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目錄 九曜齋筆記
卷一
卷二 

目录

卷一编辑

三老编辑

《前書•高祖紀》:「二年,舉民間年五十以上、有修行、能帥眾為善,置以為三老,鄉一人。擇鄉三老一人為縣三老,與縣令、丞、尉以事相教,復勿繇戍,以十月賜酒肉。」《後漢•百官志》曰:「三老掌教化。凡有孝子順孫、貞女義婦、讓財救患及學士為民法式者,皆扁表其門,以興善行。」《續漢書•禮儀志》注:「《孝經援神契》曰:『尊三老者,父象也。謁者奉幾,安車軟輪,供綏執事五更,寵以度,接禮交容,謙恭順貌。』宋均曰:『三老,老人知天、地、人事者。奉幾,授三老也。安車,坐乘之車。軟輪,蒲裹輪。供綏,三老就車,天子親執綏授之也。五更,老人知五行更代之事者。度,法也。度以寵異之也。』應劭《漢宮儀》曰:『三老、五更,三代所尊也。安車軟輪,送迎至家,天子獨拜於屏。三者,道成於天、地、人。老者,久也,舊也。五者,訓於五品。更者,五世長子更更相代,言其能以善道改更己也。三老、五更皆取有首妻,男女完具。』臣昭案:桓榮五更,後除兄子二人補四百石,則榮非長子矣。蔡邕曰:『五更,長老之稱也。」《禮儀志》曰:「養三老、五更之儀,先吉日,司徒上太傅若講師故三公人名,用其德行年耆高者一人為老,次一人為更也(盧植《禮記》注曰:「選三公老者為三老,卿大夫中之老者為五更,亦參五之也。」)。皆服都紵大袍單衣,皂緣領袖中衣,冠進賢,扶玉杖。五更亦如之,不杖。皆齊於太學講堂(《月令章句》曰:「三老,國老也。五更,庶老也。」)。其日,乘輿先到辟雍禮殿,御坐東廂,遣使者安車迎三老、五更。天子迎於門屏,交禮,道自阼階,三老升自賓階。至裨階,天子揖如禮。三老升,東面,三公設几,九卿正履,天子親袒割牲,執醬而饋,執爵而酳,祝鯁在前,祝噎在後。五更南面,公進供禮,亦如之。明日,皆詣闕謝恩,以見禮遇大尊顯故也。」譙周《五經然否》曰:「漢初,或云三老答天子拜。遭王莽之亂,法度殘闕。漢中興,定禮儀,群臣欲令三老答拜。城門校尉董鈞駁曰:『養三老,所以教事父之道也。若答拜,是使天下答子拜也。』詔從鈞議。」譙周論之曰:「禮,屍服上服,猶以非親之故答子拜,士見異國君亦答拜,是皆不得視猶子也。」虞喜曰:「且據《漢儀》,於門屏交禮,交禮即答拜。中興謬從鈞議,後革之,深得其意。」

饗禮编辑

《說文》曰:「饗,鄉人飲酒也。」家君曰:「鄉人飲酒謂之饗,然則鄉飲酒即古之饗禮。先儒謂饗禮已亡,非也。」

頻煩编辑

漢書》曰:「非皇天所以鄭重降符瑞之意。」師古曰:「鄭重,謂頻煩也。」杜詩云:「三顧頻煩天下計。」亦謂鄭重之意。或以頻煩為頻數之頻,古無是訓,近俗有之。

說文编辑

《說文》所引諸說,上自孔子,下及兩漢,共二十八人。孔子說、莊王說、韓非說、左氏說、淮南王說、司馬相如說、董仲舒說、衛宏說、揚雄說、京房說、劉歆說、杜林說、賈侍中說、桑欽說、傅毅說、官溥說、譚長說、王育說、尹彤說、張林說、黃顥說、周盛說、逯安說、歐陽喬說、寧嚴說、爰禮說、徐巡說、莊都說、張徹說。賈侍中者,賈逵也。許慎從逵受古學,故舉其官名。

借倩之倩编辑

陸放翁言:「昭德諸晁謂婿為借倩之倩,近世方訛為倩盼之倩。予幼小不能扣所出,至今悔之。」案:《方言》云:「東齊之間,鞏謂之倩。」郭氏注云:「言可借倩也。」放翁豈未之見耶?

