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丹淵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六

卷第二十五 丹淵集 卷第二十六
宋 文同 撰 宋 家誠之 撰年譜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刊本
卷第二十七

陳眉公先生訂正丹淵集卷二十六

    宋  蜀 文 同與可撰

    明  吳 毛 晉子晉

       蜀 李應魁務滋同叅

       吳 吳一標建先

  序

   送趙大資再任成都府詩序

上五年秋七月丞相以成都守臣當更其所以

宜徃者名氏陳于上前曰是其職序才業皆可

以穪其任惟上之所擇者上凝神乆之且曰今

海內之蕃域號爲至重者舉莫若吾之全蜀壤

衍沃民俗豐夥外之則八國種落頼之以綏

輯內之則四道郡邑𠋣之以康靖得人而重固

異他所須智略沈辯威惠肅給厭輿論之所與

慰遐氓之所欲者始爲其人矣我有𦒿哲宛在

東土是甞屢以仁愛明恕撫吾西南之民其民

懷服其信厚逮今未聞有輙敢一日忘去者此

將煩之再涖于彼其謂徃制無或循襲丞相奏

被上旨乃曰聖慮所及度越常議選委良帥以

遺井絡遠人𫎇慶不勝至幸於是以資政殿大

學士召公於營丘大斾過國詔趣見上衆悉謂

公輔臣必以遠解旣對便坐獨奉天語雍容啓

問移漏累刻惟以願得亟裝出都門并驛臨治

以副上之所以待下之意訖不以私請自免以

圖便安遂行上褒嘉之馳使勞諭眷委之厚無

與爲較先是公二紀之中四臨於蜀蜀人旣聞

公來男謼於道女讙於竈皆曰我之𠤎筯安於

食而枕笌樂於𥨊者不圖今日復因於我公矣

公旣至簡條目去苛𭧂刷滌梗垢磨盪昏瞀羣

疑革而冰消大擾息而波澄未逾月而梁岷之

下晏然巳爲樂國矣同昔者甞聞之於公曰夫

感物患乎有心有心則接于物也泥而不愽臨

理貴乎無欲無欲則燭於理也明而不闇泯諸

妄慮照以正見則天下之治安有所謂齟齬而

難致者哉蓋公素事於此以爲身術故入居嵓

廟出殿巨屏曾不以內外曰輕重而一以於其

所無事者爲政治之本凡取知于君而𫉬愛於

民者其將繇此者歟同常欲有所論譔以紀公

之休懿㑹赴官興元道出門下公因授以送行

詩一篇俾同爲之序同乃述上之所以復用公

於蜀與公之所以得蜀人之歡心者題其篇首

詩自韓魏公而下凡(⿱艹石)干章云熈寧六年上元

日謹序

  送張學士知嘉州序

熈寧六年秋吾友張益孺自太常禮院求爲嘉

州旣得或謂余曰益孺少有才名向甞以辭章

冠國學多士遂優中科等自召試入館凡若干

年其踐歷亦巳深矣方朝廷急用賢者之時如

益孺不𥙷外𬒳寵擢列華貫旦暮期爾何遽求

去以自緩邪余曰豈其然哉夫士之所以恃而

立于世者固在乎知此道而巳矣命旣存乎我

其所以用舍之者繫人之能否爾惟能常安於

中以俟時之所進退自信乃篤也或撓巳以求

合之雖上竊寵榮以夸耀末俗其爲賢者一付

淸議昧然巳爲賤丈夫矣益孺脩正端潔治巳

有法度今欲使爲賤丈夫者之行其肯邪况漢

嘉西南之美郡益孺以二千石於此侍嚴君旦

夕之膳其爲人子豈不榮且樂歟以此較彼益

孺所𫉬其少歟彼將奚爲哉𥘉出都朝中士大

夫亦有以益孺之行爲可賀者皆以詩餞之凡

若干首益孺視事之明日卽走書興元求余爲

之序將刻之石故爲言此八年上元甚美堂書

   送朱郎中詩序

熈寧三年庚戌三月癸丑同自蜀還臺宿臨潼

華淸道館朱康叔引名見訪康叔昔守閬中以

治穪同未甞識之而甞相通書也遇於此尤

喜問其所以西行之因康叔欿然謂同曰不肖

不幸少與母氏相失及今五十年矣自省事始

能得有告之者然終不能得知其所以歸逮冠

游宦四方雖身居于此而其心未始輙少時不

營營於彼期于母氏之見也去歲在廣徳一日

若有所感者遂解官决欲走天下冀萬一或遇

之當先出函谷上雍宜有得道其迹彷彿殊可

信乃㫁葷血食刺臂鏤板冩摹佛書輦散於所

經由道區區祈徹母氏之聽聞至此累日又言

儻在金州者明日且復如南矣言罷涕泣嗚嗚

是時同亦新免削杖聞之摧咽不自勝起撫康

叔曰君尚有母求繄我無之柰何相與歔欷乆

之夜分散去同輾轉至曉不得𥧌因口占百字

詩送康叔謂其精愿如此不𫉬之神理昧矣明

