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丹淵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一

卷第二十 丹淵集 卷第二十一
宋 文同 撰 宋 家誠之 撰年譜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刊本
卷第二十二

陳眉公先生訂正丹淵集卷二十一

    宋  蜀 文 同與可 撰

    明  吳 毛 晉子晉

       蜀 李應魁務滋同叅

       吳 吳一標建先

  雜著

   黄氏易圖後題

易以數變以管攝天下之事物横該直渉窮崇

擴遠幽么隱奥無所不及古之人得一緒而力

引之舒演盤約以系其說滂洋滉漭而𥘉若有

以可紀者究其推合遷就徃徃於端末亦自盩

今之所謂京房之學者是巳房旣受術於焦延

壽延壽嘗謂房必以吾道亡其身後果然豈以

其自置太審而尚鑿者歟取六十卦更直日事

候一歲風雨寒温以効其烖休獨以坎離震兊

號方伯監司以分至專王之氣主之其事疑彊

配不精解勤且勤矣然後人臨文所惑柰何故

吾庶先之論由此而興矣庶先少遊四方博學

善辯議湛思無不曉貫因悟周流六虗之說遂

以完合京之罅漏散八卦所重之畫均諸消息

而著之圖焉終始出入無一誖謬如瑵之聚斗

如輻之擁轂循睨僂指不失倫𩔖復撰明閠衍

圖卦氣三篇以正諸家之未至以辨傳記所以

昧没之意磨神睛𥙷鬼髓庶先之深功厚力也

欲視於世求此題述試爲道其大氐世之君子

考其圖閱其書者皦然若粉墨𢌿𦘕不待講解

而其法自得此吾所以不復區區也熈寧巳酉

孟冬望日墨君堂書

   張景儒先公手澤題後

提刑司勲景儒嘗以其先正尚書公手書十九

帖示其乃公之守成都時通洛中之家問也厚

𥿄細字勻圓滿幅行楷相宻淨無改竄讀之其

間雖與其家人語言然未嘗不以巳之治蜀求

宜于遠人及戒告其子使居官當務以淸愼端

㓗與人恭順爲意者世之人徒知公生平立朝

以風節修謹爲名臣且未知公於其閨門不以

私忘國不以下廢禮亦如是之至也賢人君子

修身治心正家以至于任天下之事豈有內外

大小之異耶其誠固以一矣某今見之於公也

景儒公之苐三子自㓜以孝友聞于人凡公之

寸簡尺札盡能收拾裒聚躬自綴緝褾爲大軸

此其尤完者也景儒謂某曰是不獨自愛以爲

歲時霜露之思蓋將傳諸後世子孫使之知前

人所爲一切不簡妄知信蹈之是無忘乃祖之

懿範矣因捧之愴恨良乆某遂借去展玩累日

乃曰昔袁彖懷其父集未始一日離於身孔休

源每見其親所冩書輒哀慟流涕景儒高行斯

人之徒歟其有開𦘕扇而追悼持遺劒而祭奠

者固未若景儒之所藏眞蹟燦然終身常在乎

其目矣於其將還謹題於後

   魯肅簡公尺牘題後

余過城因問魯肅簡公向時爲縣之遺蹟有言

演覺寺愛山亭之榜公親筆也因徃觀焉徘徊

其下凛然若在其左右歎息良乆顧慕不忍

寺僧可吟復出公書凡六𥿄煙昏雨浥幾至腐

爛乃公去縣後與甘泉經邑眞琛二上人之手

書天禧𥘉仁宗爲皇太子公自秘書丞以右正

言召改戶部員外郎爲諭德仁宗旣卽位公遂

參預大政公生平以剛重㓗直聞天下故𬒳