輦酌宮编辑

姚令威曰:「宇文修有一古鼎,款識云:『輦酌宮』。」案:輦酌《漢書》作蓮勺,注:「音輦酌(古蓮輦同音),縣名,在櫟陽,去長安七十餘里。」《漢書》及《黃圖》、《舊事》、《宮閣名》諸書皆不云蓮勺有宮,博物如歐、劉,皆不能詳。《鍾鼎款識》載劉原父所藏《蓮勺爐銘》云:「蓮勺宮銅一斗鼎,下條重四斤十兩。五鳳三年正月己丑工渭城徐安守屬定昌造。」此又一蓮勺宮爐也,並載之以俟博雅。

大尚書编辑

《隋書•經籍志》:「《政論》六卷、《四人月令》一卷,漢大尚書崔寔撰。」案:東漢有尚書令、僕、丞、郎,不稱大尚書,《漢劉寬碑》陰有:「大尚書河南張祗,字子戒。」又《山陽太守祝睦碑》云:「辟司空府北軍中候,拜大尚書、僕射。」洪適《隸續》曰:「以其長於諸曹,故加大以別之。」

三商编辑

漢《冊禮鑒銘》曰:「吾作明鏡,幽煉三商,周列典祀,配像萬強。」徐獻忠曰:「古之冶鏡,取金氣盛而煉以三載或三月,以《周易》乾坤五五之數,故曰三商。」余案:《士昏禮》鄭《目錄》曰:「必以昏者,陽往而陰來,日入三商為昏。」賈公彥曰:「商是商量漏刻之名,鑒諸陰類,煉之昏夜,故云幽煉。」徐氏之說殊不足據。商,《釋文》音嫡,《鑒銘》與強協,則讀為商量之商。先王父有句:「坐聽三商玉漏移。」或據《釋文》謂不當讀平聲,余據《鑒銘》以答之,或不能難。夏文莊《蓮漏銘》:「五夜宵三商定夕。」亦讀平聲。蘇子美云:「三商而眠,高舂而起。」則讀為嫡。

侍中编辑

相書《占氣雜要》曰:「氣如連珠入闕門,為侍中。」

對番编辑

《東宮舊事》曰:「守鑰四人,對番上下,東宮門鑰在中庶子坊。」

藺相编辑

《費鳳別碑》云:「司馬慕藺相,南容復白圭。」

五業编辑

《漢督郵斑碑》:「嘖(賾。)意五業,遂悉包之。握樞運棋,要道氏(是。)綜。」五業,謂五經也。《魏略》:「樂詳少好學,五業並授。」劉表時有五業博士宋衷。

更老取首妻编辑

《國三老袁良碑》云:「群司以君父子俱列三台,夫人結髮,上為三老。」案:「應劭《漢官儀》:「三老、五更,皆取有首妻,男女完具。」則結髮者,首妻也。周澤為三老,有太常妻。《華陽國志》:張霸為五更,其妻司馬敬檢前妻子女。則知當時有不盡取首妻者矣。或疑霸為五更,前妻尚在。案:霸本傳云:「當為五更,會疾卒。」明其時有後妻矣。《獨行傳》:「李充為國三老,充少出妻。」所未詳也。

內艱编辑

《南史》:司馬暠年十二,丁內艱。

三命编辑

趙岐《孟子注》云:「命有三名:行善得善曰受命;行善得惡曰遭命;行惡得惡曰隨命。」《仲秋下旬碑》云:「三命縮贏。」《嚴碑》云:「經說三命,君獲其央。」經說者,《孝經》說也。案:《孝經》緯《援神契》曰:「命有三科:有受命以保慶;有遭命以謫暴;有隨命以督行。受命,謂軍籌也;遭命,謂行善而遇凶也;隨命,謂隨其善惡而報之。」鄭康成《祭法注》云:「司命主督察三命。」洪氏跋《下旬》云:「三命,嘗選貢也。」王懋以為即陰陽家五星三命之說。皆誤(央,中也。君獲其中,謂遭命也)。

扶風编辑

予家出自扶風,始祖文林閣學士吉甫公,諱元祐,尹和靖高弟也。少有知人鑒,識岳武穆於微賤。吉甫公當宋徽、欽、高三朝,以直節聞。初以劾朱勔花石綱事忤蔡京,削籍歸。後扈高宗駕如臨安,復忤秦檜,以病乞身,卜居湖州之大全港。聞武穆死,不食七日而卒。蓋悲二聖之不復,若將殉焉者也。夫惠子為唐之高士,吉甫為宋之名臣,而史皆不載,惜哉(大昕案:文林閣學士,宋時無此官名,譜牒所載,未可信)。

