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七十七 乾隆西安府志 (己亥刻本)
卷七十八
卷七十九 

西安府志卷第七十八

  拾遺志選舉 大事

摭言唐進士杏花園初㑹謂之探花宴擇少俊二人爲探

花使徧遊名園若他人先折得二人皆受罰巳下選舉拾遺

摭言神龍以來杏園宴後皆於慈恩塔下題名同年中推

一善書者紀之他時有將相則朱書之及第後知聞或遇

未及第時題名處則爲𣸸前字故昔人詩云曾題名處𣸸

前字送岀城人乞舊衣

豪話錄唐柳宗元與劉禹錫同年及第題名於慈恩塔談

元茂秉筆慈恩題名起自張莒本於寺中閑遊而題其同

年人因爲故事

冊府元龜大中元年正月敕自今放進士榜後杏園任依

舊宴集所司不得禁制

六帖呂渭遷禮部侍郞中書省中有古柳建中末枯死德

宗自梁還復榮茂人以爲瑞柳渭令貢士賦之

幽閒鼔吹白尚書應舉初至京以詩謁顧著作顧覩姓名

熟視白公曰米價方貴居亦弗易乃披卷首篇曰咸陽原

上草一歲一枯榮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卽嗟賞曰道

得箇語居卽易矣

摭言白樂天一舉及第詩曰慈恩塔下題名處十七人中

最少年時年二十七

摭言寶歴中楊相嗣復具慶下繼放兩榜大宴新昌里第

諸生翼坐元白俱在賦日惟楊汝士詩後成最佳汝士醉

歸曰我今日壓倒元白其詩警句云文章舊價留鸞掖桃

李新陰在鯉庭

朝野僉載周天官選人沈子榮誦判二百道試日不下筆

人問之榮曰今日誦判無一相當有一道蹟同人名又别

至來年選判水磑又不下筆人問之曰我誦水磑乃是藍

田今問富平如何下筆聞者莫不撫掌

幽閒鼔吹喬𢑱京兆府解試時日午扣門試門令引入則

已臐醉視題曰幽蘭賦𢑱不肯作遂攺渥洼馬賦曰此可

矣奮筆而成警句云四蹄曳練翻澣海之驚瀾一噴生風

下湘江之亂葉便欲首送京兆曰喬𢑱崢嶸甚以解副薦

之可也

摭言曲江亭子幸蜀之後皆燼於兵火惟尚書省亭子存

焉進士開讌常寄其間旣撤饌則移樂泛舟傾城縱觀鈿

車珠幕櫛比而至

摭言乾符四年新進士曲江春讌有溫定者久困塲籍坦

率自恣至其日䝉衣肩輿金翠之飾夐岀於衆侍婢皆稱

是徘徊於柳陰之下俄頃諸公自露棚移樂登鷁首旣而

謂是豪貴其中姝麗必矣因促舟而進莫不注視或肆調

謔定乃於簾間垂足膝脛極偉而長毳衆皆掩袂𢌞舟避

之或曰此必溫定也

摭言崔沆及第年爲主罰錄事同年盧彖附近關讌堅請

假往洛下拜慶旣而淹緩久之及同年讌於曲江亭子彖

以雕幰載妓微服𩍍鞚縱觀於側遽爲團司所發沆判之

略曰深攙席㡌宻映軒車紫陌㝷春便隔同年之面靑雲

得路可知異日之心

朝野僉載開元中司天奏元象有𤯝見元宗問何祥對曰

當有名士三十人同日𡨚死今新及第進士正應其數其

年及第李䝉者貴主家婿上不言其事宻戒主曰毎有大