朝上馬授之而别至京未幾聞長安大尹錢公

明逸表康叔干朝曰朱某曏棄官本繇㝷其母

今旣得之馮翊矣宜還之舊秩且褒寵之以勸

激天下當時士大夫相逄遇讙然駭異穪嘆謂

非世之所有在昔亦無幾矣其秋康叔侍太夫

人入都都人逐板輿前後擁觀至所居閭巷談

說抃蹈嗟咨至有感慨墮淚而不能自語者如

是閱月而後巳上嘉賞特召見復其官又封賜

其母長安縣太君康叔請願且倅河中庶近母

前所在慰之詔許於是好事者爭賦詩以贈行

凡若干篇五年同守陵州康叔之子雒縣尉瞻

之遣使致書授之大輔于前此詩也且曰大人

昔求祖母時其端涯絕未知而公與之詩謂必

得後果然瞻之將欲益以諸公所爲刻傳之幸

公復序之使明白同旣巳高康叔之懿行又愛

其子能章大其父之令名故爲之云云以警當

世之薄俗以貽史氏之願作佳傳者康叔名夀

昌今爲駕部郎中壬子中元平雲閣序

   送敏行無演序

余於莊周書讀之有年矣愛其善騁高辯一盡

乎天下事物有名相者性分之理輙甞謂曰是

雖有好爲橫議之士於此固亦無地可以容其

言矣後得僧肇法師四絕論因悟不遷不眞之

旨與無知無名之義漸簡邪惑直領妙慧回視

向之所SKchar逍遥齊物之說何其譊譊者哉其有

高不可躡而深不可汲者竊常患之講師無演

自成都來爲余設滅緣之梯引除妄之綆使余

旁羊恣肆造詣無極俛仰一息空色皆盡斯無

演之力於余大矣顧余所𫉬者何等物耶一日

無演忽語余以西還之期挽裓以留屢不能得

遂書此以贈别且自見也熈寧六年癸丑季冬

甲申書

   送通判張總之都官赴闕序

服道之深者其心必渾融淵虛寛廓夷易秉負

確固動不回辟據通顯處屈約視之槩然弗汩

乎中安所自存以充其元焉近世養士不以三

代之法成就之使其知此術者甚鮮同甞用是

以考質士大夫之所爲謂淸河張侯總之者斯

人歟總之仁以治巳誠以接物自登科凡三十

年而官不過員外郎位才止治中從事不競勢

不𠋣俗外泊而內靜色恬而氣和其辯論正而

逹其文章愽而粹無躁志無懟語愉如也同徃

年拜總之於成都及來南豳復得預總之職事

反覆參視無有欹缺誠哉士者之刑範而吏者

之文墨耳今解秩歸闕彼能以賢才而報國者

云誰如欲爲朝廷求所以有益於時者用總之

則名知人矣

   道士袁惟正字行之序

道士袁君閬中人也其所住觀與余永㤗山居

相距才百里予昔在鄕里時巳聞袁君能用六

十四卦推五行配六神使七十二煞言人禍福

巳發未兆之應一一若目見然竟未識袁君之

面也後余典校中祕書幸與士大夫遊近日徃

徃有爲予言道士自蜀來者善以爻象消息休

咎甞與某人占某事某事約時指日無不如其

說郭景純管公明之流也予雖舊聞袁君之術

甚精而未敢以是必爲袁君以對之爾暇日納

凉於城南道宇有道士出西廡下高顴廣顙狀

貌怪偉肅予以入坐堂上予因問其所從來曰

來自蜀問何以居此曰徃年甞以占驗得權貴

人意遂喜以紫服奏我館我於是問其術誰師

而如此曰自居蜀時巳得異人授祕記後復走

天下東西南北殆遍聞某所有某人善此術者

雖數千里必徃咨焉質吾所學而遂無疑凡今

所言若牛刅虱鏃見則洞然矣問其姓曰袁氏

乃予昔在鄕里時所聞與士大夫爲予言者

袁君是矣遂與之徃還一日詣予言諸友皆以

字相稱我獨無敢以字請予曰惟正者君名歟

夫正者道之所由立也凡在天地間渉形迹該

事爲者莫不保之以全其用者也或失之則傾

側邪辟龎雜乖盭於不善無不至矣今君方以

是術有名于時爲人信嚮如能正以行之守之

以固不爲利欲撓其心若莊遵季主之所爲君

之道高矣宜以行之爲字袁君跽而言曰方外

之人未聞此語幸而君子字我又因而規我敢

不佩服以終世書以贈之嘉祐五年庚子元日

謹序

   夏佾字德卿

古者諸侯有德天子必賞之以樂有樂必飾之

以舞有舞必差之以行綴其制蓋自六佾而下

佾列也列行綴也夫欲識治民之勞逸者必以

行綴遠近而考察焉故曰觀其舞知其德㑹稽

夏君生於勲貴之家能不以驕蹇自汚而學問

無厭其名佾有意歟其將𭧂厥所脩以進於位

而爲生民之利歟其欲謀致華顯光大以祈有

德者之賞歟是必耻其行道也不充而受賜也

不侈爾問字於余余以德卿呼之緣其義而就

其業也君能勉之歟如能使吾言不費則君之

見報者









 丹淵集卷二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