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丹淵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三十七

卷第三十六 丹淵集 卷第三十七
宋 文同 撰 宋 家誠之 撰年譜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刊本
卷第三十八

陳眉公先生訂正丹淵集卷三十七

    宋  蜀 文 同與可 撰

    明  吳 毛 晉子晉

       蜀 李應魁務滋同叅

       吳 吳一標建先

  墓誌

   都官員外郎錢君墓誌銘

亡友去私諱衮姓錢氏懷安軍金堂縣人生七

年而孤其世父良絕器之教養若巳子去私性

淳篤寛言笑嗜學諸兒挽引與𭟼不過畧就其

處巳復還几案對簡冊爾嘗䆿誦詩書終卷不

亂旣冠文章道𧨏鴻麗通愽翕然聞兩蜀間士

大夫爭求交之慶曆𥘉舉開封府進士試廷下

不中遂歸曰吾術其未至耶郊居外人事盡取

所有書日夜攷究騰高入深裒擥剔抉無所不

得以爲其所有猶曰未也是歳秋賦尚不肯應

書太守集賢林侯槩力起之且緩期以待去私

爲出並諸生試侯取去私爲第一人明年遂中

甲科調江陵節度推官老姦夙黠不敢侮妄時

故相劉公沆臨府剛嚴峭勁少所推借嘗謂去

私曰君始仕而論事多與法合豈少習之耶去

私言是安假習法與人情何嘗甚相遠若處之

平心自可决不疑矣公是之他日見其所爲文

歎曰君事業有如此簿書豈可乆相仍哉薦之

再授京兆府掌書記晏元獻最愛去私嘗召與

語終日文潞公來雍以賔佐自隨朝廷改去私

定國軍幕潞公留之屢試以難劇皆辦稱其才

文章奬奏遷著作郎知河南府登封縣縣有嵩

陽書院師席乆倚生徒盡散落去私盡料邑人

子弟之良者遣徃教之四方之士來者皆留其

中嵩陽之學至今爲盛蓋去私至後始能如此

京洛之民窳墮事末利不重墾稼去私爲遍詣

田間相視指度溝泉壠壤藝食桑稻以法授其

民飽煖之頴許之人轉流而占籍者歲歳加益

嵩少天下山水最佳絕處巒嶺澗谷幽深奥䆳

道祠佛宇布若聯罫前朝高爽傲逸之士遺迹

如昨今秘書監劉公几與去私爲泉石之友間

常歩入以極其勝連月忘返而縣無廢事遷秘

書丞簽書興州判官㕔公事州在崎嶇山壑之

中民吏椎質諸不如事向官此者但務一切去

私爲其整比次娖條理巨細無有違矢興遂名

治郡至今襲用其術改太常博士屯田員外郎

賜服五品鳯翔𥂕厔縣望遷澤置馬務監牧使

舉去私主之兼知縣事縣介岐雍土田演沃民

高貲常以雄横相鎭迮素號難治去私一以至

誠治之乆而其下不敢以毫髪不可事徼倖於

去私治平刺陜西義勇其法不問衣冠與下戶

皆籍人甚駭恐去私爲白府免不聽移書轉運

使爲奏朝廷從之衆始安嘗有兩詞詣去私辨

客有紿其所不直者厚納其金陽爲將以言於

去私所易其獄去私理之自如其人出逼客復

取金去私知但黙笑待客如平時外人益信去

私之公且謂去私仁人長者而指客不若犬SKchar

閭巷籍籍交口頌罵客竟以羞死改都官員外

郎今韓大參爲三司使奏去私通判其府事未

報而去私卒治平三年六月十七日也享年五

十三去私爲人情地夷曠無有徑路而所與之

遊者無賢不肖皆得其歡心而去私𮌎中辨其

所以爲賢不肖者寔皎然爾事世父孝謹尤篤

嘗以其所當遷官具情㠯聞上且曰臣伯良有

大恩於臣願求授之天子嘉焉命遂下廪給之

贏盡分致其族以至及其故舊所不能自濟者

其於自奉裁足而巳噐服玩好散置几格人所

欲得隨其取去未嘗有一言之吝其臨政明敏

愛恕不務巧刻辯詰訴訟儻無深非重過皆講

解使去初若寛簡不斷然而淹乆浸漉於人盡

