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淵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三十六

卷第三十五 丹淵集 卷第三十六
宋 文同 撰 宋 家誠之 撰年譜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刊本
卷第三十七

陳眉公先生訂正丹淵集卷三十六

    宋  蜀 文 同與可 撰

    明  吳 毛 晉子晉

       蜀 李應魁務滋同叅

       吳 吳一標建先

  墓誌

   屯田郎中石君墓誌銘

嘉祐七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朝奉郎守尚書郎

中知遼州軍州兼管內勸農事輕車都尉賜緋

魚袋借紫石公以疾卒於公舘其子蒼舒奉衛

輤車還長安⺊㠯熈寧元年八月庚申塟于萬

年縣鳴犢鎭之某村蒼舒以同嘗遊於其父子

之間以疏麗公之高行凢六七致而不倦其辭

愈勤而愈哀將求同之文寘公之所藏同自視

孱呐何以盡公之休懿然豈忍不受其子之惓

惓勉爲次之公諱某字君瑜世居關中曾祖某

祖某生五代荒季之末耻食之粟潜遁自高父

某累封太常博士母李氏封清河縣君太博旣

生于國𥘉聞其父祖說前朝穢凟攘劫之亂謂

今有天子在汳除灑潔袚一布休治鋪張建置

文采爛蔚輦轂之下士民恬安於是遂擕家以

東公因生於京師占籍祥符縣公少舉進士繇

開封府荐景祐元年一中上第調孟州河隂縣

主簿縣踞汴渠之咽歲驅兵夫十萬餘厮折寘

滅堅菑揵以瀉其流絶滎波直王城㑹長淮通

東南之漕給中都事務㝡嚴劇大農毎歲度諸

郡之榖峙於縣以禀其用所領內者非精徤有

智數則禍其囏而使令謾誣受賕矣公始任卽

當此衆未信其能評之他負蟻入公制以術部

後先無相躐才鋒森然批斷翦翦無一粒宿于

外日日用此道𡍼謡誦之遂著名矣再授扶溝

縣主簿王畿之吏大抵尚因循好取譽民狃悍

猾務不直以亂治亡所尊畏侮慢驕狠或時執

上官短長側睨若相角急則投銗筩撾登聞鼓

矣公至不能耐一切根排剷劀䋲以國律無所

借宥久之惡少相教敕避去曰是不如他人慎

無犯入卽𩐎汝肉矣一邑歛手翕息不敢議公

令嘗間語公謂寰內之治難以比諸外當少寛

取無事以去不爾忽失慮中其竒安可悔公曰

用法有內外之異非朝廷所以待天下之意也

愚職在奉𦔳惟知以狥公爲稱不知其餘矣事

在齟齬令輙入告公獨處之益辦內史鄭文肅

公聞而喜謂其僚曰石君新進乃能如此後日

有𫝑位何施而不宜優詞荐之改大理寺丞知

虹縣虹屬宿當江淮楚泗之㑹俗尙雜惡昧利

而嗜訟令始至先以事鈎之旣得乃緣其間巧

刻放橫肆㔾所欲以求縣如其意後窮訊暴其

情反詰之伏出卽飛不穩語攅嘷旅吠中外諠

誻往往爲立獄令不勝頋被謫若此者屢矣公

𥘉來謁守守視公少年易之撼以虹治留公假

州局公曰奉詔書不敢私自免試往臨之苟有

可以上關願府無見爽相庇頼事不枝柱政無

難爲矣守頷之曰然旣至嚴肅閉黙不露缺𡾟

釁衆莫測其端涯但密記姦桀䟽捕幾軰白府

逐他所自是一境平靜㠯善譽聞富人責租使

其奴歐逋者疻之公曰奴罪當然教之者主耳

并錄之主懼匿不出捕急其徒計賂人代焉至

廷下公曰是富人𫆀衣冠則爾其質乃賤隷袒

視之膚革皸SKchar果其家役僕也杖去直得其主

而坐之自是疆宗大姓俯首躡地栗不敢鼓踵

謂神爲公矣亡命多聚居辟𨻶晝則人夜相結

爲盗推剽寇敓入舟撇大浪杳不得其所之廵

徼日㠯告求問莫𫉬民苦此公爲立法以閭里

編戸什伍相保信一敗並繫無貸悉感懼相伺

察訖公去無人遺一金至今長老道公卽歎息

矣遷殿中丞移綿州羅江縣蜀人柔良畏事索

摩撫公易虹治一用清簡未逾時縣事㔾告無

