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朝名臣言行錄 (四部叢刊本)/卷第三之四

卷第三之三 五朝名臣言行錄 卷第三之四
宋 朱熹 撰 景海鹽張氏涉園藏宋刊本
卷第三之五

   三之四

    樞宻馬正惠公

  公名知節字子元幽州薊人父全義從

  太祖定天下力戰有功卒公年七𡻕

  太祖召見禁中賜名𥙷官歷典數郡景

  德中擢檢校太保簽書樞宻院事進樞

  宻副使岀知天雄軍召知樞宻院事岀

  知貝州卒年六十五

開寳五年公年十八監彭州兵馬以嚴飭見

 憚如老將太平興國三年領兵戍秦州清

 水姦人李飛雄乗驛稱詔捕公及秦隴廵

 檢劉文𥙿等將繫之秦州劫獄囚盗庫兵

 以反公辨其詐與文𥙿執飛雄治殺之

公撰神道碑

雍熈二年監博州兵馬時劉延讓敗於君子

 驛而契丹歸矣公方料丁壯集芻粮繕城

 治械如冦至吏民初不恱其生事也巳而

 契丹果至度不可攻乃去神道

知定逺軍時議發河南十三州之民轉饟河

 北公告轉運使樊知古此軍聚兵少而積

 粟多簸其腐尚可得十七知古用此得粟

 五十萬斛以罷河南之役事聞朝廷 太

 宗嘉之神道

李順之亂公討平劒州召還至三泉而復以

 公與王繼恩討賊繼恩怒公抗直使守彭

 州盡收其軍而與之羸卒三百賊率其衆

 至號十萬公力戰一日亡其卒太半乃夜

獨岀招救兵復入賊以敗去神道

蜀卒劉旰聚黨數千人爲亂所攻數州至輙

 取之公以卒三百追至蜀州與戰旰走卭

 州而招安使上官正召公歸成都計事公

 爲正畫曰賊破卭州必乗勝薄我我軍雖

 倍未易敵也不如迎其𡚁急擊破之必矣

 遂行次方井與正合殺旰等無噍𩔖神道

知秦州諸羌質子有三十年不釋者公悉歸

 之諸羌德公訖公去無一人犯塞神道

知成都府有告𮪍士謀爲變者所引以千數

 公捕殺其首七人而置其餘無所問自乾

德後𡻕漕蜀物以冨人爲送吏多坐漂失

籍其家公奏擇三班使臣及三司軍大將

代之而課其漕事爲賞罰至今便之神道

知延州至郡羌方以兵覷邊㑹上元開門張

燈視以無爲而羌卒不能爲冦神道

又移知鎮州㑹契丹入邊自澶以北城郭皆

晝閉詔使過公輒留之而募人間行送詔

皆得其報以聞又以便冝使所至受諸漕

輓給邊之物故契丹欲虜掠無所得車駕

次澶州大將王超提卒數十萬逗留不赴

 公屢趣之乃岀師猶辭以中渡無橋至則

 公先巳度材一夕而橋就 上聞手詔褒

 之且知公果可以屬大事也神道

祥符元年東封泰山以爲行宫都緫管自此

 行幸必以公爲都緫管許以專殺公部分

明約束審出入肅然而未甞輙戮一人神道

邊將言契丹近塞大臣議皆請發兵以備公

 獨議使邊將移書問狀從之契丹解去神道

除樞宻副使當是時契丹巳盟大臣方言符

瑞而公每不然之獨常從容極言天下雖

安不可忘戰去兵之意及它爭議甚衆

眞宗多以公言爲是神道

公少忼慨以武力智謀自喜又能好書賔友

 儒者所與善必一時豪傑有集二十卷其

 文長於議論神道

自始仕以至登用遇事謇謇未甞有所顧憚

 王冀公丁𣈆公用事每廷議得其不直輙

 面詆之 眞宗初或甚忤然終以此知公

 而天下至今稱其正直神道碑〇又記聞曰眞宗末王欽(⿱艹石)每奏事

 或懷數奏出其一二其餘皆匿之旣退以已意稱聖旨行之甞與馬知節俱奏事 上前欽(⿱艹石)將退知節

 目之曰懷中奏何不盡出之〇又王文正遺事曰樞宻馬公知節與同列奏對次忽厲聲曰王欽(⿱艹石)等讀

 盡劄子莫謾官家馬公退見王文正公詞色尚怒因語公曰諸子 上前議論如此知節幾欲以笏擊死

 之但恐驚動君相耳公歎撫乆之馬公方直惟公力保庇於 上前

眞宗東封泰山車駕發京師 上及從官皆

 𬞞食封禪禮畢 上勞宰臣王旦等曰卿

 等乆食𬞞不易旦等皆再拜馬知節獨進

 言𬞞食者唯 陛下一人耳王旦等在道

 與臣同次舎無不私食SKchar者於是旦等皆

 再拜曰誠如知節之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