爲調護之職當時士論無不相慶以謂用人蓋

無誰可踰於公者今觀其字畫與其所以爲書

究其留意於舊故周旋委折諄諄訪問無一事

不至者噫誠忠厚惇實之正人端士也世何有

哉今夫人少相與從遊平居勢相若則嘗欲合

兩心以爲一交內于腹中一日趍所利僅爭頃

歩之差則闊視遠走亟徃先就之旣得乃反靣

不復相誰何狠驁恣肆軒然自以我正當如此

甚者交相詆毁或盡力排迮置死地嘗試㠯視

公彼何等人耶雖然彼二上人者能以道行取

重於公信亦非衮衮浮屠氏之徒耳因囑可吟

令完綴緘鐍之勿妄㠯示人㑹進士李宏隨計

入京可吟委之裝背褾軸俾稱其事宏歸携以

過余且求余䟦其後庶傳之永乆也無疑熈寧

九年丙辰七月癸酉洋州守居灙泉亭記

   八師經題後

佛書載地獄事謂與人間造罪業而死入此者

大小相較各以苦惱報無毫髮荖謬者具言所

以爲報之狀種種怪異初若不可信然徃徃呈

露以警動世俗是果然矣吾友直閣吕縉叔叙

八師經述陳氏子事蹟甚詳宻乃言其自見聞

也如此縉叔性堅正其語且不妄予遂得此本

持歸蜀願鏤板以傳布庶當世有乖矞𭧂戾務

爲不逞者雖曰巳幸免國刑迯天禍完皮革㠯

就死亦使其知幽隂之中法令悽楚𢡖雪不可

得而苟脫矣㠯恐懼故或能易心改行以自懴

首乃此經今人歸依之明效大驗也楞嚴道人

繼舒師善化人者人大信之可主此事付此經

  白狻猊圖賛

   白狻猊圖蓬山太守安子野之見寄也

   子野言世傳此本甚古識者謂陸探微

   之筆郡有𦘕工善摸搭今試使爲此謾

   持去敢求評之余愛其凢用意處非尋

   常𦘕人之所能及此雖不逮前人而典

   刑在矣乃作賛以示子野至陽之精動

   而爲物豪健趫猛力不可屈伊惟狻猊

   質狀仡仡西海之中洲名聚窟厥生其

   間萬里中國請試言之大畧詞曰

肩凥抗衡鬛尾蓬勃口哆舌掉耳衝目突竄海

鈹蛟捎空碎鶻虎豹飮髓犀𧰼嚥骨胇胃欝攂

不敢前捽忽時驚奔天出地没有皓然者來何

歲月陸生探微冩以奇筆筯緊肉怒常憂竊發

後人傳摹粗得髣髴有客好事遠以書逹掛之

高堂氣𧰼𡷾崒毎至昏夜鬼神窸窣瞥然觀之

寒聳毛髮世有此𩔖其勇莫越爲之賛云大愧

孱訥

  𮗜濟大師眞賛并序

   成都府大慈寺有高行僧曰覺濟大師

   繼舒者以某年某月某日殁于其室其

   學人文照其弟子居逸等議葬之於彭

   州九隴縣選勝地而塔焉旣巳又繪其

   像於塔中而恭事之請于常所與徃來

   者文同爲眞賛同爲賛之其詞曰

有上品人學大雄氏了一切法到三摩地自領

秘囑震音西南化同毗耶現比優曇倡導演教

危歷四紀計所悟入屈忘其指在在處處瞻承

光聲歸如羣流望海以傾貴主欽依重侯諦仰

寵服恩名取𢌿天上乃數須盡示㓕浮提孰窮

其端住東院西丹景山前大乘寺側藏固遺燼

表崇高級是咨妙繪圖冩淸眞儀形則然不知

者神

  恠石銘并序

   聶侯友仲立漢學制度宏侈爲二蜀之

   冠當時不知何所得巨石置講堂之後

   質狀恠偉勢若飛動昔孟氏僣竊𫟍囿

   所蓄者皆寧武軍節度使顧璘所進昶

   旣靣縳是物亦散落民間余在成都徃

   徃見於好事者園館凡自璘許來者一

   一皆具欵勒此非耳而其完厚瓌詭上

