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五朝名臣言行錄 (四部叢刊本)/卷第九之七

卷第九之六 五朝名臣言行錄 卷第九之七
宋 朱熹 撰 景海鹽張氏涉園藏宋刊本
卷第九之八

   九之七

    尚書余襄公

  公名靖字安道韶州曲江人舉進士試

  書判拔萃擢集賢校理坐言事落職貶

  監筠州酒稅慶曆中除右正言修起居

  注知制誥出知吉州改將作少監分司

  南京更授左神武大將軍辭不就知䖍

  州丁父憂起爲祕書監經制廣南東西

  路盗賊知潭州改青州召爲廣西體量

  安撫使移知廣州 英宗即位拜工部

  尚書代歸道病卒年六十五

公爲人質重剛勁而言語恂恂不見喜怒自

 少博學強記至於歷代史記雜家小說

 陽律曆外曁浮屠老子之書無所不通

 公撰神道碑

范文正以言事忤大臣貶知饒州諫官御史

 緘口避禍無敢言者公獨上書曰 陛下

 親政以來三逐言事者矣(⿱艹石)習以爲常不

 甚重惜恐鉗天下之口不可不戒書旣上

落職監筠州酒稅尹公洙歐陽公脩相繼

抗䟽論列又以書讓諌官亦得罪逺謫時

 天下賢士大夫相與惜其去號爲四賢

 文撰行狀

慶曆三年上增置諫官以開廣言路親筆

 公姓名除右正言公感激奮勵遇事輒言

 無所回避是年太白犯𡻕星于太微端門

 之右公論之曰金火罰星與𡻕相犯皆主

 兵䘮及饑蓋木爲德金爲刑惟金沴木五

 行所忌願 陛下責躬修德以謝天變未

幾火開寳寺塔 上遣中貴人取塔基舊

 瘞舎利入禁中相傳以爲能岀光景自

 天子至于宫掖𮦀岀寳貨將復營建舉京

 師王公大姓莫不信嚮公論之曰天火之

 致夲是災變朝廷所冝誡懼以荅天意且

 自西陲用兵以來民苦賦役不聊其生至

 有父子夫婦携手赴井死者其窮至矣今

 復以其膏血之餘營建佛塔非所以荅天

 戒慰民心也昔梁武帝造長干塔亦有舎

 利光恠及臺城之敗何能致福於人此亦

 可以爲鑒矣公之論事不避忌諱大率𩔖

 此行狀○又筆談云開寳塔災得舊瘞舎利迎入内庭傳言頗有光恠將復建塔余襄公言彼一塔不

 能自衛何福可及於民凡腐草皆有光水精及珠之圎者夜亦有光烏足異也 仁宗從之

慶曆元年才人張氏進封脩媛四年以脩媛

 丗父職方貟外郎堯佐提㸃開封府縣鎮

 公事右正言余靖上言堯佐不當得此差

 遣一堯佐不足爲輕重但鑒郭后之禍興

 於揚尚 上曰朕不以女謁用人自有臣

 僚奏舉(⿱艹石)物議不允當與一郡

慶曆三年右正言余靖奉使契丹入辭書所

 奏事于笏各用一字爲目 上顧見之問

 其所書者何靖以實對 上指其字一一

 問之盡而後巳 上之聽納不倦如此

慶曆四年元昊納誓請和將加封𠕋而契丹

 以兵臨境上遣使言爲中國討賊且告師

 期請止毋與和朝廷患之欲聽重絶夏人

 而兵不得息不聽生事北邊議未决公獨

 以謂中國厭兵乆矣此契丹之所幸一日

 使吾息兵養勇非其利也故用此以撓我

 爾是不可聽朝廷雖是公言猶留夏𠕋不

遣而假公諫議大夫以報公從十餘𮪍馳

 岀居庸𨵿見虜於九十九泉從容坐帳中

 辯㭊徃復數十卒屈其議取其要領而還

 朝廷遂發夏𠕋臣元昊西師旣解嚴而北

 邊亦無事神道

慶曆四年除知制誥復使契丹公前後三至

 虜中盡得情實坐甞爲胡語詩岀知吉州

 狀○又劉貢父詩話云余尚書使契丹能爲胡語契丹愛之及再徃虜情益親余作胡語詩虜主大喜

 爲之釂觴還坐貶官

知䖍州丁父憂去官而蠻賊儂智髙䧟邕州

 連破嶺南州縣圍廣州乃即廬中起公爲

 袐書監知潭州即日馳在道改知桂州公

 奏曰賊在東而徙臣西非臣志也 天子

 嘉之即詔公經制廣東西賊盗乃趨廣州

 而智髙復西走邕州自智髙初起交趾請

 岀兵助討賊詔不許公以謂智髙交趾叛

 者冝聽岀兵毋沮其善意累䟽論之不報

 至是公曰邕州與交趾接境今不納必忿

 而反助智髙乃以便冝趣交趾㑹兵又募

 儂黃諸姓酋豪皆縻以職與之誓約使聽

 節制或疑其不可用公曰使不與智髙合

 足矣及智髙入邕州遂無外援旣而宣撫

 使狄青㑹公兵敗賊於歸仁智髙走入海

 邕州平公請復終䘮不許諸將班師以智

 髙尚在請留公廣西委以後事遷給事中

諌官御史列䟽言功多而賞薄再遷尚書

 工部侍郎公留廣西逾年撫緝完復嶺海

肅然又遣人入特磨襲取智髙母及其弟

 一人獻于京師斬之神道

嘉祐五年交趾冦邕州殺五巡檢驛召公以

 爲廣西體量安撫使悉發荆湖兵以從公

 至則移檄交趾召其臣費嘉祐詰責之嘉

 祐惶恐對曰種落犯邊罪當死願留取首

 惡以獻即械五人送欽州斬于界上神道

廣之番舶裝船舊皆取稅公奏罷之以徠逺

 啇又請立法戒當任官吏不得市南藥及

 公北歸不載南海一物云

公資性莊重量寛而容衆有知人之鑒其帥

 邊也任使賢勇各盡其材甞所稱薦亦多

 顯逹間常接人温容遜辭不欲一忤人意

 及諫諍人主論列時政排斥橫議抵觸忌

 諱不少廻避帥二廣首尾幾十年以恩信

 𬒳于異域如交趾大理特磿南詔之國皆

 可以頥指氣使公之文武之材可謂具矣


余靖夲名希古韶州人舉進士未預解薦曲

 江主簿王仝善遇之時知韶州者舉制科

 仝亦舉制科知州怒以爲玩巳捃其罪無

 所得唯得仝與希古接坐仝坐違勑停任

 希古杖臋二十仝遂閑居䖍州不復仕進

 希古更名靖取他州解及第景祐中爲館

 職爲范文正訟𡨚𫉬罪由是知名范公入

 叅大政引爲諫官袐書丞茹孝標䘮服未

 除入京師私營身計靖上言孝標冒哀求

 仕不孝孝標由是𫉬罪深恨靖靖遷龍圖

 閣直學士王仝數以書干靖求貨靖不能

 應其求孝標聞靖甞犯刑詐匿應舉乃自

 詣韶州宻求其案得之時錢子飛爲諫官

 方攻范黨孝標以其事語之子飛即以聞

 詔下䖍州問王仝靖隂使人諷仝令避去

 仝辭以貧不能岀靖置銀百兩於茶篚中

 託人餉之所託者恠其重開視𥨸銀而致

 茶於仝仝大怒及詔至州官勸仝對當日

 接坐者余希古今不知所在仝不從對稱

 希古即靖是也靖遂以將軍分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