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九靈山房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二

卷第二十一 九靈山房集 卷第二十二
元 戴良 撰 景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明正統刊黑口本
卷第二十三

九靈山房集卷之二十二

  鄞㳺藁       男戴禮叔儀𩔖編

   題䟦       從孫侗伯𥘉同編

    余𡺳公手帖後題

至正丙午秋良與臨安劉庸道同客四明一日従

道閱篋中舊書得余𡺳公𠩄遺貢尚書帖三讀之盖

不知涕泗之横流也𥘉公僉浙東㢘訪時良𫉬進拜

𩀱溪之上而師焉而問焉扵是知公學問該愽汪洋

無涯其證㩀今古出入經史百子亹亹(⿱艹石)珠比鱗列

為文章操𥿄筆立書未嘗起草然放恣横従無不如

意至古詩詞尤不妄許可其視近代諸名公SKchar如也

(⿱艹石)篆𨽻真行諸字畫亦徃徃深到有漢晋作者之

遺風嗚呼其盛矣爰自浙東謝事居太夫人憂于合

肥淮南盗起行省強起為淮西宣慰副使守安慶累

功至淮南左丞當其圍守時以孤SKchar賊者㡬十載

其後援絶食盡猶血戰兩月城始䧟死之

朝廷贈公攄誠守正清忠亮莭功臣榮禄大夫淮南

䓁䖏行中書省平章政事柱國𡺳國公謚忠宣立廟

以祀此帖作扵守安慶之三年帖中云従軍雖極勞

瘁心甚安之則公之捐 --捐軀報國盖素志然也或𫝊公

死之日神降于𥝠苐之前庭曰我有易說為賊中某

小校𠩄得當取以授吾故人某使刋之時公二子已

遇害妻妾亦𭠘井中死是書之存否皆不可知公在

浙東清有𠩄著易說五十卷良嘗請以䘚業公曰天

假數年𠩄見當不止此他日相示未晚意謂即此書

也帖中猶欲就閩物色易書三五家以為SKchar思遺老

之計則公扵此書𣳚身而已矣公與尚書公有同朝

之好時持莭閩中故以此帖寄之後五年尚書公亦

下世帖㽞其徒庸道䖏庸道以良嘗出公門下俾題

左方昔尚書公之在閩也見公之遺事志以二十九

言曰公之行不愧乎董賈公之忠烈不譲乎張許其

文章可以踵班馬而⿰糹⿱𢆶匹韓歐善言公者無以易此矣

良復何云㢤公唐兀氏諱余闕字SKchar元統癸酉

科進士其歴官次弟言行政治具見國史此不著九

月朔日門生良謹書

    䟦錢舜舉𠩄臨閻立本西域圖

此呉興錢舜舉臨唐閻中令西域圖中令藝絶古今

張彦逺記歴代畫苐為上品而西域圖實在𠩄録也

盖當是時天下巳定而外國𥘉入貢故詔中令寫外

國圖而扵西域則奉詔其真蹟有李伯時題識者舊

蔵廬陵王侍郎家大𮗚間詔取上進廬陵令張逹淳

軰𥨸取摹之扵是有摹本彦逺又云當時王知慎亦

嘗一摹榻而海外髙䴡䓁國徃徃有唐摹則此圖之

𫝊世非特一本矣苐不知舜舉𠩄臨者果自真蹟中

来耶抑亦摹本之𠩄出耳因茅元禮携至求題姑志

𠩄聞如是愽雅君子必有能諗之者

    䟦孫伯敬𠩄蔵十八學士圖

宋徽廟居東宫日嘗親洒宸翰畫唐十八學士并書

姓名序賛以賜近侍張公𠦑夜靖康𥘉張以南道緫

管領兵勤王其子慈甫従行慈甫之妻携是畫南来

有挟𫝑力索取之者令作贗本遺之丞相李公綱為

製頌序乃以為閻立本𠩄畫禇亮𠩄賛而御書十八

人姓名刻之豫章者即其本也張婦𠩄蔵真蹟後為

參政樓公鑰家𠩄得樓為天台倅時刻諸公𪠘中則

天台𠩄刻本視豫章刻有真贗之不侔矣石刻之在

當時已難得其真如此况丹青之見扵綃素者呼此

本有元𥙿之張仲舉題識盖京師達官家故物孫氏

兄弟購得之信希世之竒寳也𦍒謹襲蔵以俟愽

君子鍳定焉

    題貢尚書二詩

尚書貢先生晨坐公堂及公舘夜坐二詩甚有陶韋(⿱𫝀吊)