惠姓编辑

《廣韻》:「惠姓出琅琊周惠王之後,梁有惠施。予案:樂史《太平寰宇記》:「惠氏有二望:一為琅琊,一為扶風。琅琊者,《三國志•袁術傳》所云『琅琊惠衢』是也。扶風者,《西京雜記》所云『長安惠莊』是也。」惠施,梁相,見《莊子》。惠盎,見《呂氏春秋》,戰國人。(高誘曰:「惠盎,宋人,惠施族也。」)惠氏不顯於六朝,略見於唐,著於宋。少陵有《送惠二過東溪詩》云:「空穀滯斯人。」又云:「黃綺未稱臣。」又《幽人詩》云:「往與惠詢輩,中年滄洲期。」注家以為詢即其名,乃盛唐高士也(舊泣:惠苟,謂惠昭、荀玨)。司空圖《一鳴集》有《與惠生書》,當晚唐時。洪氏《隸續》云:「《晉銅漆盤款識》今在宜興惠公襄家。」孫仲覿《大全集》有《與惠彥和書》數十通,彥和亦宜興人。余家《族譜》所不載,疑琅琊之裔。《族譜序》稱:「漢有交州刺史惠乘眾。」《漢書》所未載,未知何據。

《顏氏家訓》曰:「孝元嘗遣典簽惠編送文章示蕭祭酒。」則六朝惠氏有官典簽者矣。

哀江南賦编辑

《哀江南賦》云:「畏南山之雨,忽踐秦庭。」近代注此賦者,如吳江葉氏(舒崇)、昆山徐氏(炯)皆不詳所出。余謂此指晉公子重耳也。重耳過曹,曹共公聞其駢肋,欲觀(句),其躲浴(句),薄而觀之(句)。《詩序》言「共公遠君子而近小人」,故其時作詩者刺之云:「彼其之子,三百赤芾。」又云:「薈兮蔚兮,南山朝隮。婉兮孌兮,季女斯饑。」其後,重耳復國,伐曹,數之以不用僖負羈(遠君子),而乘軒者三百人(近小人)。乘軒者三百,即《詩》所云「三百赤芾」是也(服虔注《左傳》亦云)。重耳出亡,自曹而衛、而宋、而齊、而楚。楚成王乃送之秦。「畏南山之雨」,《詩》所云「南山朝隮」是也。「忽踐秦庭」,借用申包胥立於秦庭語,其實皆重耳一人之事。注賦者泥於包胥一事,遂分二句為兩義矣。賦又云:「讓東海之濱,遂餐周粟。」南山、東海,秦庭、周粟,指南北朝而言,乃子山親曆之事也。

清慎勤编辑

《古夫於亭雜錄》云:「清、慎、勤三字,本呂本中居仁《官箴》語。」予案:已見李秉《家誡》。

漢張華博物编辑

《古夫於亭雜錄》云:「東漢末有議郎張華,與蔡邕同以博物著,在茂先前。今人止知茂先著《博物志》耳。右見從伯文玉(與玟)《籠鵝館集》,惜不記出處。」案:漢議郎張華與蔡邕同修《漢記》,又同對災異。見《邕傳》注及《邕集》。《蔡中郎集•答詔問災異八事》云:光和元年七月十日,詔書尺一,召議郎張華詣金商門。

羅紂编辑

《香祖筆記》:「羅紂,紂音敷。遍檢字書無以紂為敷者,未詳所出。」案:《漢書•昌邑王傳》:山陽太守張敞條奏昌邑王賀居處云:「臣敞故知執金吾嚴延年字長孫,女羅紨,前為故王妻」云云。師古曰:「羅紨,其名也。紨,音敷。」然則紂當作紨,故有敷音。漁陽偶未照耳。

文帝除肉刑编辑

文帝除肉刑,而司馬子長下蠶室。故孔氏《尚書正義》、賈氏《周禮疏》皆云:「文帝赦肉刑,未赦宮刑。」余案:晁錯《對策》曰:「今陛下寬大愛人,肉刑不用,罪人亡帑。」又云:「除去陰刑。」注:「張晏曰:「宮刑也。」是文帝曾赦宮刑,後又復設此條。猶高後元年除訞言之令,文帝二年復除訞言之罪,皆既除而復設之也。