愜其所素意蓋本不欲相疵㾗而後可使復爲

完好者也故毎去人必思之罷登封累年嘗復

過之邑人扶老提穉相與出郊候拜留連不忍

輒去左右送之復如此旣死二曲人有訟不得

其所伸者知其無可柰何則必詣去私殯室𤁋

酒燒幣號泣告訴具道其所以如此不能復見

去私爲其區處之者反覆丁寧而後去此古人

得循吏之稱班於簡册者未必有能過於此宦

意尤泊然不顧計劉丞相晏元獻文潞公最爲

知去私者是數公其力儻畧施於去私則可以

度越倫軰爲顯官貴人而去私未嘗輒一開口

以希其有所進㧞人語之去私終不爲易其所

存同嘗㠯長期遠約待去私者乆矣且不謂遽

然至於如此嗚呼哀哉去私曾祖諱賛祖諱緒

父諱炤贈職方員外郎世世皆用儒學倡於蜀

以春秋名其家毋王氏贈遷居縣太君夫人耿

氏婉靜端素儀度可法自歸去私相與營𩛙

事外齊內明資去私於學以至得第從官在雍

嬰疾遂去世再娶江氏刑部郎中集賢校理同

修起居注林復之女封長安縣君賢而有文去

私没後家甚貧長安安之不戚戚惟督諸子爲

學期以復興門戶爲意男六人端甫端夫端履

端衡端誠端懿女四人長適進士侯去非餘尚

㓜去私有文集二十卷大抵淳重明自長於議

論以熈寧四年二月丙寅塟于盩厔縣仙遊鄕

黄龍原耿夫人祔焉端甫昆仲以同於其父交

遊爲最深者來哭求銘同辭之非矣旣泣且銘

之曰

 嗚呼去私其可謂當世之淑人君子者也寛

 𥙿和懿才明敏給政事文學皆有能譽而其

 官其壽兩不能𫉬夫天之報効於人所以必

 然用善惡之行者同嘗論之精且宻矣今於

 去私又使人置疑於其間也竟何如哉去私

 所有巳不自媿於人其子孫復能嗣其業當

 有復能興大之者嗚呼去私想固無恨矣銘

 去私之墓者同也去私聞之乎嗚呼哀哉

   屯田員外郎羅君墓誌銘

治平二年九月十日職方員外郎羅君登詣同

於成都回車館手授其友進士張簡所爲其先

君行狀一通且曰登將以十一月二十九日葬

先人于晋原文井鄕富饒里伏念先人爲人終

身之大端於世可無愧非以文字載而藏諸墓

則恐不知於後人登罪逆愈深矣敢以此累左

右願哀其𠂻諾之同屢以不敏讓不得退而按

其狀以書其辭云君諱致恭字奉之其先𫎇於

三國時自襄陽來爲廣漢太守其子憲後有功

於晋室封西鄂侯謚曰烈子襲復守廣漢兄之

子尚又爲益州刺史値時擾攘遂家于蜀厥後

累世不顯至君之高曾皆居於卭之安仁自大

父始遷干益之𩀱流君旣生七年而孤與毋閻

依外氏于唐安由是爲其郡人順賊叛唐安先

遭兵君始九歲其外兄閻太古擕君遁逃伏匿

草野賊誅太古收歛其所藏書與君日夜講讀

君能暗誦尚書自堯典至秦誓一起不絕太古

毎稱愛之授以左氏春秋盡通其學君復以其

所能勉勵太古之子顒故有文行爲西南名人

君事母孝閭里以爲法𥘉徙唐安也𩀱流有良

田三百畆毋以君㓜且屬其親句氏者主之句

氏無頼以酒壞其産又反君毋之所託比君冠

一塍亦無有也君問求不得遂絕口不道人詰

之君曰始謀欲其爲吾幹視此田者乃吾毋之

不疑其爲人而諉之耳今其旣■人有異吾母

之所不疑吾將爭之詎不傷吾毋之心乎吾不

爲矣義者深歎之性剛嚴惡人之不以正直

其身尤諱方外怪妄之說與夫鬼神荒惑之事

有語者輒折之不少容故鄕里憚焉築室北城

外使子弟學求名儒爲之師友自身督其業日

考其進否爲勸沮景祐中職方君一舉中進士

第郡人爭欲以文學大其門戶者以君爲之標

榜焉君以慶曆元年三月二十日以疾卒于家

享年五十九累以子官贈屯田員外郎曾祖諱

毅祖諱遵道父諱顯君之配曰樊氏封長壽縣

君君生男二人長職方君也行𧨏粹敏居官人

德之次曰懿爲學有守女二人一適四門𦔳教

張中正一適進士樊厚早世孫四人曰貽孫彭

孫壽孫冝孫銘曰

 君裔本顓𤨏後以國得姓三世守蜀一絕不