遊宴汝愛婿可閑留其家主居昭國里時大合樂音曲遠

暢曲江漲水聨舟數艘進士畢集䝉聞乃踰垣奔走羣衆

愜望才登舟移就水中畫舫平沉聲妓篙工不知紀極三

十進士無一生者

唐書王𡽪傳王𡽪字昭文京兆人其先本魏諸公子至漢

徙關中覇陵以其故王家爲王氏十世祖罷仕周爲同州

刺史死塟咸陽鳳政原子孫因家杜陵曾祖擇從昆弟四

人曰易從朋從吉從皆擢進士第至鳳閣舍人者三人故

號鳳閣王氏自是訖大中時登進士者十八人位臺省牧

守者三十餘人

開天遺事長安有平康坊妓女所居之地京都俠少萃集

於此兼每年新進士以紅箋名𥿄遊謁其中時人謂此坊

爲風流藪澤

嬾眞子長安慈恩寺塔有唐新進士題名雖妍媸不同皆

高古有法宣和初本路漕柳瑊集而刻之石亦爲竒玩

鼠璞唐雁塔題名石刻凡留題姓名僧道士庻前後不一

非止新進士也

史記封禪書黃帝採首山銅鑄𪔂於荆山𪔂成有龍垂胡

髯下迎黃帝騎龍羣臣後宮從上巳下大事拾遺

秦本紀注禹貢金九牧鑄𪔂於荆山下周報王十九年秦

昭王取九𪔂一飛入泗水餘八入於秦中

史記周本紀崇侯虎譖西伯於殷紂曰西伯積善累德諸

侯皆嚮之將不利於帝紂乃囚西伯於羑里閎夭之徒患

之乃求竒怪物獻之紂悅乃赦西伯曰譖西伯者崇侯虎

也西伯於是伐崇侯虎作豐邑自岐下而徙都豐

冊府元龜西伯作邑於豐太姒夣商庭生𣗥太子發植梓

樹於闕化爲松栢柞棫以吿文王文王幣吿羣臣與發並

拜吉夣季秋甲子赤雀啣書及豐文王拜受其文曰姬昌

蒼帝子亡殷者紂

尚書中候秦伯出狩至咸陽天震雷有火下化爲白雀銜

籙集於公車

史記秦紀贊秦惠王二年有新生嬰兒曰秦且王

燕丹子燕太子丹質於秦欲歸秦王謬言曰令烏白頭馬

生角乃可丹仰天嘆烏卽白頭馬爲生角秦王不得巳而

遣之

漢五行志秦昭襄王三十四年渭水赤三日

史記秦孝公嘗臨渭論囚渭水盡赤孝公卒太子立發吏

捕商君商君亡至關下欲舍客舍主人不知也曰商君之

法舍人無驗者坐之商君喟然嘆曰嗟乎爲法之𡚁至此

賈志始皇得藍田玉製爲璽八面正方螭紐命李斯篆文

以魚鳥刻之其文曰受天之命皇帝壽昌或曰受命于天

旣壽永昌書史秦傳國璽以藍田水蒼玉爲之取水德魚

蟲鶴蟮蛟龍皆水族物大畧取扶水德之義

水經注秦始皇二十一年長狄十二見於臨洮長五丈餘

鑄金人十二以象之各重二十四萬斤坐之宮門前謂之

金狄皆銘其胸云皇帝二十六年初兼天下以爲郡縣正

法律同度量大人來見臨洮身長五丈足六尺李斯書也

漢自阿房徙之未央前謂之翁仲地皇二年王莽夣銅人

立惡之念銅人銘有皇帝初兼天下文使尚方工鐫㓕所

夣銅人膺文後董卓毁其九爲錢其在者三魏明年欲徙

之洛陽重不可勝至覇水西停之漢晉春秋或言金狄泣

故留之石虎取置鄴宮苻堅又徙之長安毁其二爲錢其

一未至苻堅亂百姓推置渭北河中

賈志秦始皇斂天下銅鐵作銅簴於咸陽漢高帝廟有銅

簴二魏明帝徙之洛陽

述異記秦始皇二十六年童謡云阿房阿房亡始皇

