正議大夫梁燦入貢。

十一年,王遣使梁灼入貢。

十五年,王遣正議大夫鄭禮謝恩,別遣使貢方物;宴賞悉如例。明年,王卒;在位十六年,年三十五歳。

尚寧编辑

明萬暦十七年己丑,尚寧即位。

尚寧,尚眞王之孫、尚懿之子。尚永無世子,國人立尚寧;年二十六歳,即位。遣使鄭禮入貢,言國方多事,未暇請封。【萬暦十四年,日本平秀吉僭稱關白,威脅琉球等諸國,皆使奉貢;又慮琉球洩其情,使毋入貢。】

二十七年,寧遣使鄭道等請封;部議不必遣官,但取具該國王舅、法司等官印結與世子奏本,到即頒封。神宗曰:『今既請封,可著選廉勇武臣一員,同往行禮』。

二十九年,禮部右侍郎署尚書事朱國祚言:『琉球國僻處東南,世修職貢。時當承襲,屡遭倭警,延逭至今。既經世子尚寧奏請,相應准封。其該用皮弁冠服、紵絲等項,宜照例應付。遣官已奉明旨,但據其陳乞情詞,援引「會典」,必以文臣爲請;惟聖明裁定』!乃命兵科給事中洪瞻祖、行人王士禎爲正副使往。瞻祖以憂去,以兵科右給事中夏子陽代之。

三十三年,神宗命夏子陽等作速渡海,以彰大信;仍傳諭彼國,以後領封海上者爲定規。先是萬暦二十三年,琉球使臣於霸等爲世子尚寧請封,撫臣許孚遠以倭氛未息,議遣使齎勅至福建,聽來使面領;或遣慣海武臣,同彼國使臣往。得旨:『待世子表請,然後如議頒封』。迨二十八年請封表至,則有用武臣之旨。二十九年,世子再疏乞差文臣,始改後命。於時子陽等方齎勅入閩,而廵按方元彦以濱海多事,偕撫臣徐學聚請仍遣武臣前往。子陽等具言:『屬國言不可爽,使臣義當有終。乞堅成命,以慰遠人』。倶未報。而禮部侍郎李廷機言:宜斷行領封初旨,并武臣之遣而罷之。於是御史錢桓、給事中蕭道高各具疏力言其不可,且云『此議當在欽命未遣之先,不當在册使既行之後;宜行該撫速造海船,勿悞今年渡海之期。候事竣復命,然後定爲畫一之規。先之以文告,令其領封海上,永爲遵守』。從之。於是子陽等齎詔之國。詔曰:『咲恭膺天命,誕受多方。爰曁海隅,罔不率俾;聲教所訖,慶賚惟同。爾琉球國僻處東南,世修職貢。自我皇祖稱爲禮義之邦,國王尚永祗襲王封,恪遵侯度;倏焉薨逝,良惻朕心!其世子寧,賢足長人,才能馭衆;間關請命,恭順有加。念其國統攸歸,人心胥屬;宜膺寵渥,固我藩籬。特遣正使兵科右給事中夏子陽、副使行人司行人王士禎齎詔封爲琉球國中山王,仍賜以皮弁冠服等物。凡國中官僚耆舊,尚其殫忠輔導,恊力匡襄;堅事上之小心,鞏承先之大業:永綏海國,共享昇平。惟爾君臣,亦世世永孚於休』。又勅王曰:『惟爾上世以來,建邦海外,代膺封爵,長固藩維。爾父永,恪守王章,小心祗畏;忠誠茂著,稱我優嘉。遽至長終,良深悼惻!爾爲冢嗣,無忝象賢;既允羣情,宜崇位號。特茲遣正使兵科右給事中夏子陽、副使行人司行人王士禎齎勅諭封爾爲琉球國中山王,並賜爾及妃冠服、綵幣等物。爾宜益虔侯度,克紹先猷,保乂人民,奠安境士:庶幾恢朕有截之化,抑亦貽爾無疆之休』。