所設簿書凝然械杻積蠧廡下徒吏偃倨門宇

終日居甿不識追胥之擾盡力田事新黌舍聚

良子弟置師教之親爲講說義訓使循服其父

兄感泣入謝相與謀寫公之狀于浮屠示世世

無忘公成都士人盛甲天下其學術文章平日

常相高不肯下服文潞公鎭蜀當貢士先時考

官重其人人亦多豫以他事解不得巳爲之須

柬輯奥大深險之目以苦之幸入等少不毁巳

舊常若此潞公尤愼之歷計部吏舉無如公者

請公起公未行衆巳曰其人矣及取士名出日

皆人常所願其得之者下帖然無一語明年登

第十不遺一二聞者無不嘉其精工還朝以太

常博士通判許州尋改永興軍公雖佐者然獻

齒𭛌煦輭潜咨密啓府寔頼之有猾盗屢抵法

黥竄嶠外者數矣毎迯其家隱區落深密間出

用兇力爲人患人不敢正視孽久益劇後捕得

法當流海上獄入公建說安撫使誅之安撫使

怒瞪公曰通判欲使我撓法殺人耶公端色緩

起曰愚非敢以刺骨事公者但陛下用公鎭京

兆豈特區區若他郡吏守三尺事大小一委公

以便宜殺一巨姦安知不治公之民數十百乎

公在此渠敢衊公治奈何安撫使悟從公議明

日一府讙譟皆曰非貳車不宥惡盗蔓日以滋

矣改屯田員外郎大祫加都官員外郎遷職方

員外郎三白渠穿涇屬之渭延衺二百里漑田

無慮數千頃衣食億萬長安華原倚以爲命國

家爲設官專總其事毎秋稼罷鳩役釃闢及壤

通蕩無害一不如制壅閼潰壞乃不霑足民遂

竊决爭以死繇有司惰忽不厪力矣楊宣懿公

辟公知渠事公自谷口行視且曰涇流夲無窮

率嘗不能㠯饒者用之乖方也役作公督利夫

二萬築堰岸上植表䥴溝枝分股注舊歲一過

猶不給自公監乃二過有厭矣六縣之土蒙𬒳

灌沃禾𮮐登倍易民之訟以爲謳歌距今不衰

矣遷屯田郎中知慶成軍丁太夫人憂服除賜

緋衣銀魚知遼州遼鄙小所治當陿阸前人忽

之不事事吏頑惷民貧有欲訴者亡地益窘偪

公爲之籍記簿調賦役瘍濯而莩飼之宛轉旬

月成就人咸安之詔求舉堪清要吏梁丞相爲

大鹵嚴峭少合特取公應書進之宰相方將汲

用而公遂病至不起享年五十二嗚呼公少好

學博覽兼記其譔述有尺度名聲鏘然爲人器

宇儻蕩疎眉廣口望之魁崛偉人也喜大節善

論議於世務纎悉無不該䆒聽之灼灼皆可立

施用者與人欵曲接以恩意無一不相能故死

之日上下咸嗟悼之娶李氏封南陽縣君知書

史爲婦姑蹞歩以禮閨帷矩範鄰里矜法自公

死不復御文繡日蔬食誦佛書治家嚴嗃訓子

孫益不容自放男一人蒼舒雋慧修爽雜習可

喜攻詞章善草𨽾前爲高陵縣主簿諸公譽之

女一人適大理評事裴正民柔淑婉嬺克禀儀

法孫若于人公有文集凡十卷所以爲銘銘曰

  石以嚳源 康叔有孫 靖伯之支

  碏爲純臣 漢𡚒恂恂 萬石一門

  昶魏守萊 東陵始遷 至愷過江

  從官晉元 仲覽于唐 所秩亦尊

  後頗班班 雖晦有人 公世關中

  孝謹所蕃 起嘘其熒 將熖以燉

  服采吏塗 爀然厥聞 宜積勠勤

  𫝑乆且燔 群章交加 進天之閽

  洊試于州 朱遼兩𨎚 治居窮嵓

  胥甿樸渾 公爲輯齊 宜有畢完

  求賢下書 外委要官 太原得公

  亟喜以論 上將寘之 崇資顯班

  厄乗其期 中壽以淪 人嗟謂天

  孰云而神 公胡不留 德俾在民

  昔旟東征 今柩西還 御羞之隣

  鳴犢之原 山蟠水紆 問龜其言

  此地吉良 可棲公魂 公其來安

  以侈後昆

   屯田郞中閻君墓志銘

公諱某字某其先太原人五世祖某嘗爲唐安

郡從事因家焉曽祖某有異行鄉䣊稱慕陳文

忠公咸平中仗使節慰撫二蜀蒐獵幽隱表言

其高朝廷下粟帛褒寵之祖某安善固節不樂

仕進考某贈屯田郞中妣封旌德縣太君郞中

旣嗣累世令德之後薰濡染漬刻意於學酣SKchar

典冊顚倒熟爛尤喜左氏春秋㝡爲學者左右

采𫉬持去精義以下其他師淳化中順賊起郡

邑大擾郎中盡委去貲槖挈家所有書居二江