史記始皇本紀始皇三十六年秋使者從關東夜過華陰

平舒道有人持璧遮使者曰爲我遺滈池君因言曰今年

祖龍死使者問其故忽不見使者奉璧以聞始皇曰山鬼

固不過知一歲事也退言曰祖龍者人之先也使御史府

視璧乃二十八年行渡江所沈璧也

述異記二世元年宮中雨金頃刻皆化爲石

述異記惠帝二年宮中雨黃金黑錫

漢五行志吕后八年三月衼覇上還過枳道見物如倉狗

撠高后掖忽而不見卜之趙王如意爲祟遂病掖傷而崩

漢律歴志徐禹長安人元封七年歴紀廢壊廼造漢太初

元鳳三年太史令張壽王言黃帝調歴漢元年以來用

之今陰陽不調更歴之過詔課諸歴疏宻長安徐禹治太

初歴第一壽王治黃帝調歴皆疏濶又言黃帝至元鳳三

年六千餘歲長安單安國安陵桮育治終始言黃帝以來

三千六百二十九歲不與壽王合故歴本之驗自漢歴初

起盡元鳳六年三十六歲而是非堅定

史記平凖書元封中故吏皆通適今伐𣗥上林作昆明池

是時越欲與漢用船戰遂乃大修昆明池列觀環之治樓

船高十餘丈旗幟加其上甚壯

史記武帝紀元狩元年上郊雍獲一角獸若麃然有司曰

陛下肅袛郊祀上帝報享錫一角獸葢麟云

滑稽傳建章宮後閣重櫟中有物岀焉其狀似麋以聞武

帝詔東方朔視之朔曰所謂騶牙者也遠方當來歸義其

後一歲匈奴渾邪王果將衆十萬來降漢

漢武帝紀征和四年二月丁酉隕石於雍二聲聞四百里

漢武别傳未央宮殿前鐘無故自鳴三日夜乃止帝問東

方朔對曰銅者土之子以陰陽氣類言之恐山有摧陁者

越三日南郡太守以山崩爲言

漢昭帝紀始元元年春二月黃鵠下建章宮太液池中

玉海地節三年長安雨黑粟

漢宣帝紀三年春五色鳥以萬數飛過屬縣欲集未下其

令三輔無得以春夏摘巢探卵彈射飛鳥又四年三月神

雀五采以萬數集長樂未央北宮高寢甘泉泰畤殿中及

上林苑金芝九莖産於函德殿銅池中

漢宣帝紀神雀四年春二月修興太一五帝后土之祠鸞

鳳萬舉蜚覧翺翔齋戒之暮薦鬯之夕神光交錯或降於

天或登於地或從四方來集於壇

漢宣帝紀五鳳三年郊上帝祠后土神光並見三月辛丑

鸞鳳集長樂宮文章五色留十餘刻

郊祀志建章未央長樂宮鐘𥵂銅人生毛一寸

五行志黃龍元年未央殿輅軨中雌雞化爲雄毛衣變化

不鳴不將無距

漢五行志元帝時童謡曰井水溢滅竈烟灌玉堂流金門

至成帝建始二年三月戊子北宮中井泉稍上溢岀井水

陰也竈烟陽也玉堂金門至尊之象陰盛而滅陽竊有宫

室之應也

五行志元延元年正月長安章城門門牡自亡

五行志綏和二年二月大廐馬生角在左耳前圍長各二

寸是時王莽爲大司馬害上之萌自此始矣

漢書成帝河平二年悉封舅大將軍王鳳庻弟譚等五人

同日封故世謂之五侯爭爲奢侈百姓歌之曰五侯初起

曲陽最怒壞絕高都長安里名竟連外杜土山漸臺西象白虎

漢五行志建平四年夏京師郡國民聚會里巷阡陌設張

博具歌舞祠西王母又傳書曰母吿百姓佩此書者不死

不信我言視門樞下當有白髪至秋止

