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朝名臣言行錄 (四部叢刊本)/卷第七之一

卷第六之六 五朝名臣言行錄 卷第七之一
宋 朱熹 撰 景海鹽張氏涉園藏宋刊本
卷第七之二

五朝名臣言行録卷第七之一

    丞相祁國杜正獻公

  公名衍字丗昌越州山隂人擢進士甲

  科補楊州觀察推官歷知縣通判知州

  提㸃刑獄轉運使召爲三司戸部副使

  除天章閣待制河北都轉運使入爲樞

  宻直學士岀知天雄軍 仁宗召爲御

  史中丞判流内銓審官院岀知永興軍

  徙并州寳元二年復知永興軍召還權

  知開封府拜同知樞宻院事改副使宣

  撫河東拜樞宻使㝷以吏部侍郎同中

  書門下平章事兼樞宻使岀知兖州慶

  曆七年年七十正旦日上表還印綬乃

  以太子少師致仕皇祐中進太子太師

  薨年八十

公父早卒遺腹生公其祖愛之㓜時祖父脫

帽使公執之㑹山水𭧂至家人散走其姑

𭠘一竿與之使挾以自泛公一手執帽漂

流乆之救得免而帽竟不濡前母有二子

不孝悌其母改適河陽錢氏祖父卒公年

十五六二兄遇之無狀至引劒斫之傷腦

岀血數升其姑匿之僅而得免乃詣河陽

歸其母繼父不之容徃來孟洛間貧甚傭

書以自資甞至濟源冨民相里氏竒之妻

 以女由是資用稍給舉進士殿試第四及

貴其長兄猶存待遇甚有恩禮二兄及錢

 氏姑氏子孫受公䕃補官者數人仍皆爲

 之婚嫁

公治吏事如其爲人其聽獄訟雖明敏而審覈

 愈精故屢决疑獄人以爲神其簿書出納

 推析毫髮終日無倦色至爲條目必使吏

 不得爲奸而巳及其施於民者則簡而易

 行始居平遥甞以吏事適他州而縣民争

訟者皆不肯决以待公歸知乾州未滿𡻕

 安撫使察其治行以公權知鳯翔府二邦

 之民争於界上一曰此我公也汝奪之一

 曰今我公也汝何有焉歐陽公撰墓誌

夏人叛命陜西困於科歛吏縁侵漁調發督

 迫民至破産不能足徃徃自經投水以死

 公在永興語其人曰吾不能免汝然可使

 汝不勞爾乃爲之區處計較量物有無貴

 賤道里逺近寛其期㑹使以次輸送由是

 物不踴貴車牛蒭秣宿食來徃如平時而

 吏束手無所施民比他州費省十六七至

 於繕治城郭器械民皆不知

開封治京師常撓於權要有干其法而能不

 爲之屈者世皆以爲難至公能使權要不

 敢有所干凡其爲治以聽斷盗訟爲能否

 爾獨公始有餘力省其民事如治他州

吏部審官主天下吏貟而居職者𩔖以不乆

 遷去故吏得爲奸公始視銓事一日選者

 三人爭某闕公以問吏吏受丙賕對曰當

 與甲乙不能爭遂授他闕居數日吏教丙

 訟甲負某事不當得公悟召乙問之乙謝

 曰業巳得他闕不願爭公不得巳與丙而

 𥬇曰此非吏罪乃吾未知銓法爾因命諸

 曹各具格式科條以白問曰盡乎曰盡矣

 明日勑諸吏無得升堂使坐聽行文書而

 巳由是吏不得與銓事與奪一岀於公其

 在審官有以賂求官者吏謝不受曰我公

 有賢名不乆見用去矣姑少待之

慶曆初 上厭西兵之乆出而民𡚁亟用冨

 鄭公韓魏公及范文正公而三人者遂欲

盡革衆事以修紀綱而小人權倖皆不恱

 獨公與相佐佑而公尤抑絶僥倖凡内降

與恩澤者一切不與每積至十數則連封

 而面還之或詰責其人至慙恨涕泣而去

 上甞謂諫官歐陽脩曰外人知杜衍封還

 内降邪吾居禁中有求恩澤者每以杜衍

 不可告之而止者多於所封還也其助我

多矣此外人及杜衍皆不知也然公與三

 人者卒皆以此罷去

公多知夲朝故實善决大事初邊將議欲大

舉以擊夏人雖韓公亦以爲可舉公爭以

 爲不可大臣至有欲以沮軍罪公者然兵

後果不得岀契丹與夏人爭銀瓮族大戰

黃河外而鴈門麟府皆警范文正公安撫

 河東欲以兵從公以爲契丹必不來兵不

 可妄岀范公怒至以語侵公公不爲恨後

契丹卒不來二公皆丗俗指公爲朋黨者

其論議之際蓋如此及三人者將罷去公

 獨以爲不可遂亦罷

杜正獻公爲相蔡君謨孫之翰爲諫官屢乞

岀於是蔡除福州之翰安州正獻云諫官

無故岀終非美事乞且仍舊 上可之退

書聖語時陳恭公爲執政不肯書曰吾初

 不聞正獻懼遂焚之由此遂罷相議者謂

 正獻當俟明日審奏不當遽焚其書也正

 獻言始在西府時 上每訪以中書事及

爲相中書事亦不以訪公因言君臣之間

能全始終者蓋難也東坡志林

公與丁文簡公俱爲河東宣撫時任恭惠公

 之子上書言事歷詆執政至恭惠曰至於

