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丹淵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二

卷第二十一 丹淵集 卷第二十二
宋 文同 撰 宋 家誠之 撰年譜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刊本
卷第二十三

陳眉公先生訂正丹淵集卷二十二

    宋  蜀 文 同與可 撰

    明  吳 毛 晉子晉

       蜀 李應魁務滋同叅

       吳 吳一標建先

  記

   成都府玉局觀新建五符幢記

事有絓于荒忽茫昧之中繇曠古及下世無俗

書以傳凡智解狹𣾘不能究度至詆忌蔽人令

弗通思慮所該外物語者率謂狂矞罔誕非經

見乃用擯笑不講錄是皆𫎇塞自淺豈寥然壹

盡大方之理者歟其有導神幾宣靈謀混淪焉

行于亡形以鎭養乎元元使怪厲不作消祓摧

殄不得横悍以肆其姦是術也凡王侯保土社

芘羣品當知嚮服而尊高之渠可嫚忽耶其所

謂蓋太上洞眞靈寳五老赤書云按元始至眞

肇探於太樸之先凝神火庭尋詳曲折煥譯妙

勢爲天奥寳告瑞發應秀映靈都神杖封固長

依跬息大道君玉帝諸眞懇請恭受反復難遴

傾倒切至始賜矜諭敇詣紫微居齋九旬後肯

付𢌿然猶戒禁勿得布下是天所貴重若此不

記從何刼運漏墜人世有聖研極鐫胎剖魄識

其倪緒取安諸隅廣㝢泰寧傳云東京完水壽

時正一道陵患魖魅恣雜闢人鬼使異行植幢

㟭山誓刻嚴毒自是判然幽明不殽至黄唐文

缺重瑑置昭慶道祠歲乆巋然頗剝爛幾泐無

所考宋五世天子英文明睿陞用賢畯命侍臣

趙公抃鎭蜀公致治未朞民物宜順暘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氵閠)孔時

川隰生楙蠶糓登體腹温飫薔訛勃疫淪伏

不起冦兵弭消寂無纖譁頌公平循聲辭邕邕

公固以爲未然復訪悠遠安保方域俾無虞戾

之深計顯効休功件巳設施事可託神亦圖崇

修原掾陳汝玉學廣知博古公具前躬摹秘符

解鈲論辯公得且喜告下趣輯廼相玉局衍基

潔爲靈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築垣繕宫就完種勝初伐石西山𩨳

地深窅材洪執鉅輓致殊力工徒愁嗟求策迷

所一昔𭧂洚涌發漂䃂下磵出道平夷遂可筏

行旣至正晝矞雲叢飛滃然下覆天光明麗景

氣晏恱晻藹高眞䬃若來况都人觀繞驚歎喜

蹈回頸望公祝若父母云護我等亭育撫燾心

精神虔祥報昭露明日授匠矩尺礱爲觚𠏉恭

肖神𦘕鑱勒其上科禁周具供所祈納大坤之

維永永𫎇祐噫大霄妙章上靈秘篆何此羣兆

幸焉覯覿常爲投依以挹厥休千萬億年公惠

無冺一日公戒部吏文同使紀其事同謹再拜

撰辭以獻復𩔖而爲詩以與蜀人使長言之無

窮其辭曰於未物前有氣混茫擴無端崖滉𣾘

汪洋中函神胞孕此威章靈鋩决分飄靑墮黄

布照大空流精發光乃時玉符𫉬于元皇自然

秘文盤葩屈芒支交歧聮蜿䊸結張皇執焉嘻

練于洞陽瑩煥九霄瑞應蔚彰書簡刻金煇燭

焜煌大陽靈洞俛仰是將惟時諸眞嘯命以蹡

詣皇咨觀祈必願償命入太空九光華房擴開

金扄動决靈SKchar戒勿下傳上館乃當何刼墜流

降奠五方完志未朝㓜獝肆狂虎SKchar道師得焉

其詳植石摹形大㟭之傍隂怪震驚掃㓕伏藏

後多歷年復治于唐迄今巍如鏤蹟劣亡治平

之君堯舜禹湯詔用趙公付之蜀疆公來民宜

齧𭧂呴尫太和熏烝百體具康肌燠贏𥜗腹果

衍糧境殄萑蒲獄朽桁楊沸舌頌公壽福熾昌

願公光華衮衣繡裳移蜀之爲天下以滂公聞

曰噫是志曷荒有及後人乃利也長或告眞文

本先圓蒼可圖營之福招禍禳流䕃西南𬒳

無央公喜趍爲日不暇遑牙譙西隅玉宇是望

髙宫翼如綵枅繪梁覆幢其間崪然百常先時