哀帝紀哀帝元壽元年孝元廟殿前銅龜蛇鋪首鳴

王莽傳王莽初長安狂女子碧呼道中曰高皇帝大怒趣

歸我國不者九月必殺汝

述異記王莾時未央宮中雨五銖錢至地悉爲龜兎

王莾傳元鳳四年八月莽親之南郊鑄作威斗鑄斗日大

寒百官人馬有凍死者

王莽傳地皇元年七月大風毁王路堂是月杜陵便殿乘

輿虎文衣廢藏在室匣中者岀自樹立外堂上良久乃委

王莾傳地皇三年六月殿中鉤盾土山仙人掌旁有白頭

公靑衣郞吏見者私謂之國師公衍功侯喜素善卦莽使

筮之曰憂兵火莾曰小兒安得此左道是乃予之皇祖叔

父子僑欲來迎我也

東觀漢記更始在長安所授官爵或膳夫庖人長安語曰

竈下養中郞將爛羊胃騎都尉爛羊頭關内侯

古今注永和年長安雨綿

五行志中平中長安城西北六七里空樹中有人面生鬚

後漢董卓傳僕射士孫端謀誅董卓有人書呂字於布上

負而行歌於市曰布乎有告卓者卓不悟帝大㑹未央殿

卓朝升車旣而馬驚墮泥還入更衣其少妻止之卓不從

遂行呂布持矛刺卓趣兵斬之

獻帝紀興平元年秋七月三輔大旱自四月至於是月帝

避正殿請雨遣使者洗囚徒原輕繫是歲穀一斛五十萬

豆麥一斛二十萬人相啖白骨委積九月桑復生椹人得

以食

宋祥端志晉武帝太始五年十一月甲寅靑龍見京兆覇

拾遺記武帝太康元年白雲起覇水三日乃滅

五行志懷帝永嘉三年六月壬子玉龜出㶚水

異苑苻堅元年長安樵人於城内見金𪔂走報堅堅遣載

取到化爲銅𪔂入門又變大鐸

前秦錄秦王堅以弟融爲冀州牧將發祖於覇上母苟氏

以融少子比發三至覇土其夕又竊如融所內外莫知是

夜堅寢前殿太史奏天市南門屏內后妃星失明乃后妃

移動之象堅推問知之驚曰天道不遠

十六國春秋苻堅爲赦與左僕射猛右僕射融宻講於露

堂有蠅入自牖間鳴聲甚大集於筆端驅而復來久之乃

去俄而長安里民相告曰官令大赦有司以聞堅推窮之

咸言有一小人衣黑大言於市曰官令大赦須臾不見堅

嘆曰其向蒼蠅乎

苻堅載記太元七年新平郡獻玉器初堅卽位新平王雕

陳說圖讖堅以雕爲太史令嘗言於堅曰䜟云古月之未

亂中州洪水大起健西流惟有雄子定八州此陛下三祖

聖諱也又曰當有草付臣又土滅東燕破白虜氐在中華

在表按圖䜟陛下當滅燕平六州願徙汧隴諸氐於京師

三秦大戸置之於邊地以應之王猛以雕爲左道惑衆勸

堅誅之雕臨刑上疏稱得之于京兆劉湛後以其言有徵

追贈光祿大夫

苻堅載記彗星掃東井

苻堅傳太元十年慕容冲進逼長安大饑人民相食有羣

烏數萬鳴於長安城上其聲甚悲

車頻秦書苻堅建元十二年高陸縣民穿井得龜堅以石

爲池養之十六年死取其骨以問吉凶名爲客龜太卜佐

高夣客龜言我將歸江南不遇死於秦曾於夣中自解曰

龜三萬六千歲而終終必亡國之徵也爲謝元破於淮淝

自縊新城浮圖中秦祚因卽淪矣

姚興載記靈臺令張泉言於興曰熒惑入東井旬紀而返

未餘月復來守心王者惡之宜修仁虛巳以答天譴正旦