屈茨编辑

外國樂有屈茨琵琶,馬貴與不曉「屈茨」之義(《文獻通考》)。案:酈元《水經注》引《釋氏西域記》曰:「屈茨北二百里有山,夜則火光,晝日但煙。人取此山石炭冶此山鐵,恒充三十六國用。故郭義恭《廣志》曰:『龜茲能鑄冶』。龜茲者,音屈茨也。」朱氏箋云:「《漢書》有龜茲,而《西域記》有屈茨,酈君合而詁之,謂龜茲即屈茨也。」又案:讚寧《物類相感志》亦云:「屈茨為龜茲,龜茲本音邱慈。古讀邱為區,北音讀屈亦為區,故龜茲訛為屈茨,皆聲之轉。」然則屈茨琵琶即龜茲所造樂器也。邱讀為區,見鄭康成《檀弓》注。

憬彼编辑

《魯頌》:「憬彼淮夷,來獻其琛。」阮亭《釋奠太學詩》云:「聖朝敷文德,憬彼胥獻琛。」案:《丹陽太守郭旻碑》云:「獫蠻憬彼,用綏海濱。」乃知句有所本。

分減编辑

少陵《秋野詩》:「盤餐老夫食,分減及溪魚。」武進梁御史曰緝(熙)曰:「分減二字,見《華嚴經》。」新城王阮亭、長洲汪鈍翁兩先生極稱之,以為注家所未及。余案:《御覽》四百十七卷引《東觀漢記》曰:「孔奮篤骨肉,弟奇在洛陽,每有所食甘美,輒分減以遺奇。」此分減二字所本。梁云出《華嚴經》,猶為未的。《東觀漢記》與《前漢書》,人稱「班東二史」,乃習見之書,今亡矣。仇氏《詳注杜詩》云:「周靖曰:《華嚴經》十布施內有分減布施。」此出《鈍翁類稿》而云周靖,非也。

詠史小樂府二詩解编辑

阮亭《詠史小樂府•赦雍齒》云:「太息王髦劍,前年殺孔融。曾言赦雍齒,地下愧袁公。」故友徐君龍友嘗疑此詩誤以文帝殺孔文舉。予反覆考之,而知詩之引王髦劍者,蓋楊脩也。曹操妒才嫉能,孔融、楊脩世有大小兒之目,而操皆除之。詩意謂文帝太息於王髦之劍,蓋知修之過薄也,而不知操前已無罪殺孔融矣。昔袁紹勸操楊彪、孔融輩,操偽以高祖赦雍齒為辭。後融見殺而彪幾濱於死,子修卒不免於刑戮。修死才逾百日而操亦卒。使死者有知,何以見袁公於地下乎?故云:「曾言赦雍齒,地下愧袁公。」(錢少詹曰:「勸操下當脫一誅字。」)

《二喬曲》云:「腹痛思前事,分香惑後人。二喬得佳婿,不是洛川神。」此詩言操之狡獪惑溺也。操於喬玄嘗有知己之感,然此特操之狡獪耳。分香望墓田,乃其本色。何以知之?以洛川神知之。《世說》言:「曹公屠鄴,令疾召甄。左右白:五宮中郎以將去。公曰:今年破賊正為奴。」李善《文選注》又言:「東阿王求甄逸女,既不遂,心殊不平。」是一女而父子兄弟爭之,惑溺之甚者也。幸而策、瑜不為熙、尚,故二喬不作洛川神耳。設也赤壁之戰,東風未便,誠有如昔人所云「銅雀春深鎖二喬」者。斯時操與喬公豈復有知己之感耶?此詩之意,實足誅心。

魯僖與議编辑

《文心雕龍•議對篇》曰:「《春秋》釋宋,魯桓務議。」家君曰:「案:文當云『魯僖與議』,《公羊經•僖公二十一年》:『釋宋公』。《傳》曰:『執,未有言釋之者,此其言釋之何?公與為爾也。公與為爾奈何?公與議爾也。』今注劉勰書者,皆不知引。」

依托之書编辑

《抱朴子•論仙篇》引董仲舒所撰《李少君家錄》,又《至理篇》引孔安國《秘記》,皆後人依托而為之者也。

萬畢编辑

《淮南子》含處吐火之術,出於萬畢之家。案:《唐誌•淮南子外篇》有《萬畢術》一卷,亦高誘注,今不傳。

焦山古鼎编辑

蔣虎臣(超。)《蔣說》曰:「焦山有文王鼎,不知傳自何時。今所置,云是贗物。真鼎為一縣令舁歸新城。二王俱賦《古鼎詩》。焦山之鼎,余親見之,疑非贗者。」

孫子算術编辑

《孫子算術》曰:「六粟為圭,十圭為撮,十撮為勺,十勺為合。」又曰:「蠶所吐絲為忽,十忽為秒,十秒為豪,十豪為厘,十厘為分。」

縣牛頭賣馬脯编辑

《三輔決錄》注:「世祖詔漢中太守丁邯曰:「縣牛頭,賣馬脯,盜蹠行,孔子語。」高誘注《呂覽》曰:「裏諺所謂『懸牛頭而賣馬脯。』」《說苑》:「晏子謂景公曰:『猶懸牛首於門,而求賣馬肉也。』」蓋古諺有是。

