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朝名臣言行錄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之五

卷第十之四 五朝名臣言行錄 卷第十之五
宋 朱熹 撰 景海鹽張氏涉園藏宋刊本

   十之五

    老蘇先生

  先生名洵字明允眉州眉山人嘗舉進

  士茂材異等皆不中至和嘉祐間歐陽

  文忠公上其所著書二十二篇韓忠獻

  公復薦之召試舎人院辭疾不至遂除

  祕書省校書郎覇州文安縣主簿詔與

  陳州項城令姚闢同脩太常因革禮書

  成方奏未報卒年五十八贈光禄寺丞

職方君三子曰澹曰渙皆以文學舉進士而

 君少獨不喜學年巳壯猶不知書職方君

 縱而不問郷閭親戚皆怪之或問其故職

 方君𥬇而不荅君亦自如也年二十七始

 大發憤謝其素所徃來少年閉戸讀書爲

 文辭𡻕餘舉進士再不中又舉茂材異等

 不中退而歎曰此不足爲吾學也悉取所

 爲文數百篇焚之益閉戸讀書絶筆不爲

 文辭者五六年涵畜充溢抑而不發乆之

 慨然曰可矣由是下筆頃刻數千言其縱

 橫上下岀入馳驟必造於深微而後止蓋

其禀也厚故發之遲志也慤故得之精自

來京師一時後生學者皆尊其賢學其文

 以爲師法以其父子俱知名故號老蘇以

 別之歐陽撰墓誌

嘉祐中僕領益部得蘇君所著權書衡論因

 以書先之於翰林歐陽永叔一見大稱嘆

目爲荀卿子獻其書于朝自是名動天下

 士争傳誦其文時文爲一變稱爲老蘇時

相韓公𤦺聞其名而厚待之嘗與論天下

事亦以爲賈𧨏不能過也初作昭陵禮廢

 闕𤦺爲大禮使事從其厚調發趣辦州縣

 騷然先生以書諫𤦺且再三至引華元不

 臣以責之𤦺爲變色然頋大義爲稍省其

 過甚者及先生没韓亦頗自咎恨以詩哭

 之曰知賢不早用愧莫先於余者矣張安道撰墓表

嘉祐初王安石名始盛黨友傾一時歐陽脩

 亦善之勸先生與之遊而安石亦願交於

 先生先生曰吾知其人矣是不近人情者

 鮮不爲天下患安石之母死士大夫皆吊

先生獨不徃作辨姦一篇先生旣没三年

 而安石用事其言乃信墓表○辨姦略云羊叔子見王衍曰誤天下蒼

 生者必此人也郭汾陽見盧𣏌曰此人得志吾子孫無遺𩔖矣自今言之其理固有可見者以吾觀之王

 衍之爲人也容貌言語固有以欺丗而盗名者然使𣈆無惠帝雖衍百千何從而亂天下乎盧𣏌之姦固

 足以敗國然不學無文非德宗之鄙暗亦何從而用之由是言之二公之料二子亦容有未必然也今有

 人口誦孔老之言身履夷齊之行收召好名之士不得志之人相與語言私立名字以爲顔淵孟軻復岀

 而隂賊險很與人異趣是王衍盧𣏌合而爲一人也其旤可勝言哉夫靣垢不忘澣此人之至情也今也

 不然衣臣虜之衣食犬SKchar之食囚首䘮面而談詩書此豈其情也哉凢事之不近人情者鮮不爲大姦慝

 以蓋丗之名而濟未形之𢙣雖有願治之主好賢之相猶當舉而用之則其爲天下之患必然而無疑者

 非特二子之比也

東坡中制科王荆公問吕申公見蘇軾制䇿

 否申公稱之荆公曰全𩔖戰國文章若安

 石爲考官必黜之故荆公後脩 英宗實

 録謂蘇明允爲戰國縱橫之學云邵氏聞見後録

因論蘇明允衡書權論曰觀其著書之名巳

非豈有山林逸民立言垂丗乃汲汲於用

兵如此所見安得不爲荆公所薄曰大蘇

 以當時不去二虜之患則天下不可爲又

其審敵篇引晁錯說景帝削地之䇿曰今

 日夷狄之𫝑是亦七國之𫝑其意蓋欲掃

蕩二虜然後致太平耳曰才以用兵爲事

 日相搔擾何時見天下息肩時節以 仁

宗之丗視二虜豈不勝如戰國時然而孟

 子在戰國時所論全不以兵爲先豈以崇

虚名而受實敝乎亦必有道矣龜山語録





五朝名臣言行録卷第十