興朝羣臣於太極前殿沙門賀僧慟哭不能自勝衆咸恠

靈徵志高祖承明元年九月京兆民獻玉璧一𩀱文色炳

煥王者賢良美德則至

靈徵志高祖太和元年六月長安鎭獻玉印一上有龜紐

下有文字色甚鮮白有殊常玉

隋文帝紀開皇元年三月辛巳宣仁門槐樹連理衆枝內

隋唐佳話京城南隅芙蓉園本曲江園隋文帝以曲名不

正詔攺之

續元經開皇十七年有群鹿入殿門

隋五行志開皇十七年大興城西南四里袁村設佛會有

老翁皓首白裙襦衣求食而去衆追而觀之行二里許不

復見但有一陂中有白魚長丈餘小魚從者無數人争射

之剖其腹得秔飯始知此魚向老翁也從數日漕暴溢人

皆溺死

五行志開皇二十年十一月京師大風發屋㧞樹秦隴壓

死者千餘人地大震鼓皆應凈刹寺鐘三鳴佛殿門𤨏自

開銅象自岀戸外鐘鼓自鳴者近鼓妖也

五行志仁壽四年有人長數丈見於應門其迹長四尺五

寸其年帝崩

瀟湘錄大業十二年長安城禁苑內一大樹冬月雪中忽

花葉茂盛及彫落結實其子光明燦爛如火數日皆化爲

紅蛺蝶飛去明年高祖自唐國入長安

芝田錄煬帝在江都代王留守長安盗賊蜂起刻木鵞繫

詔於頸致之渭汭冀關東救兵至日放百十順流而下竟

無救至

冊府元龜叚綸仕隋爲左親衛隱太子見而悅之妻以瑯

琊長公主舍高祖之舊第數聞鼓吹之聲視之無所覩綸

謂主曰聞圖䜟李氏當王今於第內有此祥必而家受籙

之徵也及義兵西邁綸於藍田結聚兵馬得萬餘人迎接

大軍拜金紫光祿大夫

會要武德七年閏四月十三日長安古城鹽渠中生鹽色

紅白而味甘狀如方印

通鑑貞觀元年九月有白雀巢於寢殿槐上合歡如鼓腰

左右稱賀命毁其巢縱鵲於野外

冊府元龜貞觀十七年五月雍州獻三足烏閏六月丹州

獻白鹿

唐五行志貞觀十七年七月民訛言官遣棖棖殺人以祭

天狗云其來也身衣狗皮鐵爪每於闇中取人心肝而去

於是更相震怖每夜驚擾皆引弓劍自防郊外不敢獨行

太宗宣旨慰諭月餘乃止按譌言天寳三載復見

聞見後錄唐故事天下有𡨚者許哭於昭陵之下

五行志永隆初長安獲女魃長尺有二寸其狀恠異是歲

秋不雨至於明年九月

五行志中宗卽位金鷄竿折鷄竿所以肆赦始發大號而

鷄竿折不祥

鳳池編則天初稱周方具告天文有吏人見大周字上有

兩仙童長二三寸執刀剗削須臾失去周字人知唐必復

五行志武后長壽二年十月萬象神宮側檉杉皆變栢

事文𩔖聚長壽三年則天徵天下銅五十餘萬斤鐵一百

三十餘萬斤錢二萬七千貫於定𪔂門內鑄八稜銅柱高

九十尺徑一丈二尺題大周萬國述德天樞張革命之功

天樞下置鐵山銅龍負戴獅子麒麟圍繞上有雲龍以托

火珠高一丈圍三丈金彩熒煌光侔日月至開元中詔毁

天樞發卒鎔爍彌月不盡先有謡云一條絲線挽天樞言

其不久也天樞之北韋庻人繼造一臺先此毁拆

通鑑初則天世長安城東隅民王純家井溢浸成大池數

十頃號隆慶池相王子五王列第於其北望者言常欝欝

有王氣比日尤盛上幸隆慶池結綵爲樓宴侍臣泛舟戲