野外奥曲賊不能到處穴地藏之曰貨財吾不

屑此書如爲兵火蹂燼後求無有也事平出之

使子弟日夜講解誦習要之爲名儒故有如公

者子焉公天聖五年郡舉進士南宫𩔖其所程

文奏入高等覆試廷下唱第裁得同學究出身

公進撫陛楯辭不願就願復隷他日薦書意甚

切上使中貴人㠯温語諭之乃巳調佐永興軍

醴泉縣間益自勉造爲詞章遂鎻主簿㕔以起

於是中八年進士乙科授本軍推官論代丁旌

德憂外除𥙷涇州幕用舉者改著作佐郎知彭

州濛陽縣遷秘書丞太常博士監在京左廂店

宅務以郎中喪去職終制授屯田員外郎通判

定州今丞相昌𥠖韓公時爲經畧使判府事事

一切委公凢有可㠯古義裝潤表䟽使理趣較

明有條紀不難諭者非㠯公無誰爲之丞相視

公禮特厚轉都官員外郎賜五品服御史闕詔

近臣上有行誼者𥙷之今孫少傅抃爲中丞㠯

公名聞衆憚公端勁難揉遂執𬽦議以罷拜職

方員外郎知開封府縣縣治盡京城之半事目

苛冗復爲彊家巨宗佩貴挾姦侵撓紀律䥴折

下戸錮理專利以居於巳公至逾月皆懔懔自

約不敢引手探公緩急孱賤孤弱始得開蕩喑

噎吐爲和氣至今議者談治赤之最公先也㠯

屯田郎中知礠州礠人鈍縵少文公爲立學選

師㠯教育之躬自臨視較試藝術旌引能者厲

𩛙不逮故風尙藹然一變椎俗民旣禮讓事亦

休簡未幾移江南西路提㸃刑獄臨川郡丞南

昌從事皆大臣子弟倚藉𫝑力放肆貪暴前按

察者率皆頋忌遮護陽不省問公視事卽鈎治

之狀得聞上逐去由是列郡傾聳震惕食飮眠

𥧌不忘檢戒江南民雖嘗以訟自喜然有㠯詿

誤入法者前人諱惡之槩嘗以例移管他處公

閱籍指辨盡還之鄕𡊮州分宜縣具獄上兄弟

二人者斸家發柩取物敗其重意悉綴結增就

一與其弟本非矣弟癡騃庸懦㔾悉臣也公視

直曰兄乃賊弟何預爲是必有以力轉其情

者屬有司謹驗卒如公言各㠯罪免群論稱嘆

謂公神明矣公行廬陵有婦人來自嶺南遣婢

持尺𥿄詣公傳言夫死無所附願得適人以圖

北歸望公閔肯書此貴人無疑納我公謂曰若

主何在令自來婢去公曰外有人矣是將有利

其財而爲之謀以我爲信者黙令捕之寔爲無

頼者誘給以覬其所齎裝公致之獄道此伏罪

而遣良校護送婦人歸京虔州民私貿鹽以自

業世世習抵冐雖毒懲痛斷然不肯少悔者朝

廷旣亦以厚格當所𫉬故捕吏務多得其狀名

至𠒋者取所賞往往鍜錬平罪以當其所酬公

下論切戒謂不可復者比㑹信豐令嘗繫此等

囚逮二百人公引前一二簡詰𫉬犯實者五之

二自是鹽獄遂省至今人謳歌之嘉祐六年

月二十七日公權虔守事且出聚僚吏區決如

平時罷歸食疾作藥不及下以卒年六十五也

公方重端梗簡介靜嘿自讀書便好追訂古聖

賢所㠯立言示後世之意其爲文章浩蕩閎碩

騰高踔遠解理析義夷易明白西南士人宗師

之其講議世故開列政要原所以治亂之端與

夫所以致之之由如誦說可聽以紀性孝友事

親生死無少怠養亡弟諸孤恩意益厚如㔾子

善草隷得法然甚惜不妄寫以與人於世少合

凢取交於人必始卒用信無以寒𤍠易其守韓

丞相最爲知公方將薦用公而公⿺辶處亡矣鳴呼

其命也𫆀公先娶勾氏早世再娶李氏贈司空

(⿱艹石)拙之孫太子洗馬綽之女柔懿恭惠治內有

法封同安縣君先公而卒男三人曰高叟曰眞

叟並𥙷太廟齋郎曰孟叟 -- 臾 ?舉進士皆𬒳慈訓敦

厲素業非所以隕墜公之所植者女一人嫁前

進士毛世勣以治平元年十一月某日塟於𣈆

原縣白馬鄕飛鳬里之先塋於其塟也韓丞相

㠯詩悼之眞叟以同嘗論文於公之左右來求

銘爲之銘曰

  測古之深 蹈道之高 極其端涯

  靜不以勞 偉然充中 仁磨義軋

  孰司其關 久不使發 有地十州

  旣嘗少施  曾不滂洋 大故呂隨

  孰謂乎公 而⿺辶處及此 天其昌之

  有書有子


丹淵集卷三十六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