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丹淵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五

< 丹淵集 (四部叢刊本)
卷第二十四 丹淵集 卷第二十五
宋 文同 撰 宋 家誠之 撰年譜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刊本
卷第二十六

陳眉公先生訂正丹淵集卷二十五

    宋  蜀 文 同與可 撰

    明  吳 毛 晉子晉

       蜀 李應魁務滋同叅

       吳 吳一標建先

  序

   御賜飛白書序

仁宗皇帝飛白書乃聖人不可窮之大藝而無

所儗之絶學者也法傳之於天義授之於神淵

情睿思下寓毫墨揮灑變動函負藏畜齊隂陽

之功合造化之巧冝乎世人莫得窺其至精極

妙之端涯者巳若夫皇居奥瑑貴室珎刻有容

摹肖時亦飄墮其能於此以幸而𫉬之者自將

别爲秘𠂻盡略他玩流𢌿後嗣傳于無極而况

密繇嚴從躬𬒳錫將宜何如以奉其休榮者

嘉祐七年冬十二月戊申帝召侍臣二十有

八人觀書于龍圖天章閣又幸寶文閣是日上

親御寶跗縱冩華楮貂璫遞薦簮笏環視雲飛

霧散之狀龍蟠鳳矯之勢震聳驚眩流動衆目

旣而遂命以書分賜左右太子賔客掌公禹錫

時預此集乃蒙帝子之殊渥焉懷歸有光展對

猶濕觀其㸃分璽角下𡑅秦寶𦘕立圭植高掩

周瑞仰惟祥符之書氏陽之詔始可相與配其

瓌麗而並其崇嚴者歟熈寧五年十月其孫文

紀爲陵州貴平縣令襲衍複櫝載以臨治願將

刋鏤布示于遠謀奉堅琰留寘佛廟見求短引

以著其下懿哉侈君之賜揚祖之美乃文紀爲

人臣子之道於是乎至矣故爲題此初八日謹

   拈古頌序

甚哉物之勝于人也乆矣萬利舞于前其心未

甞不艶然願得悉厭於已者所欲一動厥本遂

失而不可求旣爾將何䕶持而復能固之者邪

彼根種鈍下迷謬惽塞入𩔖旣淺餘習未斷者

故不足與道此嗟夫世之衒智巧挾姦妄假名

敎冐資級養巳謂無輩視衆若不覿者尚亦睢

盰惘敞不自省覺其神巳爲有力者奪去淪虚

浮空餘止腐殻猶務以氣自侈變改形狀標立

高遠誇穉庸惑殊未知一息絕纊百骸附紟則

隨業散墮灑隷羣趣沈幽沒冥無可洗脫柰何

日日戴此重障了不明悟此尤爲最可憐者也

嗚呼幻美溺人之深也如此其有能于其中視

之謂非巳之常所能有故不仞其毒若水之不

能濡膏之不能𡍼者間有人焉資政殿大學士

趙公以台𪔂之重再尹於蜀蜀之人三十年中

凡五見公矣求公之迹終未能得或曰公之位

旣愈高而其色若愈下謙靜恬懿無一易徳者

何耶曰是亡他也脩眞逹元總了妄法物有不

能勝之者矣所以常㨿三旌之榮饗萬鍾之厚

固如飄風値劒暫有一吷彼又豈能轉之如俳

兒顐娼執綸曵俛仰顛側諠詉伏罷一由於

他人所役邪公旣以無事爲治其下亦各以無

事安其職化旣成矣因萃㑹古人禪門語錄之

深隱者拈而頌之凡百篇掲月昏衢擊霆奥𩨳

瞽者瞶者悉使覺知仁人之言所利信博一得

永得公之志歟嘉祐紀禪師出入公之門下香

山如滿從白傅之遊圭峯宗密接裴相之論得

公所迹願布行之冩鏤云初屬予爲序因爲道

公之髣髴云時熈寧七年甲寅五月戊子日謹

   射中金錢序

學以正治心心以明養神神以玅應物是三者

常相爲用然後始能就乎可致之事蓋發乎其

內而不失其成于外者繇素具此爾古之君子

於射事尤所重擇侯選士莫不先之豈非謂其

善知夫此理者歟提刑度支張公文章政事之

外弓矢之學號爲精絶求之縉紳實鮮其𩔖近

甞以金錢置之𦘕帖之上以壓其的用明其中

之審與僚友競勝約先取以爲樂公徐立諦視

一發而遂𫉬之正投其虚鏃若手貫坐客歛色

相拱而顧左右驚聳都人歎詫皆曰昔人以楊

葉衒巳㦸支伏衆者旣大且近何足夸侈較公之善

彼有餘拙公因作詩以志其事大尹而下咸屬

和焉馳寄於同使序其略同曰世常謂夫射而

能居所中之多者豈天性之本然在乎習之之

乆而後能也如志不自懈日事於其中無賢不

肖者一皆底乎其善矣豈他術耶噫非也是不

知夫所謂三者常相爲用之理也彼知之者則

不然取於精微付之於手指之間省度而釋惟

意所在未有不如其所欲者矣齊工之于削輪