象以厭之

五行志武后延載元年九月內出梨華一枝示宰相萬木

揺落而生華陰陽黷也

五行志武后神功元年二月庚子有人入端門又入則天

門至通天宮閽及伏衛不之覺

五行志中宗神龍二年長安城中往往見水影昔苻堅之

敗也長安嘗有是

開天傳信記上藩邸時戲游城南有書生延上過其家貧

止一驢書生殺以備饌問其姓名乃王琚也自是上每遊

韋杜必過琚家及韋氏專制宻言於琚琚曰亂則殺之又

何疑也上遂納琚謀戡定禍難累拜中書侍郞實預配享

朝野僉載相王誅逆韋崔日用將兵杜曲誅諸韋略盡綳

子中嬰孩亦揑殺之

朝野僉載景雲中西京霖雨六十餘日有一僧名寳嚴自

云有術能止雨設壇誦咒其時禁屠宰寶嚴用羊二十口

馬兩匹以祭祈請經五十餘日雨更甚於是斬僧其雨遂

朝野僉載睿宗御安福門外作燈輪高二十丈衣以錦綺

飾以金銀燃燈五萬盞望之如花樹宮女千數耀珠翠施

香粉又妙簡長安女千餘人衣服花 稱是於燈輪踏歌

三日

五行志元宗先天二年六月京師朝堂有大蛇長丈餘大

蝦蟆如盤相與鬪二者皆陰類朝堂出非其所也

開天遺事元宗開元元年內中因雨過地微潤至夜有光

宿衛奏之上令鑿其地得寶玉一片上有古篆天下太平

四字收之內庫

六帖開元二年宴京師耆老於含元殿賜九十以上几杖

八十鳩杖婦人亦如之

五行志開元十二年七月旱帝親禱雨宫中設壇席暴立

三日

冊府元龜開元十三年十月壬申萬年王慶築垣掘地獲

寶𪔂五獻之四𪔂皆有銘銘曰垂作尊𪔂萬福無疆子孫

永寳

玉海開元十九年二月癸未皇太子奏正月二十七日興

慶宮親耕藉田三百餘歩旣而靑光紫氣伏地

五行志開元二十三年十二月巳巳龍池聖徳頌石自鳴

其音淸遠如鐘磬近石言也

冊府元龜天寶三載八月戊子有班鹿産白鹿於苑中獻

之請宣付史舘上曰宮苑之內屢薦嘉祥今又縞質霜毛

變林虞之獸族殊姿馴性實雲駕之龍媒允謂休徵用爲

慰也所請者依

酉陽雜爼元宗時富平産一神羊肉角當項自毛上捧議

者以爲獬

五行志天寶十載六月乙亥大同殿前鐘自鳴又八月丙

辰武庫災燔兵器四十萬餘

五行志天寶十三載秋大霖雨害稼六旬不止九月閉坊

市北門葢井禁婦人入街市祭元㝠太社禜明德門壞京

城垣屋殆盡

朝野僉載天寶中李遐周頗有道術多在禁署徙居宮觀

於所居院內題詩千言皆預紀上皇幸蜀祿山僣位之事

略舉一篇云燕市人皆去函關馬不歸如逢山下鬼環上

繋羅衣貴妃小字阿環山下鬼嵬字也

冊府元龜肅宗爲皇太子天寶十三載觀安祿山有悖逆

狀恐危宗廟遂精誠祈夣其夜夣故內侍普寂等二人舁

紫案覆一黃帕自天而下直至帝前素版丹書文字甚多

十五載元宗遊蜀帝幸靈武次永壽縣雲氣見西北長數

丈成橋閣之狀識者以爲天子氣自是紫雲擁帝所乘馬

聚散不時

東齋籍大歴八年京兆大旱京兆尹黎幹造土龍自與巫

覡對舞彌月不應又禱孔子廟帝笑曰邱之禱久矣使毁

土龍減膳節用旣而㴻雨

