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朝名臣言行錄 (四部叢刊本)/卷第三之二

卷第三之一 五朝名臣言行錄 卷第三之二
宋 朱熹 撰 景海鹽張氏涉園藏宋刊本
卷第三之三

   三之二

    叅政陳𣈆公

  公名恕字仲言洪州南昌人少爲縣吏

  俄折節讀書中進士第歴官州郡以吏

  幹聞入判吏部選事拜鹽鐵使叅知政

 事岀知江陵府淳化中復召爲鹽鐵使

  知咸平五年貢舉所取士甚少而以王

  曾爲首時議稱之薨年五十九

尚書左丞陳公恕峭直守公性靡阿順惣領

計司多歴年所每便殿奏事 太宗或未

 深察必形誚讓公歛板踧縮退至殿壁負

 牆而立(⿱艹石)無所容俟 帝意稍解復進慤

 執前奏終不改易如是或至三四 上以

 其忠亮多從其議故當時言稱職者公爲

 之首王沂公筆録

陳恕長於心計爲鹽鐵使釐去宿𡚁大益輿

 利 太宗深器之嘗御筆題殿柱曰眞鹽

 鐵陳恕

陳𣈆公爲三司使將立茶法召茶啇數十人

 俾各條利害𣈆公閱之第爲三等語副使

 宋太初曰吾觀上等之說取利太深此可

 行於啇賈而不可行於朝廷下等固㓕裂

 無取唯中等之說公私皆濟吾裁損之可

 以經乆於是始爲三說法行之數年貨財

 流通公用足而民冨實丗言三司使之才

 以陳公爲稱首後李侍郎諮爲使改其法

 而茶利浸失後雖屢變然非復𣈆公之舊

 法也東軒筆録

陳𣈆公自升朝入三司爲判官旣而爲鹽鐵

使又爲緫置使洎罷叅政復爲三司使首

 尾十八年精於吏事朝廷藉其才晚年多

 病乞解利權 眞宗諭曰卿求一人可代

 者聽卿去是時冦萊公罷樞宻使歸班𣈆

 公即薦以自代 眞宗用萊公爲三司使

 而巳𣈆公爲集賢學士判院事萊公入省

 檢尋𣈆公前後改革興立事件𩔖爲方𠕋

 及以所岀榜示別用新板題遍躬至其第

 請𣈆公判押𣈆公亦不讓一一與之押字

 旣而萊公拜於庭下而去自是計使無不

 循其舊貫至李諮爲三司使始改茶法而

 𣈆公之規模漸革向之牓示亦稍稍除削

 今則無復存者矣東軒筆録

陳恕爲三司使 眞宗命具中外錢糓大數

 以聞恕諾而不進乆之 上屢趣之恕終

 不進 上命執政詰之恕曰天子冨於春

 秋(⿱艹石)知府庫之充羡恐生侈心是以不敢

 進 上聞而善之

陳恕領春官以王沂公爲舉首歳中㧞劉子

 儀于常選自云吾得二俊名丗才也是不

 愧於知人楊文公以爲然謂王揚休山立

 宗廟器也

公精於吏理深刻少恩性公直人不敢干以

 私頗獵史傳多識典故前後掌利柄十餘

 年強力幹事胥吏畏服有稱職之譽善談

 論聽者忘倦素不喜釋氏嘗請廢譯經院

辭甚激切 眞宗曰三教之興其來巳乆

 前代毀之者多矣但存而不論可也

張忠定公閱邸報忽再言可惜許門人李畋

請問之曰叅政陳左丞恕無也斯人難得

唯公唯正爲國家斂怨於身斯人難得退

爲詩哭之乖崖語録

丗稱陳恕爲三司使改茶法𡻕計幾增十倍

予爲三司使時考其藉蓋自景德中北戎

 入冦之後河北糴便之法蕩盡此後茶利

十䘮其九恕在任值北虜講解啇人頓復

𡻕課遂增雖云十倍之多考之尚未SKchar

 額至今稱道蓋不虞之譽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