堪輿與公効祥水媵雲幪異孰爾量蜀人其承

永隔害殃公德之深萬世曷忘杪哉末兮峴碑

陜棠

   利州綿谷縣羊摸谷仙洞記

熈寧庚戌春余還朝過利州通判冦諲恭甫爲

余言近季按朝天驛人云去此七八里巖谷中

有神仙常出見洞口因徃觀之自龍洞閣具舟

西下過小峽有山嶤然崛起萬仞翠壁如削中

闢大門可五六丈時正晴日光下照有二童子

先出次有一人白衣皂巾曵杖垂長髯𬓛帶隨

風翩然徃來下視乆之左右數靑衣從行有物

若雞犬若虎若鹿者先後之又有執扇與繖者

隱隱若繪𦘕甚可愛人之長者裁尺餘舉止詳

緩如人行二十里許乃不見問其下居民云相

傳五代時土人有王姓者種山下盡室歛穫於

此因遣婦去求水婦汲還路有病僧創穢甚滿

身腥腐不可近輒前索飮婦惡之且懼未始見

弛檐走僧遽就噐飮殆半遂去婦不能易之隱

其事置水田上其家人無長少一來飮盡之婦

以故獨不霑口晩又俾婦致饟旣至其所得僧

飮餘水者盡飛入此洞婦旣不見但號哭奔走

嘂謼跳盪如狂人忽聞在洞中呼婦者婦仰應

不得去懊恨至死自後蕘童牧叟常慣見不以

爲異近年毎至天色開霽則出出必盡日就中

山間花木盛發時出尤屢冦乃取𦘕圖示予余

曰嚮嘗讀封禪記見祥符中利州路轉運使李

允元奏綿谷縣羊摸谷內山洞中有神仙見自言嘗

徃見凡三數人或立或行衣裾皆有異光至日

暮方没蓋此地爾因求其圖之别本以歸壬子

秋余移守興元有新府從事賈君瑄自南榮訪

余於陵陽見圖屏上乃言其向官洋川時常與

太常博士陸丕考較進士於寧武亦聞之歸日

與丕詣洞下同立良乆其見果不妄指圖之澗

壑巒嶺谿谷磴道曲折出没一一盡如此俞侯

之彥座中遂卷圖去命工摹之且俾余次其事

列之圖上余爲記此九月二十三日記

   彭州胡氏三遇異人記

熈寧六年春余寓天彭成都承天僧敏行無演

在焉爲余言北城有胡氏者名釗字倚天國𥘉

時號爲高貲修積善行嘗奉事異僧四王羅漢

者置寺住之後有詔俾倚天赴闕將授以官倚

天不願仕辭之在京師出入起居與西還之期

王日日預言於其家巳而究驗盡合無少荖者

初倚天去彭在道中以至都下人徃徃見道人

𬒳破褐狀貌怪偉常在倚天左右忽問他有不

能見之者以語倚天倚天但笑而不答自知王

之於此隂護持之爾術士嘗言倚天壽不滿四

十倚天過華山謁希夷陳先生先生甚喜乆留

其居爲造藥一𪔂使携歸餌之後教以度世延

年之法倚天旣歸如其訣行且乆其身枵然若

將翩翩隨風而起云鄕人異之一日有晨叩其

關者遣視之不見其人但以杖十七莖倚門而

去倚天𭣣之卒不知其所以致之者自後胡氏

之門愈盛逮今累世矣倚天至七十八歲乃卒

余因與演詣其家觀其所謂杖與藥者杖非世

間所有之木色紺紫堅(⿰氵閠)可愛藥大如彈丸赤

黄有光隱雜寳其中重若金玉余歎曰倚天人

不能知其所以然者隂行甚宻矣所以三異人

者常相與逄遇如此警動之倚天雖巳去世亦

自與斯人游風塵外爾豈俗士哉其孫靖爲進

士端厚淹粹爲鄕里所稱余因謂無演曰靖佳

士也於以見胡氏子孫承藉其祖之光靈慶嗣

綿綿無有窮極者巳無演曰然是可記也自余

來興元靖遣人千里致書且求記其事余爲記

   彭州張氏𦘕記

蜀自唐二帝西幸當時隨駕以𦘕待詔者皆奇

工故成都諸郡寺宇所存諸佛菩薩羅漢等像

之處雖天下能號爲古蹟多者盡無如此地所

有矣後歷二偽至國初其淵源未甚遠故稱繪

事之精者猶班班可見近世所習淺陋寂然不

聞其人此亡它蓋苟於所利而不自取重其所

爲之技爾獨天彭張氏能嗣守道人之學用筆

設色氣韻標置未嘗輙自奔放惟一謹於良法

不爲世俗之心所怵誠可尚也予寓彭累月居

甚閒暇日與承天僧敏行游凡出於張氏之手

者觀賞殆徧信乎他人之不能相與較其後先

矣敏行乃其俗裔也俊慧通博亦善於此聞予

嘉歎其父祖之所爲磨石請予道所以然熈寧

六年中秋日記

   成都府楞嚴院𦘕六祖記

僧惟中字慧雅本隷蓬州開元寺後遊成都不