臣父亦岀遭逢謂其非德選也進奏院報

至公戯文簡曰賢郎亦要牢籠文簡深銜

 之其後二公同在政府人言蘇子美進奏

 院祠神事公避嫌不與文簡論以深文子

美坐廢爲民從坐者數十人皆名士大夫

而公亦罷去一言之謔貽禍一時故不可

不謹也

公爲人尤㓗廉自尅其爲大臣事其上以不

 欺爲忠推於人以行已取信故其動静纎

悉謹而有法至考其大節偉如也

公自布衣至爲相衣服飲食無所加雖妻子

亦有常節家故饒財諸父分産公以所得

悉與昆弟之貧者俸禄所入給宗族賙人

急難至其歸老無屋以居寓於南京驛舎

 者乆之自少好學工書喜爲詩讀書雖老

 不倦推奬後進今丗知名士多岀其門居

家見賔客必問時事聞有善喜(⿱艹石)已出至

有所不可憂見於色或夜不能寐如任其

責者凡公所以行之終身者有能履其一

 君子以爲人之所難而公自謂不足以名

後丗遺戒子孫無得記述嗚呼豈所謂任

重道逺而爲善惟不足者歟

公甞謂門生曰凡士君子作事行已當履中

道不冝矯飾矯飾過實則近乎僞

公甞謂門生曰今之在上者多擿發下位小

節是誠不恕也衍知兖州時州縣官有累

重而素貧者以公租所得均給之公租不

 給即繼以公帑量其小大咸使自足尚有

復侵擾者真貪吏也於義可責又曰衍歷

 知州提轉安撫未甞壞一箇官貟其間不

職者即委以事使之不暇墯不謹者諭以

 禍福俾之自新從而遷善者甚衆不必繩

 以法也其有文學政事殊行絶德者雖不

識面未甞不力薦於朝有一善可稱一長

 可録者亦未甞不隨所能而薦之

有門生爲縣令公戒之曰子之才器一縣令

 不足施然切當韜晦無露圭角毀方瓦合

求合於中可也不然無益於事徒取禍爾

門生曰公平生以直亮忠信取重天下今

反誨某以此何也公曰衍歷任多歷年乆

上爲帝王所知次爲朝野所信故得以申

其志今子爲縣令卷舒休戚繫之長吏夫

良二千石者固不易得(⿱艹石)不奉知子烏得

以申其志徒取禍爾予所以欲子毀方瓦

合求合於中也

公甞謂門生曰作官第一清畏無求人知苟

欲人知同列不謹者衆必譛已爲上者又

 不加明察適足取禍爾但優㳺於其間黙

 而行之無愧於心可也

公一日憂見于色門生曰公今日何以不恱

 公曰適覩朝報行某事行某事非便所以

 憂爾又一日喜見于色門生未及問公曰

 今日見朝報某人進用某人進用社稷之

 福也公又曰孔子稱不在其位不謀其政

第衍荷國恩之深退居以來家事百不𨵿

 心獨未能忘國爾

公食于家惟一麵一飯而已或美其儉公曰

 衍夲一措大爾名位爵禄冠冕服用皆國

 家者俸入之餘以給親族之貧者常恐浮

 食焉敢以自奉也一旦名位爵禄國家奪

 之却爲一措大又將何以自奉養耶又甞

 戒門生曰天下惟浙人褊急易動柔懦少

 立衍自在幕府至於監司人尚不信及爲

 三司副使累於 上前執奏不移人始信

 之反曰杜衍如是莫非兩浙生否其輕吾

 黨也如此觀子識慮髙逺志尚端慤他日

 樹立當爲郷曲之顯切勿少枉爲時所上

 下也

門生甞從容問公曰公在相位未朞年而岀

 使蒼生不盡𬒳公之澤天下甚鬱望公曰

 衍以非才乆妨賢路遽得解去深遂乃心

 然獨有一恨爾門人曰公之恨何也公曰

 衍平生聞某人之賢可某任某人之才可

 某用未能悉薦而去此所以爲恨也

韓魏公言杜祁公公心而樂與人善旣知其

 人無復毫髮疑間始𤦺爲樞宻副使論難

 一二事祁公不樂乆之相亮每事問曰諫

 議看來未諫議曾看便將來押字𤦺益爲

 之盡心不敢忽以此見祁公存心至公不

 必以岀於已爲是賢於人逺矣魏公別録

杜祁公免相幹吏具未供秩酒齊以白公祁

 公曰吾旣去位尚敢享其奉乎索其劵焚

 之家塾

杜祁公享客多用髹器客有面稱嘆者曰公

 嘗爲宰相清貧乃爾耶公命侍人盡取白

 金燕器陳於前曰衍非乏此雅自不好耳

 然祁公好施亦卒不畜也張唐公侍讀瓌

 甞曰祁公之好施人所能及也其不妄施

 人之所不能及也家塾

公不殖資産退寓南都凢十年第宅SKchar陋居

 之𥙿如也岀入從者纔十許人烏帽皂綈

袍革帶親故或言冝爲居士服公曰老而

謝事尚可𥨸髙士名耶

公致仕居南京 上思之及將祀明堂謂文

彦博曰舊老之在外者朕欲致之以陪大

禮因以示養老尊賢之意乃詔公及太子

少師致仕任布陪祀都亭驛錫慶院具供

 帳几杖以待之後皆以羸老不任就道且

 表謝不得預觀盛禮爲恨 上優詔勞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