果園编辑

《御覽•十道志》曰:「靈州有赫連勃勃所置果園。」《水經》云:「河水北薄骨律鎮,城在渚上,舊赫連城也。桑果榆林,列植其上,故謂之『果州』。又《圖經》曰:『周宣政二年,破陳將吳明徹,遷其人於靈州。江左之人,崇禮好學,習俗皆化,因謂塞北江南。』」故韋蟾詩曰:「賀蘭山下果園成,塞北江南舊有名。」楊升庵《藝林伐山》引杜氏《通典》以為在涼州者,非。

子公编辑

王褒《童約》曰:「雨墜如注甕,扳薜戴子公。」注:「薜,蓑衣也。子公,笠也。」案:《御覽》引,今《童約》無是語。

春秋變周编辑

曾王父曰:「春秋變周(此語出《淮南子》),昭代之禮衰矣。下堂而見諸侯,覲禮之衰也。喪妻三年,喪眼之衰也。」

經術飾吏事编辑

漢儒以經術飾吏事,故仲舒以通《公羊》折獄,平當以明《禹貢》治河,皆可為後世法。

魯哀公编辑

魯哀公曰:「寡人生於深宮之中,長於婦寺之手,未嘗知憂,未嘗知懼。」惠子曰:「此非哀公之言也。使哀公而為此言,必無遜越之事。」

食熊白詩编辑

徐龍友注阮亭《精華錄》近體六卷,事跡頗略,而兼有未當。《宋牧仲邀食熊白詩》云:「故人寒置酒,熊白亦初靦。已下何公箸,寧思漢殿時。蟄藏元自密,攻穴苦相危。當食勞三歎,風花滿意吹。」徐君於「漢殿」注引《長楊賦序》:「上命右扶風發民入南山捕熊羆豪豬,載以檻車,輸長楊射館」云云,殊與詩無涉。余謂:漢殿乃用馮倢伃故事。「已下何公箸,寧思漢殿時。」此昔人所謂惟食忘憂也。言當何公下箸之時,寧思漢殿當熊之日乎?末云:「當食勞三歎。」蓋言異味食之甘,得之難,故當食而勞三歎,亦詩人忠厚之遺也。徐君注,余己為改正二百餘條,增注四十餘條,尚欲補注古體四卷,以行於世。未知何日汗青,姑書之以當息壤。

鼎湖原詩编辑

阮亭《鼎湖原詩》云:「素女為師態萬方,如聞天老教軒皇。馬肝已諱文成死,又見神君記柏梁。」此詩譏漢武也,言求仙不得,更習為房中之術,仍無益於長生也。王充《論衡》曰:「素女為黃帝陳五女之法,非徒傷父母之身,乃又賊男女之性。」「素女為師」二句,用張平子《同聲歌》也。《漢武故事》言:「上造神君請術,行之有效。」大抵不異容成也。

行人衣上雨编辑

古人云:「百里不共雨。」余每行役遇雨,雨過復取道,行里許,天氣晴明,略無雨意。顧視衣蓋,猶沾濡。韋左司詩云:「家從東方來,衣上灞陵雨。」阮亭先生《使秦蜀詩》云:「行人衣上雨,來自杜陽川。」未行役,不知此詩之工也。

寇萊公编辑

釋子文瑩言:「寇萊公曆富貴四十年,無田園邸舍,入覲則寄僧舍,或僦居。故其時門下士贈公詩有『無地起樓台』之語,采詩者咸謂中的。」後人以萊公晚年竄謫,遂有舉「蠟淚成堆」諸事,為豪侈所致。殊不知此是布衣時事。《後山叢談》嘗言之。王尚書阮亭所云「萊公英雄本色,所以不可及」也。尚書嘗有《謁忠湣公祠詩》云:「柘枝舞罷蠟成堆,千束吳綾夜宴開。不是魏三詩句好。誰知無地起樓台。」此詩蓋知萊公之深者也。