思致予時病脾踰月偶讀數過不覺栩栩然去體乃

知檄愈頭風古誠有是事㢤

    題貢尚書手帖

右玩齋貢先生與劉子明都事手帖言令子學多進

益且㽞此後遣其囬𠩄謂令子即庸道也去之十有

五年而庸道遂以文學知名為貢門髙弟使玩齋而

在則待庸道當益厚不異韓昌𥠖之扵李翺皇甫湜

    題楊慈湖𠩄書陸𧰼山語

陸文安公之學曰中庸尊徳性而入故其用工不以

循序為階梯而以悟入為䆒竟𠩄謂𫝊心之學是已

斯學也江右諸公多得其𫝊浙水之上𫝊之得其宗

者惟楊文元公文元官冨陽時𫉬見文安而進拜焉

立談之頃即領道要故其𠩄就卓卓視文安有光文

安此帖有家之興替在徳義不在冨貴之語盖亦心

學之𠩄發耳文元書之以自厲且署門人楊某于後

非有得扵心學之𫝊者(⿱艹石)是乎夫文安之學聖人之

學也韓子謂求𮗚聖人者必自孟子始予亦謂求觀

文安者必自文元始師程知慕二公取其言與字尊

信而表章之是亦文元之徒也歟

    題劉庸道浮海百韻

昔予𮗚木玄虚海賦每疑其言㶀㵧湠漫不可端SKchar

及以王事航海自南而北過黒水洋抵登莱見𠩄謂

浮天之浪浴日之波有吞江納漢包乾括坤之勢然

後知玄虚之言爲可徴非善扵詠海者不𠯁以及此

今𮗚吾友庸道浮海百韻詩扵是又知有庸道者也

玄虚之賦與海同其大而庸道之詩與海同其深其

大其深皆海之爲體然也兩人之𠩄作相學爲不朽

矣雖然後之𮗚此詩者苟不親渉其境以求夫大與

深者而目擊之亦未必不以予之疑玄虚者疑庸道

焉溟鵬井蛙夫亦以其𠩄見有不同耳妄議詞章者

尚戒之㢤

    䟦孫伯睿𠩄蔵絳帖

唐太宗購求前代法帖刻版蔵禁中大臣初登二府

者詔賜一本謂之官帖丞相劉公沆守長沙日以𠩄

賜帖摹刻二本一置諸郡一蔵于家自此法帖盛行

于世今𠩄取重者絳潭二郡及兩劉潘趙四家𠩄刻

凢六本自餘無𠯁𮗚矣然求其𠩄従来亦皆官帖之

苗裔官帖不可得下此惟綘帖近之盖其華潤有SKchar

神氣動人非(⿱艹石)他帖之枯瘠也此本盖是絳帖無疑

且其𥿄墨俱舊装潢亦甚精緻誠可寳也二十年来

SKchar相仍在在兵起士大夫家𠩄蔵舊物羽化殆盡

而孫氏兄弟乃能保有此帖扵分崩蕩柝之餘神物

扵此固有黙相之者然是家遺澤亦可見其持乆而

不泯矣子子孫孫尚永寳之以無忘前人玩好

    䟦脩禊帖

右軍蘭亭序古今𠩄共寳而入石者非一大扺當以

定武本為最勝然世之𠩄𫝊者毎有肥瘦之不同宋

尤延之謂瘦者為真武定而王順伯則主肥者二公

皆好古愽雅其辨古今石刻真偽甚為當世𠩄推重

而扵定武一帖𠩄論不同如此何耶孫氏蔵此二本

一𩔖痩者其一差肥使二公而在當必互有𠩄稱

矣其家尚寳蔵之他日子孫有能書者當推此為書

    䟦黄庭經

黄庭經為王氏父子𠩄書者皆不可復見宋儒評其

小字殘缺者盖是永禪師書字差大者是呉通微書

差長而瘦勁則徐浩筆耳此帖掲祕監稱其温潤可

喜當是世之善本苐不知果出永禪師茟耶抑通微

之與浩也東坡山谷軰復生當必能辨之矣

    䟦東方朔畫賛

黄山谷謂東方朔畫賛疑是呉通微𠩄書觀其遣筆

結體絶與通微黄庭外景經相𩔖山谷一代名人其

論此帖猶稱疑而不敢質後學尚何言㢤

    䟦趙文敏𠩄臨蘭亭序

前軰論逸少筆迹真者當祖之臨者冝子之既鐫之

石而又摹臨之者其属猶近⿰糹⿱𢆶匹此盖逺矣文敏𠩄臨

本豈属之近者非耶然𫝊之扵世真贗常相半此本

舊蔵四明𡊮徳平家文敏與徳平友善故書以遺之

奉化陳士申慈溪孫原道皆徳平姻家子原道得之

扵士申而士申得諸徳平前後相𫝊不出他族其為

真蹟無疑矣原道與弟原理皆善書其必知𠩄珎矣

    題馬元徳伯仲詩後

元徳𮪍鯨上天六七年矣平生詩詞流落人間者六

丁取之殆盡獨此三詩猶為其弟鶴年𠩄蓄鶴年聮

之為卷且追書和荅之作併題四韻于後予得而得