三十四年,夏子陽等事竣復命,王遣王舅毛鳳儀及正議大夫阮國入謝,并以二使所卻贐金上於朝;神宗命來使齎回。王附奏:『洪、永間,賜閩人三十六姓,知書者授大夫、長史,以爲朝貢之司;習海者授通事,總爲指南之備。今世久人湮,文字音語、海路更針常至違錯。乞依往例更賜』!事下禮部,寢之。

三十六年,王遣使鄭子孝等十三人入貢;宴賚如例。

三十八年,王遣王舅毛鳳儀、長史金應魁急報倭警,致緩貢期;福建廵撫陳子貞以聞。

四十年,浙江總兵官楊崇業奏報倭情,言『探得日本以三千人入琉球,執中山王,遷其宗器。宜勅海上嚴加訓練』。而兵部疏言:『倭入琉球,獲中山王;則三十七年三月事也』。「世纉圖」云:『浦添孫慶長,即察度王之孫;興於日本,自薩摩洲島擧兵入中山,執王及群臣以歸,留二年。法司鄭迵【法司鄭迥,字利山;嘉靖四十四年,入太學。夏子陽「使録」云:『法司不用三十六姓;今用之,自鄭週始。按週字格橋,萬暦七年入太學;與迥爲兄弟。但鄭週官至長史;爲法司者,則迵也。今傳寫作鄭廻,則尤悞矣。迵乃都通事鄭祿第二子,週第三子;其長曰達,無名迵者。】不屈,被殺;王危坐,不爲動。慶長異之,卒放囘。王在位三十二年,壽五十七歳;泰昌元年,薨。

尚豐编辑

明天啓元年辛酉,尚豐即位。

尚豐,尚永弟、尚久之第四子也。尚寧卒,無世子,國人立尚豐。萬暦十八年生;年三十二歳,於天啓元年即位。【是年改元,頒登極詔,福建布政司轉命衛指揮蕭崇基齎詔至國。】三年,遣使蔡堅等貢硫磺、馬匹,請襲封。先是,定期二年一貢;萬暦間,國被倭難,詔停貢,已十年。至是,以爲言;部議:『本國休養未久,暫擬五年一貢;待册封後,另議』。

五年,豐遣使入謝,并乞封典。

六年,再遣使入貢。

七年,遣正議大夫蔡延等入貢。宴賚悉如例。

崇禎二年,豐遣使入貢,再申前請。命禮官何如寵復以履險糜費,請令陪臣領封;帝不從,乃命戸科左給事中杜三策爲正使、行人司司正楊掄爲副使,齎詔及儀物往封尚豐爲琉球國中山王。

六年,三策等始至國。王遣使入謝。

九年,遣使入貢;宴賚悉如例。

「中山世鑑」云:王通諸藝,始製陶器以贍國用。在位二十年,壽五十一歳;崇禎十三年,薨。

尚賢编辑

明崇禎十四年庚辰,尚賢嗣位。

尚賢,尚豐王第三子。天啓五年生,十七歳嗣位。十七年,遣使金應元入貢,請襲;會中朝道阻,不得歸。王在位七年,壽二十三歳;順治四年,薨。

尚質编辑

大清順治五年戊子,尚質嗣位。

尚質,尚賢之弟。崇禎二年生,年二十一歳嗣位。先是,尚賢請封未報,使者留閩中。至是,與通事謝必振等至江寧投經略臣洪承疇,轉送入京。禮部言:『前朝勅印未繳,未便授封』;遣通事諭旨。

六年,賢弟尚質稱「世子」,遣本國通事周國盛齎表歸誠;隨通事入朝。

七年,遣王舅阿榜琨、正議大夫蔡錦等奉貢入賀,船漂没未達;八年,世祖章皇帝令來使周國盛齎勅歸諭世子。十年,世子遣王舅馬宗毅、正議大夫蔡祚隆等貢方物,繳前朝勅印請封;備言其國王歿,勅即隨葬;惟尚寧未葬,故即以寧勅齎繳。