郢匠之于斵堊與公之於今日之事其道一也

彼習之之乆而能之者末矣哉熈寧六年正月

甲子謹序

   種柳詩序

樂蟠地切邊其𡈽燥澀磽㯺雖春陽震憤剖發

以導仁氣亦踈散不演(⿰氵閠)凡草樹託殖生意結

結無人許長大柯幹局然皮葉磔然抱節起癭

不中材用豈和理近戎落不霑浹抑西北性𢡖

洌舄鹵與中州相絕至是耶楊君灝巨川爲令

之明年暇日乘高窺臨笑此童秃曰宜物之術

人常與天地相比儗寧有施力顓致不可歟遂

種柳殆千根表絡諸道旣自指閱各任其地闌

迾灌浸期以必活生脉通定一無殭者春條森

森夏隂團團禽弄蜩喝薈翳蕃茂於是彼人乃

能識榮落以記時節行者得休䕃無懼暍乏爾

變此川谷一若關鋪巨川爲政之大抵也乃作

三詩記其事且欲俾後人相增成和者連章以

至大軸巨川携入都下示余属以序予曰事有

利於用求成於本無或不謂爲難旣成而嗣守

之能不毁乃難矣蓋人皆喜善自巳出若名于

他則萬計沮礙無少假貸者十常八九今巨川

營此亦巳勤矣來者能爲撫摩而不樵薪之是

亦賢君子之所爲也詩將刻石於縣故余因以

告後人云嘉祐庚子人日安靜文同序

   賞梅唱和詩序

蜀之梅與海棠在衆蘤中最爲高第他雖號有

處殊𤨏陋孱瘠苦不可與爲𩔖者然海棠用冶

麗妖冨偏擅民家取悅羣目無所遴擇梅獨以

靜艶寒香占深林出幽境當萬木未競華侈之

時寥然孤芳閑澹簡潔重爲恬爽淸曠之士之

所矜賞故其苐又自高也成都鈐轄東衙園有

素芳亭亭下有梅因名之慶曆中四方館使太

原王公䕶兵此邦是花正穠盛公命府尹程公

而下七人飮亭上第賦詩道其美石刻存焉後

二十年太原公之子道恭醇之用閤門使繼領

此職其花依然尚如當時之繁醇之復㑹其帥

龍圖趙公抃閱道運使史館榮公諲仲思同僚

左藏武侯永孚及之運判職方霍侯交敦誠於

此讌集而又詩之語精意新聮照牙映落墨未

燥衆吻爭習他日醇之錄以示同俾載厥事同

曰異乎哉彼梅者生于深嵓邃谷之中又居西

南絕遠辟陋之國幸一得其所託遂爲王公大

人所愛惜而詠歌之以傳乎無窮信夫天之生

物滿盈于地中者徒芸芸耳豈能令之各善効

其所負以取貴於一時耶蓋須待人而然後其

名始有所成矣噫果如是則成之之力其勝愈

於生之者耶一人之功殆高兹天耶同甞於此

爲識者議之因序賞梅唱和詩故復云

   樗蒲格序

李習之有五木經余常愛其叙所以爲樗蒲之

用者始未皆具然其戯最古世之人罕有能作

之者故曰木曰馬曰關曰矢之𩔖雕鏤彩飾短

長鉅細曾莫識其制度矣忠牧夏公守𡺳暇日

出其家所藏先帝之賜者爲其僚屬講而行之

於是盡曉習之之說也如此獨所異者盧白雉

犢開塞塔秃撅梟之外復加進退二采蓋使其

投無一或虛者焉又以秃爲黑以梟爲雞者疑

語近爾按馬融張華皆云老子入胡爲此戯楚

辭有呼白之語周史載擲盧之事臧質劉毅何

尚之高光宗之徒皆以是而立善名也乃知士

君子者亦無害留意于此彼王或王洪之墨黷

鮑泉蕭望之泥SKchar掠惡取禍固宜所鄙焉嘉祐

二年丁酉仲冬月十有三日新平官舍序

   費先生詩集序

嘉祐癸卯春東平先生以古律五七言詩共六

帙因其甥朱景副書爲示且屬余以序置其首

余熟讀者累日甚愛之余居常敢言唐人風調

渉五代衰季巳淪委而不振及見先生之所爲

信遺音餘響乆浮大空至治世而復下今又軋

然發于先生之筆舌爾按先生閬中人少舉進

士自勝冠走四方游名公鉅卿之門命旣不偶

退返林壑盡諱其他能而一從事于此凡四十

年探深摘幽愈老益工大抵氣和平而意精新

使人SKchar之而不厭也近世文士以篇什自名者

甚衆如使先生之言雜行于其中彼將左右顧

楫相推以爲先余恐先生得所濮上者固多傲然

而獨居其前矣是可傳布於天下也

   郭令送行詩序

汾陽郭君以成都府節度推官治永㤗旣二年

凡內外職事官得以言舉善於爲政者共若干

人以狀穪其治其將代也凡遠近士大夫喜以

文章道人之美者共若干人以詩贈其行大抵

君之爲令之術以廉以恕以不自懈以終始之

若一也故吏不得肆其暴而民皆曰是未甞擾

於我者如是安得穪其治者不交章而贈其行

者不累篇耶其詩君次第爲一編持以示余俾

余題其首將布之余爲之云云




丹淵集卷二十五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