之扵是知二君之詩為足𫝊矣元徳由進士起家嘗

SKchar南䑓SKchar定海守奉化昌國皆有善政可紀鶴年當

武昌失守奉母夫人避地鎮江母夫人下世依元徳

居越臺(“士”換為“亠”)省交薦其卓行俱以禄不逮飬堅辤弗起元

徳之政事鶴年之髙風豈他人𠩄可及㢤則其𠩄作

之在世雖一詩律之微亦宜𫝊之永乆而不廢矣昔

東坡子由伯仲名徳盖天下而後世以能詩称予嘗

歎息之然名徳之重故世珎其𠩄作盖理之固然二

君之詩盍亦以是論之

    SKchar仲𫞐索予書𠩄作詩文題其後

予㓜時好作詩文而未得其要每一執茟如痿者之

欲行瘖者之思語不自知其力之弛而聲之窒也年

踰弱冠従鄊先生柳翰林㳺前後㡬十寒暑始覺茟

底如意無前二者之病然可指𥬇者亦多矣今五十

餘𡻕而来四明見先生𠩄嘗與㳺者曰SKchar君仲權一

𥬇相頋年俱老大而嗜好特未除索予向時𠩄作予

客䖏既乆舊藁俱已遺失姑手書近和陶靖莭詩辤

數篇以𭔃且戯之曰昔逹𮗚禪師在宋𥘉士大夫多

能詩善荅稱之師𥬇曰觧荅諸方話能言五字詩

二般俱好藝只是見錢遲仲𫞐覧予𠩄𭔃亦将指𥬇

其繆耶抑閔𠩄學之無𥙷也

    題米元暉烟雨圖

米元暉眼中閣烟雨胸次有丘𡋹故含毫和墨即澄

心堂𥿄為此圖四明𡊮文清公居舘閣時𠩄嘗牧蓄

者也後為郡人夏𠦑宜家𠩄得𠦑冝兄弟争相寳秘

毎䄂以相誇秦割十五城以求璧而荆山之人則用

之而抵鵲豈非物以罕見為貴世固無定情耶文清

乆㳺京國厭飫冨貴之餘思欲一覩家山而不可得

見夫畫笥𠩄有而𭣣蓄之冝矣𠦑宜兄弟居江山勝

䖏一開户牖則千岩萬𡋹不呼而登几格其扵是圖

亦𭣣蓄而寳秘之如此何乃兼人之𠩄好㢤

    題文與可盤谷圖

文湖州以寫竹名天下而山水人物世固未之覩甲

寅之秋夏𠦑冝兄弟出其𠩄作盤谷圖相示曰此盖

湖州得意時茟也予為之把玩不釋手盖湖州𮌎次

之髙𠯁以冠絶天下翰墨之妙𠯁以追配古人去之

四百餘年覧此一圖尚𠯁使人油然感動如李愿𥘉

入盤谷韓昌𥠖與酒作歌時也此圖係𡊮文清公家

舊物監㝎真蹟無疑

    題般(⿱艹石)波羅蜜心經

(⿱艹石)波羅蜜多心經靈智妙心者也心之妙不可以

語言𫝊而可以語言見盖語言者心之縁也予𮗚此

經其言蕳而要融通而無盡學者尊信而敬持之庶

㡬言之𠩄及即心之𠩄縁而悟心成佛𥘉無障礙矣

然諸佛巳信而持之者也學者今信而持之者也惟

衆生𩔖貪恋生死飄流諸趣未信而未持因焚香三

篆此一通以𭔃象先象先夙有護法閔俗之慈倘

即是𠩄書轉施而普告之則諸佛學者以至一切衆

生皆得以無為法罔有差别而𠩄謂毗盧海蔵盖自

𧰼先啓之矣

    題棲道人書華嚴經賛

宋𥘉有棲道人者嘗閔世俗之迫隘手書華嚴經十

萬偈扵方𠕋覺範禪師為作此文賛之其發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栖公

之精進可謂無遺藴矣玉庭老師閔世之心有不在

栖公下而誦持是經之夙智通力又非但書寫之SKchar

勤而巳然世無大手茟如覺範者為之称賛予故篆

其𠩄以賛栖公者㽞鎮育王山中盖欲世之君子𮗚

乎是文則知玉庭之盡心扵四種無礙而𠩄謂願力

之猛利心思之精特舉無異扵覺範之𠩄陳矣使覺

範而在亦必以予為知言

    題竹牎詩卷

香嚴閑禪師參道扵溈山乆而不契歸菴南陽遂擊

竹而有悟朽石師之有取扵是竹得非慕閑之道見

竹如見其人歟題詠諸公乃多指白太𫝊竹牎詩為

說曽無一語及本宗事此君有知當不聴受矣予至

慈濟方與大年議論及此忽見氷霜面目凛凛牎牖

間而髙標㧞俗充然有抱道者氣象相視一𥬇疑其

為朽石後身也





九靈山房集卷之二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