十一年,又遣官進貢、請封;賜國王蟒縀二、綵縀六、藍縀二、素縀二、閃縀二、錦三、紬四、羅四、紗四,賜王妃綵縀四、閃縀一、藍縀二、素縀三、錦二、羅四、紗四,賞王舅綵縀表裏各四,正議大夫綵縀表裏各三、藍縀一 、紬二、羅二,使者綵縀表裏各二、籃縀一、紬一 、羅一 、紗一,通事從人紗縀、紬布、銀兩各有差。遣兵科愛惜喇庫哈番張學禮爲正使、行人司行人王垓爲副使,賜詔書一道、鍍金銀印一顆,令二年一貢;進貢人數不得過一百五十人,許正副使二員、從人十五名入京,餘倶留邊聽賞。學禮等疏請十事,部議:賜一品麟蟒服,於欽天監選取天文生一人,南方自擇醫生二人,賜儀仗給驛護送,外給從人口糧。至福建,修造渡海船,選將弁二、兵二百人隨行。因海氛未靖,還京待命,未行。今上御極,念遠人延佇日久,譴責學禮等,卒遣行。康煕二年,奉詔勅至國;詔仍順治十一年所頒,勅則康煕元年也。勅曰:『皇帝勅諭琉球國世子尚質:爾國慕恩向化,遣使入貢;世祖章皇帝嘉乃抒誠,特頒恩賚,命使兵科副理官張學禮等齎捧勅印封爾爲琉球國中山王。乃海道未通,滯閩多年,致爾使人物故甚多。及學禮等奉掣回京,又不將前情奏明,該地方督、撫諸臣亦不行奏請。迨朕屡旨詰問,方悉此情。朕念爾國傾心修貢,宜加優卹;乃使臣及地方各官逗留遲誤,豈朕柔遠之意!今已將正副使、督撫等官分別處治,特頒恩賚;仍遣正使張學禮、副使王垓令其自贖前罪,暫還原職,速送使人歸國。一應勅封事宜,仍照世祖章皇帝前旨行。朕恐爾國未悉朕意,故再降勅諭,俾爾聞知』。詔曰:『帝王祗聽應治,協於上下,靈承於天時;則薄海通道,罔不率俾爲藩屏臣。朕懋纉鴻緒,奄有中夏;聲教所綏,無間遐邇。雖炎方荒畧,亦不忍遺。故遣使招徠,欲俾仁風曁於海澨。爾琉球國粤在南徼,乃世子尚質達時識勢,祗奉明綸,即令王舅馬宗毅等獻方物、禀正朔,抒誠進表,繳上舊詔勅印,朕甚嘉之!故特遣正使兵科副理官張學禮、副使行人司行人王垓齎捧詔印往封爲琉球國中山王,仍賜以文幣等物。爾國 官僚及爾氓庶,尚其輔乃王飭乃侯度、協攄乃藎、守乃忠誠,愼乂厥職,以凝休祉,綿於奕世。故茲詔示,咸使聞知』。賜王印一 、縀幣三十,妃縀幣二十。三年,王遣陪臣呉國用、金正春奉表謝恩,進貢;且疏言:『捧讀勅諭,因臣使物故甚多、滯閩日久,將正副使並督撫諸臣處治。但中外均屬臣子,臣躬承天庥,不能少爲諸臣之報,而反重爲諸臣之累;臣何人斯,豈能宴然清夜』!上命還學禮等原職;賜國王蟒縀二、綵縀四、藍縀二、素縀二、閃縀二、錦二、紬二、羅二、紗二、賞王舅綵縀表裏各四、羅四、靴一雙、綵縀三、紫金大夫綵縀表裏各四、羅三、靴一雙,使者綵縀表裏各二折鈔、布四,通事從人縀布有差。

四年,中山王遣使進香,并賀登極、進貢,其貢物有在梅花港口遭風漂溺者;奉旨:免其補進。

五年,補進貢物;奉旨發回。又令應進瑪瑙、烏木、降香、木香、象牙、錫、速香、丁香、檀香、黄熟香等十件不係土産,免其進貢;其硫磺,留福建督、撫收貯;餘所貢方物,令督、撫差人解送。其來使不必齎送到京,即給賞遣回。