冊府元龜貞元元年十一月京兆府奏有人於長興坊得

玉璽文曰天子信璽

五行志貞元二年二月乙丑有野鹿至於含元殿前獲之

占曰有大喪

宣室志貞元二年李晟復京師朱泚以千餘人西走昏忽

迷路問於田父曰豈非朱太尉耶源休止之曰漢皇帝田

父曰天不長㐫地不生惡蛇不爲龍鼠不爲虎天網恢恢

去將安適泚怒將殺之忽失所在

玉海貞元十三年四月幸興慶宮龍堂禱雨有白鸕鷀浮

沉水際群類翼從左右以爲龍之變化

冊府元龜乾元元年七月乙亥晝渾天儀有液如汗下流

冊府元龜乾元元年十一月丙寅明鳳門有慶雲自欄杆

上起盤旋紛郁光彩明耀

冊府元龜廣德二年七月甲寅有三白鹿一白兎見於禁

苑魚朝恩廵苑內獲之以獻上言請付史舘詔答曰白鹿

白兎王者嘉瑞和平之應朕以寡德詎敢當焉卿及將士

等務切軍儲克勤農事上元眷祐爰獲禎符所請付史館

者依

冊府元龜裴延齡判度支京西有汚池卑濕處時有蘆葦

不過數畝延齡奏云訪得長安咸陽兩縣有陂池數百頃

請爲内廐牧馬之地帝差官閲視事皆虛妄又因計料造

神龍寺須長五十丈松木延齡奏云臣近於同州簡得一

谷木可數千條皆長七八十尺帝曰人云開元天寶中側

近求長五六十尺木尚未易得皆須於嵐勝等州採市如

今何爲近處有此延齡奏曰臣聞賢材皆處處常有但遇

聖君卽出現今此木生自關輔葢爲聖君豈開元天寳合

得有也帝頗知其妄但以其敢言無隱且欲訪問外事故

斷意用之

通鑑京兆尹薛元賞常詣李石第聞石方坐𠫊事與一人

争辨甚諠使覘之云有神策軍將訴事元賞趨入責石曰

相公綱紀四方近不能制一軍將何以鎭服四夷卽趨岀

上馬命左右擒軍將俟于下馬橋至則巳解衣跪之矣其

黨訴於仇士良士良遣官者召之元賞曰屬有公事遂杖

殺之乃白服見士良知軍將巳死無可如何乃呼酒與元

賞歡飮而罷

綱鑑補唐內謁者監仇士良請以開府蔭其子千牛給事

中李敏中判云開府階誠宜蔭子謁者監何由有兒士良

慚恚

食貨志懿宗時關中大旱貧者以蓬子爲麵槐葉爲虀

五行志僖宗五年內臣有刻木象頭以褁幞頭百官效之

工門如市度木斫之曰此斫尚書頭此斫將軍頭近服妖

五行志僖宗中和四年關內大饑時黃巢未入京師人以

黃米及黑豆屑蒸食之謂之黃賊打黑賊

畫墁錄僖宗再狩近轂之民爭入攘寶貨唯豳民取佛至

今民家充滿其工緻精采非今人之所作也

五行志昭宗時十六宅諸王以華侈相尚巾幘各自爲制

度都人效之則曰爲我作某王頭識者以爲不祥又唐末

京都婦人梳髪以兩鬂抱面狀如椎髻時人謂之抛家髻

又世俗尚琉璃 釧抛家琉璃皆播遷之兆云

綱鑑補李克用破黃巢收復長安時年二十八於諸將最

少而功第一諸將皆畏之克用一目微𦕈時人謂之獨眼

 通志

本朝雍正四年十二月十八日陝西黃河自黃甫川至潼關

 水漸淸澈至五年正月初六日淸澈異常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