赤泉编辑

陶潛《讀山海經》第八篇云:「赤泉給我飲,員邱足我糧。」姚令威曰:「今赤泉《山海經》無之,知古文缺失也。」余案:《御覽》引《外國圖》曰:「員邱有不死樹,食之乃壽。有赤泉,飲之不老。」又七十卷引《括地圖》曰:「昆邱之上有赤泉,飲之不老。」《外國圖》、《括地圖》與《山海經》相表裏,郭景純注亦引之,皆古書也。

神人编辑

蕭韶《太清記》曰:「劉教姊文彩豔質,甚於神人也。」

折綿编辑

阮籍《大人先生歌》曰:「陽和微弱陰氣竭,海凍不流綿絮折,呼吸不通寒惻惻。」詩用折綿始於此,山谷以為始於庾肩吾者,非也。

四上编辑

《楚詞•大招》曰:「四上競氣,極聲變隻。」家君曰:「四上,猶今四、上、尺等為七調,猶古之七音也。」案:今民間六孔笛,放開四孔,低吹為四;六孔全開,低吹為上。

趙謙張鎬编辑

趙謙斬曹紹,張鎬殺閭邱曉,皆千古快事(紹,曹節從子)。

金山寺詩编辑

宋蘇紳《題潤州金山寺詩》云:「僧依玉鑒光中住,人蹋金鼇背上行。」漁洋山人《登金山寺詩》云:「絕頂高秋盤鸛鶴,大江白日蹋黿鼉。」次句意本蘇詩,一經爐錘,分外沈雄。

暗虛编辑

家君曰:「張平子《靈憲》指暗虛為地影,千古卓識。」

忠著竹素编辑

《顧子》曰:「昔梁邱據之諫景公也,於房;晏子之諫景公也,於朝。然晏之忠,著於竹素,梁邱之佞,於今不絕。亦惟公平正直者,聖之所先矣。」

古字假借编辑

鄭康成曰:「其始書之也,倉卒無字,或以音類比方假借為之,趣於近之而已。」

二尺四寸编辑

五經古文皆二尺四寸策,見鄭康成《論語》注,儀律亦二尺四寸,見《鹽鐵論》。

四經编辑

春秋以前止有四經,《管子》曰:「澤其四經。」謂《詩》、《書》、《禮》、《樂》也。及孔子讚《易》、作《春秋》,始著六經之目。

字有磨滅编辑

《周禮》注:「拍,槨字磨滅之餘。」《禮記》注:「衣,當為齋,壞字。」「交於旦明」,旦當為神,篆字之誤,古神字作[1234],見鄭子春《北嶽神廟碑》。《莊子》:「有旦宅,而無情死。」旦,讀為神。

禮運编辑

白虎通》引《禮運》云:「六情,所以扶成五性也。」今《禮運》無此語。

馬一疋编辑

《文心雕龍》曰:「周禮井賦,舊有疋馬。」應劭釋疋為量首數蹄,斯豈辨物之要哉?案:《藝文類聚》九十三卷載應劭《風俗通》曰:「馬一疋,俗說相馬比君子,與人相疋。或曰馬夜行,目明照前四丈,故曰一疋。或曰度馬縱橫,適得一疋。或說馬死賣得一疋帛。或云《春秋左氏》說,諸侯相贈乘馬束帛,帛為疋,與馬之相疋耳。」案:今《風俗通》無此語,非全書也。

頭馬頭錢编辑

茶曰頭綱,見《北苑茶錄》。鵝曰頭鵝,見《草木子》。馬曰頭馬,見《唐書•回紇傳》。錢曰頭錢,見陸放翁《筆記》。

匹製承盤编辑

先王父曰:「匹製,即今之套杯也。雞彝、鳥彝,皆有舟,今之承盤也。」

六弢编辑

《六弢》曰:「文王祖父壽百二十而沒,王季百年而沒,文王壽九十七而沒。」

難經编辑

皇甫謐《帝王世紀》曰:「黃帝有熊氏命雷公岐伯論經脈,傍通問難八十,為《難經》。教著九針,著《內外術經》十八卷。」《玉匱針經序》曰:「呂博,少以醫術知名,善胗脈論疾,多所著述。吳赤烏二年,為大醫令,撰《玉匱針經》及注《八十一難經》,大行於世。」