復歸其鄕者凡四十年性孤㓗不妄與人合精

禪律之學善吟詩氣格淸謹其徒許之與可朋

相上下常呼之曰詩伯可朋蜀僧之能詩者復通吾儒書

學者從質其義日滿座下羸形垢靣破衣敗屨

見者不知其中之所有能如是者俗年六十示

㓕於大慈之甘露道塲慶曆五年乙酉五月九

日也前時盡傾其槖中得八萬錢諉其所常徃

來者楞嚴道人繼舒曰我將去矣生平之餘止

此爾其爲我命奇工繪六祖像於爾院之釋迦

殿雖然用此𬒳唾罵我不敢辭矣且欲使來者

見是相知是心以是知見故能祓除諸妄而泯

相忘心我爲是功德之意也道人諾之㑹廣漢

劉允文有名於時遂召使圖其事采飾殊絕鋪

置有序叩問傳付宻義相屬一花五葉先後交

照信法𫟍之勝緣而畫評之善品者也予舊與

惟中討論五經大義甚重之畫此時予亦觀允

文下筆後十七年予自秘閣校理乞侍親得相

於臨卭郡道人使予記諸石嘉祐六年辛丑五

月十五日東園芳洲亭書

   靈夢記

興元府唐安寺戒壇院六臂大悲觀世音菩薩

者乃通判軍府事太子中舎盧洪徽之之夫人

長安縣君朱氏之所完飾也𥘉夫人自熈寧年

庚戌歳狀若娠者凡五年不得免夫人日夕恐

惧世所謂祈禳禱禬之事與夫但有可以爲𤻲

救之術者無少時不孜孜於此逮癸丑冬徽之

移官至自閬中一夕夫人忽夢遊一大寺經行

殿廊下見壞像SKchar於壁金彩晦剥手足損墮夫

人佇立嗟悼者乆之有叟皓然來旁謂夫人曰

此功德凡歷百千萬人所視其間未嘗有一人

肯爲修之者夫人對曰兒不幸累年姙子在胞

善惡殊未辨願欲莊嚴此像庶慿藉威力使早

得就蓐免茲憂惱可乎叟曰爾果如是自𫉬靈

報遂覺用言于徽之然但莫知其於何所而能

見也十二月余與徽之至寺爲懿德皇后忌因

過此院見舊塑一軀頺委于曲室余方召主者

譙責之徽之遽曰是若洪之室人向所夢之者

具道其一一徽之歸語其夫人夫人曰儻似是

矣遂來觀之曰果然也乃擇日移置前廡命工

如事澡祓垢坌𥙷綴諸缺更日未乆物物嚴備

相好圓滿百福端麗邦人競集圍繞讃歎後夜

夫人復夢叟持藥一𠤎付之曰可煑此飮遂如

其言裁下嗌良乆嘔出大小黑白者無筭溲血

如煤几數外驚窹流汗漬浹舉體窽然如弛重

𡑅翌日徽之亟詣余以喜告余曰固有之矣嘗

聞是大士者昔于無數恒河沙刼時在觀世音

如來所聞證妙法𫉬二殊勝上與十方諸佛同

慈力下與一切衆生同悲仰以無作妙力施諸

無畏觀其音聲下救諸苦自非誠𢢽堅固信嚮

深切詎能如此感格妙慧以取勝樂者耶以夫

人精意愿篤勤服佛事匪惟今日魔蟲妖惡欲

害於者卽時散㓕抑亦自此以徃當𫉬福德

智慧之吉祥者無疑矣噫彼世之昏頑庸戾心

生懈慢者來覩聖像得不起信心而反善道歟

自利利佗斯莫大之因緣耳徽之俾余次其事

刻石置之側熈寧八年歲次乙卯二月十五日

丁丑記

   捕魚圖記

王摩詰有捕魚圖其本在今劉寧州家寧州善

自𦘕又世爲顯官故多蓄古之名蹟嘗爲余言

此圖立意取景他人不能到於所藏中此最爲

絕出余毎念其品題之高但未得一見以厭所

聞長安崔伯憲得其摹本因借而熟視之大抵

以横素作巨軸盡其中皆水下宻雪爲深冬氣

𧰼水中之物有曰島者二曰岸者一曰洲者又

一洲之外餘皆有樹樹之端挺蹇矯或羣或特

者十有五船之大小者有六其四比聮之架轆

轤者四𥶠而網者二船之上曰蓬棧篙楫缾盂

籠杓者十有七人凡二十而少二婦女一男子

之三轉軸者八持竿者三附火者一背而炊者

一側而汲者一倚而若窺者一執而若餉者一

釣而僂者一拖而揺者一然而用筆使墨窮精

極巧無一事可指以爲不當於是處亦奇工也

噫此傳爲者尚若此不知藏于寧州者其譎詭

佳妙又何如爾𡺳有郭煥者善搨冩余亦令爲

之郭之平𦘕有尺寸其可愛與余爲此尤盡其

所學其樹石則出於余之手也劉名繼勲爲左

藏庫使知寧州嘉祐丁酉二月十日新平官舎








丹淵集卷二十二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