六年,命貢使仍令齎表入覲。七年,王卒;在位二十一年,壽四十歳。

尚貞编辑

大清康煕八年己酉,尚貞嗣位。

尚貞,尚質子。順治二年生,年二十五歳嗣位。康煕八年,進貢耳目官到京,於常貢外,加進紅銅及黒漆、嵌螺茶碗;照例給賜。惟正使不係王舅,與副使正議大夫賞同。

十年,進貢,於常貢外,加進鬃烟、番紙、蕉布;其被風飃失貢物,免其査議。

十三年,進貢,於常貢外,加進紅銅及火爐、絲烟。十八年,補進十七年貢物;除赴京、存留官伴外,其餘員役令先乘原船歸國。

十九年,遣使進貢;奉諭:『琉球國進貢方物,以後止令貢硫磺、海螺殼、紅銅,其餘不必進貢』。貢物,舊有金銀罐、金銀粉匣、金銀酒海、泥金彩畫屏風、泥金扇、泥銀扇、畫扇、蕉布、苧布、紅花、胡椒、蘇木、腰刀、大刀、鎗、盔甲、馬鞍、絲綿、螺盤,後倶免進;外有加貢物無定額,熟硫磺一萬二千六百斤、海螺殼三千個、紅銅三千斤。

二十年,遣使入貢。上以貞恪共藩職,當耿精忠叛亂之際,屡獻方物,恭順可嘉!賜勅褒諭,仍賜錦幣五十;又於常貢内,免其貢馬:著爲例。

二十一年,世子遣耳目官手見龍、正議大夫梁邦翰上言:『先王尚質於康煕七年告薨,貞嫡嗣,應襲爵;具通國結状,請封』。禮部議:航海道遠,應令貢使領封。見龍等固請,部議執不可;上特允之,命翰林院檢討汪楫爲正使、内閣中書舍人林麟焻爲副使。楫等疏陳七事:一、請頒御筆;一、請照例諭祭海神;一、渡海之期,不必專候貢使;一、請帶修船官一同渡海;一、請給關防;一、請増兵護行;一、請預支俸銀。奏上,御筆大書「中山世土」四字賜王,特許帶修船匠役隨行,製祭文二道祈、報海神,并給俸二年以往。

二十二年,楫等渡海。先行諭祭故王禮,諭祭文曰:『朕受天景命,君臨萬邦;殊方海澨,罔不賓服。凡有恪共藩職、累世輸誠,則必生加錫命之榮,歿隆賻卹之典。所以旌揚歸附、柔懷荒遠,垂爲國憲,昭示億年。爾琉球國中山王尚質,式廓前徽,誕膺世祚;作藩屏於南海,輯圭瑞於中邦。浮航貢賮,凛遵王享之規;踰險求章,虔秉朝宗之志。方謂河山永固,帶砺之胙常存;何期霜雪遄零,松柏之姿忽謝!眷言藩服,朕實傷焉!爰沛褒綸,優加祭卹』。賜卹銀一百兩、濶絹五十疋。次行册封禮,詔曰:『朕躬膺天眷,統御萬邦;聲教誕敷,遐爾率俾。粤在荒服,悉溥仁恩;奕葉承祧,并加寵錫。爾琉球國地居炎徼,職列藩封;中山王世子尚貞屡使來朝,貢獻不懈。當閩疆反側、海寇陸梁之際,篤守臣節,恭順彌昭;克殫忠誠,深可嘉尚!茲以序當纉服,奏請嗣封。朕惟世繼爲家國之常經,爵命乃朝廷之鉅典;特遣正使翰林院檢討汪楫、副使内閣中書舎人加一級林麟焻,齎詔往封爲琉球國中山王。爾國臣僚以及士庶,尚其輔乃王,愼修徳政,益勵悃誠;翼戴天家,慶延宗祀:實惟爾海邦無疆之休。故茲詔示,咸使聞知』。又勅王曰:『惟爾遠處海隅,虔修職貢;屬在冢嗣,序應承祧。以朝命未膺,罔敢專擅;恪遵典制,奉表請封。朕念爾世守臣節,忠誠可嘉!特遣正使翰林院檢討汪楫、副使内閣中書舍人加一級林麟焻齎勅封爾爲琉球國中山王,並賜爾及妃文幣等物。爾祗承寵眷,懋紹先猷;輯和臣民,愼固封守:用安宗祉於苞桑,永作天家之翰屏。欽哉!毋替朕命』。賜王蟒縀、錦幣三十疋,妃二十疋。