玉斗编辑

王逸子曰:「自幽、厲禮壞樂崩,天綱弛絕。諸侯力政,轉相吞並。德不能懷,威不能制。至於赧王,遂喪玉斗。」余案:「玉斗」可對「金甌」。

逃瘧编辑

魏文帝《列異傳》曰:「大司馬河內陽蕤,字聖卿,少時病瘧,逃神祠。有人呼:『杜卸、杜卸!』聖卿應曰:『諾!』起至戶中。人曰:『取此書去。』得素書一卷,皆譴劾百鬼,所劾輒效。」逃瘧已見漢、魏時,或謂始於高力士,非也。

墓誌之始编辑

馮鑒《續事始》曰:「案:《西京雜記》:前漢杜子春,臨終作文,命刻石埋於墓前。恐墓誌因此始也。」(事物紀原。)王阮亭先生云:「《佔筆》(史繩祖《學齋佔筆》)載漢西京時,南宮寢殿內有《醇儒王吏威長葬銘》曰:『明明哲士,知存知亡。崇隴原野,非寧非康。不封不樹,作靈垂光。厥銘餌依,王史威長。』云見張茂先《博物志》。此西漢墓銘之最古者。」

焦京易學编辑

《禮記•月令正義》:「案,《易林》云:『震主庚、子、午,巽主辛、丑、未,坎主戊、寅、申,離主己、卯、酉,艮主丙、辰、戌,兌主丁、巳、亥。」《易林》,焦贛所撰,今本無。此乃納甲之法,京房《易傳》所本也。

卦氣编辑

卦氣之學,傳自孟喜,蓋周、秦以來遺法。京房傳全用卦氣,其後谷永、劉歆、荀爽、馬融、黃復皆祖其學。秦燔《詩》、《書》,而《易》以卜筮獨存。故九宮納甲、卦氣爻辰諸學存焉。《尚書》遭毀,故《洪範》五行之說不傳。惟略見於伏生書,劉更生傳其學,其書皆亡,惜哉!《易乾鑿度》亦用卦氣。

洛陽詩编辑

阮亭先生《洛陽詩》云:「國本爭來黨錮連,楚歌楚舞亦堪憐。如何鴻鵠高飛去,又見蒼鵝出地年。」或疑是詩所指。余曰:此詩首言國本定而漢室安,黨錮連而漢室亡,舉東西兩漢而言之也。次言高祖不以所愛而易國本,故能建四百之基。若晉之惠帝信賈后而廢太子遹,其後遂有劉、石之禍。因舉鴻鵠、蒼鵝兩事以驗之也。

家君詩编辑

家君《送友人南歸詩》云:「秦望草荒樵逕出,吳江楓落釣船涼。」雲閣學楊玉符先生愛之,常為人書桃符。玉符,家君同年生之父也(錢曰:「楊閣學名镟,松江人云下似當有間宇。」)。

管子编辑

《管子•權修篇》曰:「微邪者,大邪之所生也。」《立政篇》曰:「寧過於君子,而毋失於小人。過於君子,其為怨淺,失於小人,其為禍深。」又曰:「見賢不能讓,不可與尊位。」

半星编辑

《管子•宙合篇》曰:「歲有春、秋、冬、夏,月有上、下、中旬,日有朝、暮,夜有昏、晨、半星。」注:「星半隱半見也。」

長度编辑

《管子•輕重甲篇》對桓公曰:「請使州有一掌,裏有積五窌。民無以與正籍者,於之長假。死而不葬者,予之長度。」朱長春案:「長假,補助之謂。長度,漏澤之謂。」

遠水不救近火编辑

《韓非子•說林篇》:「失火而取水於海,海水雖多,火必不滅矣,遠水不救近火也。」

文子語與管子相發明编辑

《說林篇》云:「衛將軍文子見曾子,曾子不起而延於坐席,正身見於奧。文子謂其禦曰:『曾子愚人也哉?以我為君子也,君子安可毋敬也?以我為暴人也,暴人安可侮也?曾子不僇,命也。』」文子之言是也。謂曾子而有是事,是誣賢也。《詩•小旻》之卒章正謂不侮暴人。曾子將終而引其語,謂「而今而後,吾知免夫。」與此相反,明非曾子。又曾子子曾申,亦稱曾子。

虱訟鼠獄编辑

虱訟,見《韓非•說林》。鼠獄,見《漢書•張湯傳》。

賣庸播耕编辑

《外儲說》曰:「夫賣庸而播耕者,主人費家而美食調布而求易錢者,非愛庸客也,曰:如是,耕者且深,耨者熟耘也。庸客致力而疾耕耘者,盡巧而正畦陌疇疇者,非愛主人也,曰:如是,羹且美,錢布且易雲也。」