   下可愛雖到茂灌牛奇章號爲好事諒

   亦未嘗見此者也治平丙午秋余視羣

   進士試於此旦暮環繞其下歎惜之不

   足乃爲之銘其辭曰

廣漢學宮後有奇石磥砢一抱嶔崟九尺怒蜃

驤首狂龍轉脊拏空將飜𡑅地欲坼神乳溜腹

老苔漬額堅包勁膂(⿰氵閠)吐活脉誇殺羽人詠窮

墨客敢告存護千古怪碧

  盧𣏌傳題後

盧𣏌少時巳險矞無正行藉父奕淸名人不識

其醜爲號州刺史號有官豬三千𣏌因奏言豬

患民甚德宗爲徙沙𫟍𣏌復言彼亦陛下百姓

莫如食之便德宗喜曰𣏌守此而憂它宰相材

也乃賜豬貧民立召𣏌爲御史中丞遷大夫遂

以門下侍郎平章事異乎哉𣏌也士大夫立朝

能自以其才結上知而都貴位者於古幾耶蓋

常有所因于人然後可以脫塵泥而薄雲霄矣

彼因之者或未有以能厭於中雖非巳所願求

而它自欲以已爲其重行之至此尚冝逡廵顧

慮擇去就以避天下之大論一失之巳爲當時

所謂君子賢人者姗笑不存錄所服𡍼地矣自

昔帝王命相以夢以卜以自識其器業以得之

於左右正人端士以深知其乆負于海內之望

者旣審矣乃置之巖廊之上朝夕與之講議所

以安養元元之治動神幾宣靈謀崇固萬世大

業而共饗無疆之休烈乃當然爾今𣏌皆不然

獨以豬爲謀而遂至於宰制天下士民之命毁

國章貽主禍頺替壞爛顛覆狼藉如此豈上天

以時將溷亂擾攘不可支持而生𣏌與國俾造

此紛紛者耶無乃先以其兆示人謂𣏌體雖人

而行禽獸故使由畜産以進者耶何其本末輕

賤陋惡若此之甚也天意若曰𣏌狠躁穢衊𩔖

豬故以豬發其身噫𣏌可賤矣然天之所以命

人而作監於其後者亦巳恠矣

   李兊尚書謚議

尚書恬簡和𥙿廉明敏給㓜而警悟有成人之

志壯且該洽中求士之選兩賛府事再涖邑政

居爲僚友之嚮服去得吏民之懷仰常致顯積

用傳淸議道才美者公常在焉慶曆中魚周詢

爲御史中丞好善樂義賞㧞賢俊乃獨表公求

以自副公居臺侃侃甚著風力事畧細故言存

大體上常納其中啓人不知其外迹㑹廣言路

尋當諫職遇有所發彊且不避屢詆重戚謂辱

於要位深排貴寺盡奪其寵勢當時衆論于今

在耳旣膺延閣之命頻委名藩之寄佩越印守

杭符建廣牙握孟節旋旟自鄧典憲在洛泊然

知止還政就第其有斷積訟止𭧂役活𡨚命辨

鬻獄公之在官常所從事行巳至是與人何愧

以壽而没世亦鮮儷易名之典禮具于國謹按

謚法曰履正志和曰莊公之居職乃心夙夜義

不勢屈名非訐取考合懿行宜與此對請謚公

曰莊謹議

   素靈宮醮詞

某年月日具官某今差某官賚香菓醪饌攝行

淸醮于大聖金闕眞元帝君某伏奉十月二十

一日赦書致祭者皇帝因星文謫見肆赦天下

蓋慮方宇之內物有不得其所而寃憤上激以

成茲變者夙夕警懼無或處寧以至避正殿撤

常膳而深自損抑寅畏天戒欽修聖德如此之

至也復命守臣於其境內神靈之所宅皆俾䖍

恪供事以道上如此孜孜之意庶期消伏災沴

以召休應帝君昔嘗顯章威靈SKchar禦元惡棲眞

秘奥光景如在某謹如皇帝詔㫖上薦圭潔伏

望下從人欲埀享精愿攘妖萃祉保衛方國某

無任䖍叩激切屏營之至頓首頓首謹詞




丹淵集卷二十一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