 續幾千載無聞人君少時艱難遭盛明始以

 文訓子弟子巳仕漸顯君亦躬受其榮自此

 復綿綿以興矣嗚呼君無恨也

   咸陽主簿任君墓誌銘

君諱某字某性沈敏儀神端厚自入横舎遂好

學凡五經未十歲悉通誦造詞章謹嚴如其爲

人兩舉進士皆首送治平二年與其弟更俱中

第南臺調主京兆府咸陽簿縣居要劇凡西北

使車兵籍徃來之所求索者日月不廢領戸復

䌓夥以曲直來廷下祈取裁辨之者旦暮相纓

紼君始至㑹令尉缺能獨當其事巨細區處各

中其㑹殊不若以經營而累其中者上官咸咨

之君嘗期更共舉賢良方正㑹得符徙筦義谷

稅幸以暇習科業晝夜不自休重㞃因得疾求

歸筦城中開元佛寺萬藥進不効乃革召其孥

諭之曰是理吾固巳知之矣唯父毋官塞上遠

不得一訣此爲恨持入于地下無窮矣言訖乃

告盡享年三十六治平三年六月𥘉八日也秦

蜀之人聞者皆衋然涕洟談其爲人娶雍氏生

男子二人一忠恕年十一歲一小字遺慶君没

一月始生女子四人許嫁廖氏黄氏王氏一方

三歲有文集二十卷皆講道濟時之術乆必傳

者君之先本長安萬年人十二代祖壁自江州

移閬州刺史卒以世亂不歸乃家新井縣八代

祖畹與其兄疇唐元和中繼登進士旣貴遂改

所居鄕里爲二龍鄕三溪爲桂枝村七代祖椿

徒梓州郪縣木𤓰莊今爲郪人曾祖某不仕祖

某贈尚書職方員外郎父某屯田郎中通判原

州毋某縣君雍氏𥘉君赴官從郎中至歧留五

日别去上馬屢顧大泣且戀戀郎中心異之謂

與常殊也後一年郎中表致政得請還里中乃

與其柩歸始悟其長辭巳去年矣於是以某年

某月某日葬於鹽亭縣石闊里西山祖夫人之

塋次郎中以某知君俾其誌君墓銘日

 於惟彦安來將胡爲志大莫充才不以施三

 紀遽去颷驚電馳吾從而文以永爾悲後萬

 千年讀之者誰

   殿中丞杜君墓誌銘

君諱某字某其上世長安杜陵人曾祖知權唐

廣明中與公孫俗者同以醫侍僖宗幸成都後

以劒南山水佳秀愛之乃留居遂爲普安郡人

祖昭少有懿行家饒財里人多從之假貸乆而

有不能自償者見其人愈慰以好語計終不可

責則盡取其劵投諸火不復問衆咸德之父震

性端重喜立風節太平興國詔書下善士爲

鄕里所稱者將官之守臣以震聞旣至闕下辭

不願仕以歸識者咨其高然好學不倦自六經

歷伐史以至曲說小傳皆手冩極精楷校對無

少謬日夜督君從事其中君沈敏强博無所不

覽凡見古人行事卓然有在人所以不能爲之

者未嘗不拊巳嗟誦賞激再三起而疏之於屏

壁牎戶日自省閱又以教子孫復爲其親友良

子弟說是人者所立有如此但人自不能勉爾

勉之何獨其人耶嘗曰予不能仕矣有子行吾

能使爲之兩蜀文士無不延致俾其子與之遊

行遂善其學慶曆中一上中進士今爲都官員

外郎君凡從其子官率以忠義仁恕教其爲政

故行所至以治稱君力矣君生平爽徤少疾嘉

祐五年八月二十日在同州之官舎忽告病漸

革以至不起太子賔客趙公良規時將州素與

君徃來甚厚聞君卒走臨君喪哭之慟爲文祭

之極哀州人無少長皆下泣曰善人死矣享年

七十四君先娶公孫氏乃其先所與同入蜀名

俗者之後先卒贈滎陽縣太君再娶何氏君亡

未幾亦卒贈新安縣太君行以治平四年五月

十三日葬君於華州華隂縣保德鄕仙谷口之

北二里二夫人者從焉君以子恩爲大理評事

致仕再贈殿中丞一子中都君行也二女長適

綿州進士蒲檢次適閬州進士蒲臯孫若干人

中都君與同有閭里之舊同常愛中都君之爲

人和粹温厚見屬銘其父之墓不敢辭爲之銘

銘曰

 祖蒔之父薅之子𫉬之而君擁其資以自燕

 嬉以享乎壽祺以太華之隂而爲之歸茲世

 之所希兮







丹淵集卷三十七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