郢書燕說编辑

《外儲說》曰:「郢人有遺燕相國書者,夜書,火不明,因謂持燭者曰:『舉燭』。雲而誤書『舉燭』。舉燭,非書意也。燕相受書而說之曰:『舉燭者,尚明也。尚明也者,舉賢而任之。』燕相白王,大悅,國以治。治則治矣,非書意也。今世學者,多似此類。」家君曰:「宋人不好古,而好臆說,故其解經,皆燕相之說書也。」

升概甚平编辑

《外儲說》曰:「宋人有酤酒者,升概甚平,遇客甚謹,為酒甚美,縣幟甚高著,然不售。」

儒墨编辑

《顯學篇》曰:「孔子之死也,有子張之儒,有子思之儒,有顏氏之儒,有孟氏之儒,有漆雕氏之儒,有仲良氏之儒,有孫氏之儒,有樂正氏之儒。自墨子之死也,有相裏氏之墨,有相夫氏之墨,有鄧陵氏之墨。故孔、墨之後,儒分為八,墨離為三。取舍相反不同,而皆自謂真孔、墨。」

瀑釀编辑

卞中丞永譽《書畫彙考》曰:「王晉卿《八帖》,皆與親賢宅諸王書,內有《送酒》一帖曰:『瀑釀四器,納上以酒。』稱釀可謂好奇。」

墨王编辑

汪伯玉《墨花閣雜志》曰:「米南宮稱法書曰『墨王』,可謂極稱,非右軍、大令、東武亭不足當也。」案:此亦見《研北雜志》。

五司禮闈编辑

杜牧《贈吏部尚書崔公郾行狀》曰:「公與伯兄、季弟,五司禮闈,再入吏部,國朝以來,未之有也。」

城隍考编辑

顧寧人《菰中隨筆》曰:「洪武二年,禮官奏考城隍之祀,莫詳其始。先儒謂:既有社矣,不應復有城隍,故唐李陽冰《縉雲城隍記》謂:『祀典無城隍,惟吳、越有之。』然成都城隍祠,太和中李德裕所建,張說有《祭城隍文》,杜牧有《祭黃州城隍文》,則不獨吳、越為然。北齊慕容儼鎮郢,城中先有神祠,俗號城隍神。又蕪湖城隍,建於吳赤烏二年。高齊慕容儼、梁武陵王祀城隍,皆書於史,又不獨唐而已。又曰:『古者,諸侯既立社稷,又為五祀:曰司命、中霤、國門、行、公厲是也。鄭氏謂國門為城門,今之城隍也。』然今州縣所祀,如吳之春申及永嘉之周苛、天台之屈坦、興國之姚□,亦不一概焉。」

慈幼局编辑

顧寧人《菰中隨筆》曰:「宋時諸郡有慈幼局,貧家子不能育者,許抱至局,書生年、月、日、時。局有乳媼鞠養之。他人家或無子女,來取於局。歲祲,子女多人慈幼局,故道無拋棄子女。」

天一閣编辑

《潛邱劄記》曰:「右司馬范欽,字堯卿,號東明。性喜藏書,購海內異本。與王鳳洲家藏,以書目取較,各鈔所未見相易。故浙東藏書家以范氏天一閣為第一。」

書院復社编辑

又云:「東林書院復於萬曆甲辰。首善書院建於天啟壬戌。天下書院毀於天啟己丑。復社起於崇禎辛未會試。」

韓杜编辑

又云:「案:姜宸英曰:世薄韓退之屢幹執政者。然子美始入京師,一投張均兄弟,再贈鮮于通。二君皆非端士,而窮途不免為此。士之失志,寧堪問乎?」

撫塵编辑

應璩《與曹公箋》曰:「昔漢光武與戴子高有撫塵之好。」(《藝文》)

雅拜编辑

太祝九拜,七日奇拜。杜子春曰:「奇讀為奇偶之奇,謂先屈一膝,今雅拜是也。」

世本左傳異字同音编辑

魏bdp卻,bdp《世本》作州。公叔發,《世本》作拔。公叔朱,《世本》作戍。

平山编辑

相如賦:「夾嵏築堂。」服虔曰:「平此山以為堂。」如淳曰:「嵏,山名也。」

進履襪编辑

後魏北京司徒崔浩《女儀》云:「近古,婦常以冬至日進履襪於舅姑。」(襪亦作<韋蔑>,並雲伐反)

 目錄 ↑返回頂部 卷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