二十二年,遣法司王舅毛國珍、紫金大夫王明佐等謝封。汪楫等回京,復爲題請遠人向化,請賜就學;奉旨:准令就學。

二十五年,王遣官生梁成楫、蔡文溥、阮維新、鄭秉鈞四人入太學,附貢使耳目官魏應伯、正議大夫曾夢船,桅折傷秉鈞,飃至太平山修船。

二十七年,始到京;上令照都通事例,三人日廩甚優,春秋四季賜袍掛、衫袴、靴帽、被褥倶備,從人皆有賜。又月給紙筆墨硃銀一兩五錢,特設教習一人,又令博士一員督課。

三十年,貢使耳目官温允傑、正議大夫金元達到京,國王請官生歸國;賜宴,各給賞雲縀、紬布等,乘傳厚給,遣歸。

三十二年,王遣耳目官馬廷器、正議大夫王可法等入貢方物;宴賚有差。

三十四年,遣耳目官翁敬徳、議正大夫蔡應瑞入貢。

三十六年,遣耳目官毛天相、正議大夫鄭弘良入貢。

三十八年,遣耳目官毛龍圖、正議大夫梁邦基入貢。

四十年,遣耳目官毛得範、正議大夫鄭職良入貢;毛得範行至杭州,病卒。

四十二年,遣耳目官毛興龍、正議大夫蔡應祥入貢。

四十四年,遣耳目官温開榮、正議大夫蔡肇功入貢。

四十六年,遣耳目官馬元勳、正議大夫程順則入貢。

四十八年,國中多災,宮殿盡焚;颱颶頻作,人畜多死、草木皆枯。

遣耳目官向英、正議大夫毛文哲入貢。是年七月十三日,王卒;在位四十一年,壽六十五歳。

尚益编辑

大清康煕四十九年庚寅,尚益嗣位。

尚益,尚貞王世子尚純之子。尚純爲世子,時先卒;尚益以嫡孫嗣位,年三十三歳立。康煕五十年,遣耳目官孟命時、正議大夫阮維新入貢。五十一年七月十五日,王卒;立三年,未及請封。

尚敬编辑

大清康煕五十二年癸巳,尚敬嗣位。

尚敬,尚益第一子。年十四歳,康煕五十二年立。是年,遣耳目官毛九經、正議大夫蔡灼入貢;灼至福州,卒。

五十四年,遣耳目官馬獻功、正議大夫阮璋入貢。

五十六年,遣耳目官夏執中、正議大夫蔡温入貢,且告曾祖尚貞與其父尚益之喪,請襲;疏云:『琉球國中山王世曾孫尚敬謹奏:爲請封襲爵,以效愚忠,以昭盛典事。臣曾祖尚貞,於康煕四十八年七月十三日薨逝。臣祖尚純爲世子,時早已棄世;臣父尚益未及請封,已於康煕五十一年七月十五日薨逝。念臣小子,曾孫承祧;然侯服有度,不敢僭稱。王業永存,循例請襲。俾臣拜綸音於海島,砥柱中流;膺誥命於波區,雄藩外甸。謹遣陪臣耳目官夏執中、正議大夫蔡温等虔齎奏請,伏望聖恩體循臣曾祖事例,乞差天使封襲王爵;上光寵渥之盛典,下効恭順之微忱:庶藩業得以代代相傳,預祝皇恩世世不朽矣』。

五十七年六月朔,遣翰林院檢討海寳、編修徐葆光充正副使往封。

五十八年,又遣耳目官向秉乾、正議大夫楊聯桂入貢;聯桂行至通州,病卒。海寶等於五十八年六月朔至國,諭祭、册封、諸宴禮皆畢;五十九年二月,海寶等自琉球還,代請官生入太學讀書,並請給海神、天妃春秋祀典,皆蒙准行。王遣王舅向龍翼、紫金大夫程順則入貢並謝封,貢金鶴、盔甲、馬鞍等物;賜宴賚有差。詳載第二卷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